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幽

日期:2013-07-01 作者:周良宗 单位:中国地质科学院探矿工艺研究所

山路原无雨,空翠湿人衣。(摘自青城山雨亭)

为爱丈人山,丹梯近幽意。(杜甫《丈人山》)

 

清凉、深绿、杳远、无声,那是一种幽静,属于自然的幽静。

平和、宁静、空灵、无欲,那也是一种幽静,属于心灵的幽静。

自然的幽静和心灵的幽静融合在一起的幽静,是一种难得的美妙境界,可以进入这样的境界,哪怕是悄悄一窥,也是人生莫大的幸运。这样的境界注定不在灯红酒绿的大都市,不在咆哮喧嚣的江流上,不在关关雎鸠的芦苇丛中,不在昵喃耳语的爱之屋,这样的境界只能在山中。

如果是,那只能是青城山,号称天下第一幽的青城山。

站在白雪皑皑的四姑娘山脚下,仰望雪白如玉的四姑娘,我感觉寒冷之美;站在阳光灿烂的峨眉山金顶,凝目朱墙绿瓦的华严寺,我感觉神圣之美;站在绿色和白色交错的玉龙雪山上,俯瞰宝石般的丽江坝子,我感觉地平线外界之美;站在霞光如金的黄山始信峰峰巅,遥望晨雾中忽隐忽现的奇峰异松,我感觉艺术之美……登山无数,游河无数,我感觉不到那样的一种幽静。

惟独在青城山,我感觉到了。晨雾袅袅的青城山,清风从泉流中徐来,鸟鸣蝉唱从绿叶内轻扬,道家音乐从古树间流溢不休,如果再下几丝丝细雨,拉几丝丝金色的阳光在枝叶雾气之间,雾气迷朦,前无人,后无人,一人慢慢走在深山老林中,自己听自己的脚步,自己听自己的呼吸,自己想自己的惆怅,慢慢地,就会滋生一点点不同寻常的感觉了。

青城山地理位置独特。它坐落在成都平原西缘,一面朝向成都平原,一面朝向青藏高原,成为四川盆地与青藏高原的结合部。都江堰宝瓶口的海拔是726米,青城山的主峰是2434米,如果扩大视线看青城山系,把它看作龙门山脉的西南延伸部分,或看作邛崃山脉的前山带,那么它的最高峰应当是光光山峰,最高海拔则是4582米。面向726米的都江堰来说,4582米很高,面对青藏高原普遍无数高峰而言,4582米很矮,如同小丘一座。高原和盆地的转折构成独特,植物区系的交汇构成了独特,熊猫和银杏成为了独特的生命坐标。

青城山历史悠久。早在公元前二世纪,秦王朝就把青城山列为国家祭祀的十八处山川圣地之一,可见受国家亲睐之早。西汉文学家东方朔的《五乐真形图序》记载说:“拜清城为丈人,署庐山为使者”,那“清城”就是青城山。唐开元年间,唐玄宗下诏书把“清城”该作“青城”,从此天下奉帝命,不再叫青城山为渎山、岷山、汶山。之后的朝代,青城山声名鹊起,成为“天下第五洞天”。

青城山文化气氛酽浓。数不清的文人墨客曾经登陆青城山,住宿山间,晨看朝霞,晚赏落日,沐浴山风,“扫来竹叶烹茶叶,劈碎松根煮菜根”,品味独特的生活乐趣和饱览幽境的神奇,或刻石勒碑,或挥毫做画,或吟诗作赋,留下了无数的文学艺术佳作。

唐代道教画的开创者张素卿在山上画下了五岳、四渎、十二溪女、山林溪流、树木诸神;五代后蜀画家孙知微缩性居住在山上,画下了《黄帝以下三十二真仙》、《龙虎图》,当宋代文学家范成大看见这些画时,情不自禁赞叹有加,并写下《青城行记》;张大千、黄宾虹、徐悲鸿、傅抱石、叶浅予、关山月、程十发都曾经感受过青城,张大千的《泼墨青城山》在香港面世,引起轰动,他的《青城山四屏》拍卖成交价达到了680万元。

