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和小巴掌

日期:2013-07-01 作者:刘绍林 单位:安徽阜阳临泉县阜临小学

“金三角”和“小巴掌”是我住宅上两个小院的雅号。

我家的住房坐落在学校院内,是由紧靠学校南围墙的三间旧教室改造的瓦房。它的北面就是教学楼。因为这堵围墙,是东南西北走向,住房的西山墙紧贴围墙。这样一来,住房前面就空出来一个不到十平方米的三角形小院子,并美其名曰“金三角”。提起“金三角”之名,我得感谢建房工人老苏师傅。当初,他看到我对小院的这种格局有不情愿的样子,就劝我说:“人嘛,只要心宽,不要屋宽。你看,这小院有什么不好!东大西小,天天进宝,这分明是块宝地——“金三角!”说得我“噗哧”一笑,愁眉顿开。是的,一方面,我敬佩老苏师傅乐观豁达的生活态度,以及对宜居宅院的人文理解,另一方面,面对每个孩子平均还达不到一平方米活动场地的县城内小学校,我这个当老师的还能有什么过高的奢求呢?俗话说,嫁鸡随鸡、到那山砍那柴吧,我要随遇而安,好好地规划和打扮一下“金三角”呢!

“金三角”, 我因地制宜,要把它设计成“绿色立体生态园”。小院里先靠围墙挖出三个栽树土坑,分别栽植香椿树,并依次配上木槿、无花果和夹竹桃;顺着围墙垒起一路砖台,将三个树池子连接起来,上面摆放十多个盆栽,让它们有照射阳光的机会。然后,砖台旁留出一条半米宽的小道,三角形空地上又掘出两个土坑,分别栽上石榴、腊梅和樱桃、银杏。这样一来,每个树坑里也都有两棵树。最后,围绕着两个树坑,像宇宙里两个旋转星云似的摆放着二十多个盆栽,大盆放在里面,小盆搁在外圈,连家里腌菜缸也用来种花栽草了。往往人们都喜爱旅游看景,以饱眼福,而我小院造景,“象天法地”,别有洞天,何乐而不为呢!

“金三角”的东头是厨房和卫生间,因为它们是从住房的东山墙向外错落出将近两米宽而建成的两间小屋,再顺延小屋的东墙向北筑起一条短短的院墙,院墙的尽头就趁着住房东山墙搭起一个朝北开的狗头门楼。何谓“狗头”,因言其“小”也!它就成了我进入校园的通道。这正是“鸡蛋壳里做道场”,就在住房的东面又辟出一块不足五平方米的长方形小院子。虽然显得狭小,但也不失严谨,我称之为“小巴掌”。我在“小巴掌”里中间铺条砖径,两边栽上冬青、白木香以及葡萄、金银花等藤蔓之类。

踏入狗头门楼,穿过小巴掌,钻进厨房北山墙门洞,折转厨房西墙门洞,进入“金三角”,就可登堂入室了,也算是“九曲回廊”吧。小院里,我开始选择牡丹、茶花之类,结果这些娇嫩的“宝贝”不好养,不是不服水土,就是冬季被冻死。吃一堑长一智。后来,多选些好栽易活、喜阴耐旱的大众花卉,突出草本与木本兼作、高的与矮的搭配、四季绿色花香不断与动物植物混养共生的园林特色,让小院变成庭院休闲之地和清静绿色氧吧。

物随主变,时过境迁。十年之后的今天,小院绿色增长发生了“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可喜变化。经过四季交替、寒暑更换、风雨磨砺和花木选择, “金三角” 的三层立体景观格局基本形成:仰望顶部,三棵香椿树拔地而起,有三、四层楼房高,为了不让它影响下面植物的日照,只留下它的顶部枝杈。因为我没有舍得吃香椿,它一个劲儿疯长,好像在空中撑起巨大绿伞,有时会引来画眉、黄莺、麻雀在树枝上鸣叫;一到秋天,树上结出一串串像蛤蟆眼似的香椿籽,随风飘落小院满地,像婚礼上撒下的欢乐纸片。观看中间,高出围墙的是木槿、无花果、夹竹桃、银杏、腊梅、石榴等合伙用枝条搭成的“绿被”,因为它们也只留下顶部的枝叶,好让斜阳得以照射小院地面。冬季,腊梅不畏严寒,花艳香浓;春季,绿被醒枝舒展,泛绿吐翠;夏季,夹竹桃俊俏妩媚,张开鲜红脸蛋;秋季,石榴笑口常开、吉星高照,无花果结出深紫色圆果和木槿亮出钟形粉红色花儿,给绿被来个锦上添花、绚丽多彩。特别是银杏树,它虽然还没有挂果,但每年秋末采摘叶子,以其代茶,成为治疗我妻子高血压症的珍品。而樱桃树却另有一派风姿,它好像是为了不愿和小院的“伙伴们”争夺阳光,一个劲儿弯着腰向住房前坡上方猛窜,硕大的树冠已经高出屋脊。一到春天,满树樱桃花形成一团风吹不走的粉红色的彩云。到了四、五月里,树上小樱桃都变成了颗颗晶莹剔透的红玛瑙,把树枝都压弯了。课间休息时,逗得北面教学楼上的小学生,都像小燕子一样伏在护栏上向小院张望,或许他们多么想变成快乐的小鸟飞到空中,俯瞰藏在院子里的秘密啊。环视下方,砖台上、地面上像满汉宴席般的簇拥着几十个盆栽。为了便于记忆,我常用顺口溜形式把它们的名字叫出来:

迎春花、含羞草、月季、玫瑰、木芙蓉,

太阳花、紫罗兰,文竹、玉簪、麦门冬,

凤仙花、仙人掌、栀子、叶兰、一串红,

鸡冠花、万年青、菊花、铁树、罗汉松。

还有几个我叫不出确切名称的盆栽花草,连同住房的屋檐下挂起两篮吊兰……这些“宝贝们” 欢聚一堂、争奇斗艳,展示各自的特色和喜好,更多的是和乐共处、礼让平安,蕴含各自的灵性和活力。顺天时,就地利,“金三角” 已被打造成一块硕大无比多姿多彩的盆景,变得生动活泼起来了!

