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口雾凇别样美——兴凯湖旅游区冬景奇观

日期:2013-07-01 作者:白雪 晓琳 单位:黑龙江省密山人民广播电台

    “寒江晓雾,正冰天、树树凇花云叠。昨夜飞琼千万缕,谁剪条条晴雪?冰羽晶莹,霓裳窈窕,欲舞高寒阙。烟波照影,翩翩思与谁约?”

雾凇是由过冷水滴凝结而成。水滴浮在气流中由风携带来,比形成雨凇的雨滴小许多,称为雾滴,实际上,也就是组成云的水滴。当它们撞击物体表面后,会迅速冻结。由于雾凇中雾滴与雾滴间空隙很多,因此雾凇呈完全不透明的白色。雾凇轻盈洁白,附着在树木物体上,宛如琼树银花,清秀雅致,这就是树挂(又称雪挂)

“雾凇”一词最早出现于南北朝时期吕忱所编的《字林》里,其解释为:“寒气结冰如珠见日光乃消,齐鲁谓之雾凇。”这是1500多年前最早见于文献记载的“雾凇”一词。而最玄妙的当属“梦送”这一称呼。宋末黄震在《黄氏日钞》中说,当时民间称雾凇为“梦送”,意思是说它是在夜间人们做梦时天公送来的天气现象。吉林雾凇毛茸形、疏松体、水晶状,当地人则形象地称之为“树挂”或“雪柳”。

每到冬季,在素以雾凇称奇的黑龙江省密山市兴凯湖畔,您会领略一道颇为壮美的大自然景观——湖口雾凇。

北国之冬,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江河失去了往日的喧嚣,匍匐在厚厚的冰层下悄无声息,在兴凯湖口绸缎般水流漂泄的“裙纱”角下,一条逶迤的不冻河,昂着头颅,敞着胸襟,桀骜不驯地向严寒发起了挑战!

这是一场生与死的决战。严寒像一道道凶煞的鬼门关,柔弱的湖水每行进一步都要留下一片艰辛的足迹,备下一段悲壮的浩歌。渐渐地,它耗尽了体内最后一丝热量,壮烈地走完了“人生”最后的里程,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然而,它真的就这样默默地消失了吗?不!它的精灵、它的魂魄,正从匍倒的躯体中站起,孕育着人世间最神奇、最结晶、最璀璨的花朵——湖口雾凇之花。

那是一个充满梦幻的夜晚。躺在边防某部六连的床铺上,我几乎整夜未眠。盼着风停,盼着雪住,盼望那湖面上滚动的缕缕暖雾能雕塑出我幽梦千回的景象……

当晨曦揭开雾霭的幔纱,我孩童似地飞跑到湖岸上,兴凯湖早已成为仙境般的世界:百里湖岗,宛如瑶池;垂柳银丝,千姿百态;凇花冰蕊,玲珑剔透;微风吹过,雪蝶纷飞……刹那间,我犹如置身于一个冰清玉洁的童话世界,隐约感到了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因为在这皓白的雾凇面前,在这纤尘不染、洁净的世界,任何复杂的人,都会被净化蜕变成真的自我……

在这神奇的雾凇面前,我第一次感到了自己的渺小和可卑。因为这洁净无瑕的精灵,它的生命是那样的短暂。而又最大限度地给人以美,戏剧却一无所求……正当我陶醉之际,班长小刘拉了我一把:“走,我带你到湖口去看更美的雾凇!”

昨夜,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飘落在松林中,树干上雪花点点,鳞片若隐若现,那伸展的松枝上托举着厚厚的雪。那一棵棵挺拔的青松,在雪后初霁的阳光下,更显挺秀之风,威武之美。那是怎样的一个银妆素裹的世界啊!那玉树琼华、粉装玉砌,满山的皎洁,闪烁着晶莹,在凛冽的寒风中栩栩如盎然怒放的花朵,它使人心潮澎湃。整个湖口变成了白玉琢成的琼楼,参差于山峰和峡谷,磅礴的气势简直令人匪夷所思。晨曦初照的时刻,雾凇在薄雾中轻轻地绽放成兴凯湖人的快乐。

有风轻轻吹来,树枝上的雾凇便雪片般簌簌落下,轻轻地落在行人的头上、衣服上。也有调皮的孩子,在同伴路过树下的时候,便猛地摇曳一下树枝,然后笑着跑开,那雾凇,便撒娇样的使劲飘落下来,洒落一地的欢笑。