唐玄宗的手诏、岳武穆手书诸葛亮的《出师表》、郑板桥客厅斋堂写的楹联、以及后世名人的题词留墨更是数不胜数。

青城山道教文化氛围浓厚。东汉张陵用“黄老之说”,创造了天师道,青城山便成为发祥地之一,只修道不修佛,号称西蜀第一道山,道教第五洞天。自秦汉以来,青城山一直兴盛研道、修真、炼丹、养性,道观修建也完整艺术起来:山脚有古松掩映的建福宫,半山有最大的道观天师洞,山顶有简朴的上清宫,还有圆明宫、玉清宫、丈人观……

最美妙的是道家音乐。如道教一样,道家音乐是土生土长的本土文化,从古代祭祀音乐脱胎,嬗变成为与道教教义相融合的一钟音乐,钟、磬、鼓、箫、笛、二胡、琵琶、琴瑟等等,无一不是东方乐器,华夏声音。看神韵飘逸的道姑演奏,听那种独特的音乐,在悠忽轻慢、清纯细腻、飘飘缈缈的乐声,足以让人身在道山,心飞天外了。

最神秘的是道家药食养身。道家提出一个概念:长生不死。如何把概念变成现实,的确花费了道家许多心血。除了养心养性之外,道家注意药食的运用,他们种植川芎、灵芝、银杏,炼制道家茶、道家酒,还创造了青城贡茶、乳酒、泡菜、银杏炖鸡四养保健食品,号称“青城四绝。

长生可以达到,可以追求,不死却是一种虚幻。

最精彩的是道家武功。金庸的《笑傲江湖》里写到青城剑派,因为把余沧海写得邪恶,曾经引起了争议。小说当然是虚构的,可是四川的武迷还是希望把青城派的余沧海和峨眉派的灭绝师太写得正派善良一点。

青城武功虽然没有少林的名气大,可是也独树一帜。青城剑是全国四大剑派之一,套路有七星剑、无极剑、紫虹剑、啸云剑、飞剑十三剑。还有与剑孪生的拳,尤其是青城洪拳,被赞誉为:拳似雷霆变多端,腿似风轮肘如鞭。拳剑结合之上,还有气功,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不知道把多少有灵犀之人练成了武学大师。

青城山风景优美如画。林木蓊郁自然不说,那古松古银杏处处皆是,茂密的枝叶遮覆红砂石板铺就的曲曲弯弯的山道,阳光不能直射,山道四季都是荫凉的,湿润的,走在这样的通幽的小径上,松风含着露珠吹在皮肤上,沁入五脏六腑,连醉死梦生的念头都会油然而升,即使就此飞升也了无牵挂。

水也是一道景观,山多高,水多高,山低处有月城湖,山高处有清泉,半山的水索性顺着山崖滴答不休。水流过的地方,如果是石崖,石崖就绿了一层青苔;如果是黑黑的泥土,泥土里就生长出绿色的红色的花朵;如果是老藤,老藤就穿上了绿袍。在最高的上清宫,看见巨大的石盆里盛满清水,水上睡莲灿放,天上蔚蓝一方,心里真的湿润湿润湿润透了。

山是翠绿的,也是秀气的,陡峭的地方如登天梯,舒缓的地方如履平原,巨崖夹峙的地方可以看见天空一线,过栈道的地方则只看得见石壁顶头,悬崖绝壁的地方却看得见起伏的群山。有资料记载说:青城山共有36峰、8大洞、72小洞、108景。

……

自然的幽静源于山间,心灵的幽静生在心里。

近水灵动,近山厚实,近幽又如何?

我想,山的幽静是一种形式,有幽静形式的山有很多很多,原始森林里有,深山老林里有,偏僻无人之处有,可是清静无人不可以算幽静,阴暗潮湿不算幽静,流水松风不算幽静,真正的幽静是一种可以唤醒心灵幽静的幽静。没有道家音乐不行,没有道家诗画不行,没有道家观宇不行,没有道家文化的氤氲不行,如果没有,那么,走在山道上也就只是走在山道上了。

没有,没有,孰伴我行?孰与我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