我的住房东头的“小巴掌”也成了校园一景。初春,绿油油的冬青枝头已高出院墙,给短短的院墙披上绿装。白木香的枝条攀爬泛绿,在小小的狗头门楼上堆积成绿丘。待到三、四月间,白木香花团锦簇,雪白的花儿盛开怒放,绿丘就变成了雪峰。而金银花的藤蔓则顺其直插空中的一根粗大毛竹攀附缠绕而上,在雪峰上方聚拢一个像自来水塔式的绿蘑菇。当它那朝白夕黄的花儿含笑吐蕊时,引来蝴蝶、蜜蜂翩翩起舞、采花传粉,那沁人心脾的花香散发满院,可以弥漫整个校园。葡萄树通过架子,枝条攀爬到厨房和卫生间上面,它的藤蔓和新枝布满屋顶,连烟囱上也攀绕得密密麻麻的。远远望去,绿油油的葡萄叶把小屋子盖个密不透风,像是我的住宅上走来一头绿色昂首挺鼻大象。只是每年秋季,葡萄成熟了,因屋脊上面的葡萄不容易采摘,要烂掉一些,让人感到怪可惜哩。不管怎么说,能给只有孤零零一棵香樟树的校园增添一些绿色,给缺少户外活动的校园里孩子们带来一点大自然的信息,也是一件很有益的事啊!

清晨,七星瓢虫叶面吮露,螳螂树枝潜伏;午间,蜜蜂花间传粉,彩蝶枝头起舞;傍晚,蜻蜓夕阳映翅,小鸟枝上停歇;月下,“夜游虫”萤光闪烁,蜘蛛张网捕蛾。有时,竟然在高高的香椿树枝上传来知了的天籁之音和树根下蟋蟀柔和缠绵的弹琴之声,地面上常有不速之客癞蛤蟆的光顾,我疑惑身上布满疙瘩的小家伙是从院子下水道里爬出来的。小院里还养殖了一只小乌龟和两只小花猫。当初,小乌龟刚买进像个鸡蛋大小。家里两个小花猫老爱欺负它。见它爬过来,好用小蹄子给它挠痒痒,拨弄得小乌龟在地面上团团转。今非昔比啦,现在它已长得有盘口大了,足有三、四斤重哩,可以不慌不忙地从猫儿身边爬过,小猫儿只有躲闪的份儿了。看来,小动物也和人一样,要赢得尊重,就得自己有足够的分量啊!而两个黑白相间的小花猫儿却从来不甘寂寞。有时互相嬉戏打闹,有时白天干脆躺在树荫下睡大觉,有时还伏在地面上,瞪着圆眼,准备突袭花丛中飞来飞去的小虫子。它们两个曾多次上演“灵猫捕蝶”的把戏。得手后,神气活现地跳到围墙上,瞪着圆眼,竟然瞄准树枝上的鸟儿,还想来个“飞身捕鸟”呢!

这些神奇的小精灵有缘千里来相会,朝夕相处,彼此依存,共同组成了色彩斑斓、生机勃勃的小院生物世界。它们是家人的朋友,自然而然都属于“金三角一级保护动物”之列啊!

可爱的“金三角”和“小巴掌”,时时为我调剂着生活情趣,在平凡中找回自信,天天帮我保持着一份积极的心态参加教学活动!课余闲暇之时:搬花除草,舒展筋骨的劳动;施肥防病,生命价值的叩问;青枝绿叶,心旷神怡的境界;佳果品尝,共享收获的喜悦;师生称赞,点燃生活的激情。也有化平淡为神奇的时候:晴天,我用喷头喷水浇花,花园上空形成一片雾状小水珠,阳光穿过,发现院墙上映出一条彩虹,造成“小院藏彩虹”的奇观;雨天,雨点打在树叶上,发出哗哗的响声,一切都被淋个湿透,“金三角”和“小巴掌”绿树叠翠、薄雾笼罩,我的蜗居好像进入了《远方的家》《百山百川·中国行》的贵州广南坝美村桃花园梦境……     

可爱的“金三角”和“小巴掌”,这些房前屋后“见缝插绿”的庭院小景,修复了生态空间,优化了生活空间,改变了宅院里的苍白和死寂,让我和家人在拥挤不堪的“水泥森林”夹缝里得以吮吸到点滴大自然的气息,养成对于自然的敬畏和热爱,并学会从精心培育小小的盆栽花草做起。在这个绿色蜗居里,我怀着人和大自然和谐共生、内在心灵与外在环境默契的幸福感,做着自己的美丽中国梦:高举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旗帜,无数“金三角”和“小巴掌”像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并与城市的“规划建绿”点片相连,迅速地恢复着城市的自然属性,尽快地消除沙尘雾霾的危害,努力走向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