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德黄河三叠浪

日期:2013-07-01 作者:周良宗 单位:中国地质科学院探矿工艺研究所

    伸手握一握黄河,柔和凉爽立即漫过我的心房。

那是盛夏八月,在青海,在贵德黄河边,我零距离感受了母亲河。虽然我早就读到过黄河看见过黄河,可是我却没能伸手入河触摸她的万古流淌,千古慈祥。

在贵德黄河边,我如愿了。

我深爱黄河,有如深爱母亲。

从海拔4800公尺的巴颜喀拉山走下来,母亲浇灌千里万里后从渤海走进了浩瀚广阔的海洋。我无法沿着她的脚印探索她用生命滋润的广袤大地,探索那盛开的生命伴随的欢乐与忧伤,我只能就我所能到达的地方感受母亲的慈祥。

   

2005年的秋初的一天,我走进了河南。

那是黄河主要流经地,是恩养最大最多生命的地方。炎黄之后,东周迁都洛阳,之后又东汉、魏、隋、唐、后梁、后周等朝代都曾在洛阳建都,共九百年的帝王治理,得到了黄河鼎力相助,昌盛繁荣歌舞升平之际,留下一幅清明上河图给后人回味汴梁一斑。

我感叹中原远古文明。从龙门石窟出来后,一头钻进云台山大峡谷,之后观摩少林寺,最后直奔黄河岸边,止步于小浪底,再被小浪底水利工程调沙调水的一幕所震撼。

小浪底,位于河南洛阳孟津小浪底镇,著名的黄河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修建在此。小浪底不仅是中国治黄史上的丰碑,是世界水利工程史上最具有挑战性的杰作,是我国跨世纪第二大水利工程,也是观赏黄河沧桑巨变的一大景观。

黄河荡荡,秋水汤汤。从高原走来的黄河被一道巨大的水坝阻拦,不时地放行一次。放行就成为一件格外壮观的事情。阻拦的水终究闷藏着原始的野性,当泄洪道的闸门开启的时候,一涌而出的黄河水如巨龙腾空,呼啸着跃上半空,携带者好大一片水雾,弥漫在宽阔的黄河水面,飞溅到岸边,引起一阵惊呼。

一道彩虹驾临水雾之中。

小浪底是黄河的骄傲。滋养这片土地五千年之后,黄河依然奉献着母亲般的大爱,庇护着这一方文明从农耕时代走进工业世界。

 

再见黄河是2007年,那一夜,我住宿壶口瀑布。

那是在陕西和山西交界的黄河岸边,脚踏陕西,头顶山西,在黄河的巨大轰鸣声中,我度过了一个难眠之夜。

浩浩荡荡的黄河从高原流来,宽阔达300米的河床在壶口处猛然收窄,形成仅仅50米的水口,陡然下跌50米,猛烈坠落进一个深而幽长的峡谷,在狭窄幽长里狂暴奔涌。

两个奇观令人喟叹。河水在奔腾中被收束推下深崖后愤怒咆哮,声音如雷,震天动地,那一种被束缚后强裂反抗却又无可奈何发出的咆哮震得人心里发慌;河水在湍急中失足深深跌落,水与石崖碰撞,浪花与浪花碰撞,幻变出遮天蔽日的水雾,再从水雾中幻变出烟霭,弥漫在壶口宽阔的瀑面上。阳光照耀下,彩虹骤然降临。

站在峡谷下,张望50米之上黄河的跌落,让人触目惊心,感慨真的如诗仙李白所唱: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

巨大的瀑布,黄色的瀑布,霓虹闪烁的瀑布,那是自然的艺术造化,千百年来,引发多少文人墨客灵感乱涌,诗、书、画、歌滔滔不绝,奉献给这一段独特的黄河。

 

我走进了贵德,走进了距离黄河发祥地更近的地方。

黄河是高天之河,是悬河。在贵德这一段的高度大约是2200米,在她逐步走低直达渤海的路程中注定还有坎坷还有高度要爬。下游还有一段3500米的高度,那是是在四川,在若尔盖大草原的一个名叫唐克的地方,一路斗折蛇行的黄河,东流到四川的时候,探头进来在索克藏寺与白河相汇合,扭出一个婀娜的“S”型,然后飘逸而去。她的飘逸和逶迤在辽阔的大草原上画了一幅美丽的景色,人们叫那个地方为“九曲黄河第一湾”。

贵德黄河的美丽不在高度,而在独特的那一段清澈。

河水滔滔流淌过贵德,河流很宽阔,流水分割出河汊、滩头,绿色的灌木和小树,一丛一簇的绿色装点在两岸耸立的黄色山崖之下,上游的黄色和下游的黄色构成了这条母亲河的主色调,为960万平方公里的绚丽版图描画了一条跨越九省的长长的黄色飘带。然而,奇观却在这里,在青海贵德这一段,河水褪尽了黄色,呈露出高原之河的本质的色泽——清澈明净。如果黄河是母亲河,那么在这里,我们泪眼朦胧看见了母亲坚韧顽强勤劳勇敢之下深深埋藏着的那一份温软。

天下黄河贵德清!

没有小浪底黄河的奔腾飞扬,没有壶口黄河的咆哮怒吼,也没有唐克九曲黄河的轻盈飘逸,她平静地悠闲地走过,看一眼蓝色的天空,看一眼黄色的山峦,留下一首唱给孩子的摇篮曲。那就是清澈了:可以看见水边的石子;可以看见水面的浅绿;可以看见轻舟划过之后的圈圈涟漪;甚至可以掬一捧品味她的甘甜……

那就是贵德黄河了,清澈的黄河。

我站在2200米高的黄河水边仰望海拔4800米高的巴颜喀拉山,我仿佛看见了发源地河流的蔚蓝色,像天空色泽一样明丽的蔚蓝,那蔚蓝一直进入我的心底。

我情不自禁把手放进贵德黄河水流之中,握一握流水,心仿佛随波而去,轻轻地,自由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