太阳出来的时候去看雾凇,又是一番特殊的景致。在阳光的照射下,那凇变得晶莹剔透,那晶变得温馨可人,那雪变得松软绵润……那一刻,一切都是那么清静、洁白和安宁。穿行在雪柳凇枝间,凇花纷纷扬扬、潇潇洒洒飘然而下,似雪不是雪,似花不是花。滴在唇间,是一份滋润;洒在脸上,有一份清凉;落在身上,你便与这银色的世界融为一体了。

几乎没有人看到过雾凇凝结的全过程,但有心人却能领略“忽如一夜春风来”的意境。有雾凇的日子,恰是最寒冷的时刻,然而人们却看到了“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象。这是季节的错位,还是上天的游戏?倘佯在这雾凇构建的冰雪世界里,人们时常会产生似梦似幻的感觉,“处处路通琉璃界,时时身在水晶宫”。的确,这奇特的世界,宛如人间仙境,令你不知身在何处,不自觉地发出天上人间的慨叹。

雾凇是兴凯湖畔冬季最具地方特色的自然景观,决不亚于江城吉林古朴浓重的雾凇。在这里看雾凇的最佳位置,当选松阿察河与兴凯湖的交汇口,被人称为“龙口”。松阿察河,与兴凯湖口接吻的几公里范围内,虽然零下二十几度的天气,却依然汨汨流淌,拉响生命的风笛,弹拨着生命的风铃。

当我站在湖口的一瞬间,便深深地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折服了。只见一望无际的皑皑白雪覆盖在湖面上,昔日澎湃如海的兴凯湖被冰封雪裹得严严实实。而惟有“龙口”处流水潺潺,流水带着冰絮向松阿察河流去。每年冬季霜冻期后,兴凯湖雾凇便频频出现。对雾凇的出现,班长小刘说:“因为松阿察河整个冬天都不封冻,湖水的热量通过‘龙口’释放出来,蒸腾起的雾气在湖两边的树上凝结成霜,便出现了雾凇。据说,松花江丰满水电站也有雾凇,但只是在水电站泄水时下游才有,而这里是整个冬季都可观赏到雾凇,因此,引来众多国内外游客前来观光拍照。”

举目望去,只见河上蒸腾着迷迷茫茫的乳白色雾气,顺河飘动,两岸的树,从干到枝都挂满了厚厚的一层霜花。顺光一看,密密的柳枝千条万条,在朝阳的照射下,如万千雪白的天鹅羽毛,使人油然想起:“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诗句。我用手使劲一摇树干,雾凇的雪绒立刻如银蝶飞舞,纷纷飘落兰色的河水之中。当我从逆光的方向观看河边雾凇,柳树的枝条一根根细细的、密密的,显示出一种透彻、透明的线条美、韵律美。我惊异地发现,就连河边的蒿草和芦苇上都结满了厚厚的冰霜,好似秋天一簇簇怒放的野菊花。

古人是最善于发现美的,不然不会专为这一现象造一个漂亮而且上口的字:凇。而今人是最善于享受美的。冬天的北方本来是寒滞的,而吉林人却因为有了雾凇而过得热火朝天、丰富多彩。每当雾凇出现,吉林人都不禁心旷神怡,雾凇给了他们太多的情趣,太多的灵感。放下生活的重负,走出暖洋洋的屋子,走进冰天雪地的大自然,人的心灵会变得纯净起来,禁不住童心大发,全身心地将自己融进这冰雪的天地里。然后,便有诗,有画,有歌,有舞……都是关于雾凇的。人们用最美的语言来形容,用最艺术的手段来展现,用最隆重的形式来欣赏,用最真诚的情感来赞美。于是,这里举办了享誉海内外的雾凇冰雪节,成立了汇聚文人墨客的雪柳诗社,开展了吸引各地游客的雾凇之旅……

这雾凇,是雾的尸骸、霜的魂灵、冰雪的精魄,是玉碎的雾。似梦似幻不可捉摸的雾啊,生命的常态是阴柔而和顺,深邃而神秘,无形、无质、无声,来无影,去无凭,不善忸怩,包容一切的丑陋和卑劣,却能让平凡显得美丽神圣变得朦胧,化腐朽为神奇。兴凯湖雾凇是微风中叮叮作响的问候,是枝条上绵绵伸展的牵挂;是山野里恬静安然的信念,是天地间单纯澄明的情意!美哉,兴凯湖雾凇!

在军营里,厚厚的积雪堆成了一座小山。战士们用灵巧的双手,设计创作了一件件精美,的雪雕作品,生动地反映了戍边官兵火热的边防生活。从而表达了他们对祖国、对人民、对边关的无限热爱之情。

凛冽世界,亦有奇异的美景。冬季到兴凯湖看雾凇,你不仅能观赏到浪花晶莹、流水欢歌的不冻河,还能一睹戍边官兵们的威武英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