再登石膏山

日期:2013-07-01 作者:宋晓明 单位:山西省灵石县灵石一中

又一次登上石膏山了,与年迈的父亲。父亲一路上比我还兴奋。上次登山,父亲比我还走得快,不知他是否是想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那句“老当益壮”的话。这一次,当我叫他同去时,他又欣然前往。一次次地去,或许是那山对于我和他都有着一种说不上来的魅力。恒山、华山我也都登过了,黄山父亲也都登过了,一个山西中南部小县城的好像不怎么出名的山有什么好去的,或许这样想的人并不在少数。然而,我们就是鬼使神差地走了一次又一次。

“黄山和它一样,也是那么多台阶,一个接着一个。”四千、三千、两千……,父亲一边观察着每隔一段路后台阶上标着的数字,一边跟我说。

“这些数字不会是山路的距离吧?石膏山垂直的海拔高度为两千六百多米,这些数字不会是曲折蜿蜒的山路的长度吧?台阶一直延伸到了山顶。”我与父亲有不同的猜测。

“估计它还是表示台阶数量的可能性大。”父亲坚持他的观点。

父亲还是老了,走完这些台阶的确是要费一把力。他一边走,一边反复说着这些数字,好像恨不得马上就能结束这爬山的路。

为了不让父亲走路太吃力,几次我都故意放慢脚步跟在他的身后,目的是不要让他紧追我,而是由我来跟随他的速度。父亲老了,但做事还是依旧那么细致。等爬到山顶,他问我时间。原来还在山下时他就记住了是几点开始登山。

“我们用了一个多小时时间。”站在南天门下,边休息,父亲边说。

“可惜是雨天,要不看到的不只是茫茫云海。”父亲朝着山谷里望去,一边跟我说。

“是啊!”我点点头,想起了晴天时山谷里一坡一坡蔓延着的绿。

“看不到天然的草木,还有人工的寺庙呢,或许这是老天故意给我们机会,让我们集中注意力再去细细地看一看这些寺庙。”一边走着,我一边安慰着父亲。前面再走就是寺庙了。

“石膏山的寺庙过去有念经的‘文’和尚,不知有没有‘武’僧人。”我突然又想出这样一个问题来问父亲。

“怕是没有吧!当年傅山来石膏山云游,但他不是出家人。”父亲推断说。

“石膏山的寺庙建在山洞里,倘若当年遇到像今天这样的下雨天气,既有‘文’和尚们在屋内念经,又有‘武’僧们在院内习武该多好呀!”我开始幻想着古代石膏山佛教兴盛的景象。

石膏山寺庙所有的殿宇、寺院都被遮蔽在几个天然的洞穴里。雨天人少,洞下更显得安静。哪里都不走了,就在这些寺庙里多呆一会儿吧。我们一一走了这些寺庙。

父亲现在信佛,一见到佛像,就让我也跪下来叩拜。磕完头,我站起来看着他,他双手合十一副虔诚的模样。

父亲何时开始信起了佛教?为什么会突然有了这一信仰?我感到很是疑惑。然而现在忽然想起父亲一生的经历,想起他的兄弟姐妹们遭遇的一些不幸与承受的一些磨难,我好像有些明白了。他之所以会一次次不知疲倦地与我来石膏山的原因,我好像也明白了。

寺庙里出来往回返的时候,云雾散开了,一座座青翠的山峰格外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