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阶侍立石,千载赏峥嵘——我的石林印象

日期:2013-07-01 作者:赵伟 单位: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江苏有限公司无锡分公司

“石林,岩高数十仞,攀援始可入,其中怪石林立,如千队万骑,危檐逐窟,若九陌三条,色俱青,嵌结玲珑,寻之莫尽,后有伏流清冷如雪。相传有人与隆冬遥见石上有李二株,果实鲜红,临不及取,次日寻之不见,俗呼李子箐。”这段清朝康熙年间年载于《路南州志》的话应该是史籍中较早描写石林的文字,其中的“李子箐”就是现在的石林景区,也称“大小石林”。

应大学师兄之邀,最近去了昆明,当然不肯放过一睹石林芳容的机会,于是结伴而行,也算是一偿夙愿罢。从昆明市中心搭乘大巴到石林景区约一个半小时的行程,在网上看攻略,发现大多数游客都是“先大后小”的顺序,我们呢,决定反其道而行之,从小石林开始,或许会有别样的感受。

小石林布局疏朗,错落有致,若干园区自成格局又相映成趣。参天古树,奇花异卉恰到好处地杂布其间,恰似一幅水墨长卷徐徐展开,让游客驻足流连。看得出吗?这边有憨态可掬的耄耋老翁,嬉笑打闹的垂髫稚童,森严肃穆的怒目金刚,度人解厄的慈眉菩萨。看得出吗?那边是犀牛望月金鸡报晓,苍鹰博兔雄狮震吼,疏梅横斜卧竹怒张,青莲半启乳笋倒悬。有名的,无名的,不在乎是不是,只在于你想不想,只在于你觉得像不像。

小石林中最有名的景点当属阿诗玛石峰,关于这尊石峰,有这样一个凄美的传说:土司热布巴拉垂涎美色,抢走了美丽的阿诗玛,青梅竹马的恋人阿黑哥翻过七七四十九座山,跨过九九八十一条河,历尽艰辛救出了阿诗玛。在逃亡途中,两人慌不择路闯入石林,阿诗玛不慎粘在了石崖上,她要阿黑哥去找白猪、白公鸡祭献崖神救自己。可是阿黑哥啊,只找到了白公鸡找不到白猪,无奈只好把白泥巴涂到黑猪身上充白猪,偏偏又被老天一场大雨冲得干干净净。崖神不松手,阿诗玛也就永远地粘在那块大石头上。

看,身着包头衫,背着小箩筐的阿诗玛丰姿绰约,袅袅娉娉。她翘首企盼,一往情深地等着她的阿黑哥,你甚至能感受到她的眼神,她的呼吸,无时无刻不在传递着心中那份至死不渝的爱。

还在回味阿诗玛的故事,不防已一头撞入大石林。这片怪石嶙峋,直插云霄的石柱群展现的是另一番恢宏气象。淡青灰的肃杀色调,刀砍斧削的凌厉线条,奇险怪绝的突兀造型,让人的心一下子紧绷起来。

且行且看,在“举头一线天,低头一泓水”的剑峰池,朴拙厚重的石柱如半截上古神兵直插湖底,森森沁心。在“千钧一发”处,映入眼帘的是巨石犬牙交错地卡在两柱之间,风吹欲坠,危如累卵的奇观。在“排山倒海”处,感慨的是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磅礴气势。在“刀山火海”处,百千利刃拔地指天,令人不寒而栗。走在峭壁边,常有石块在回转处突兀跳出,如猛兽奇鬼,张牙舞爪,森然欲博人;走到幽深处,又有“此间得少佳趣,何处更寻桃源”,“避秦疑无地,到此别有天”的佳句让人神怡。

观摩了历代名人 “气骨云根,至性存存,南天搘柱,持重无言”、“彩云深处”、“拔地擎天”、“千峰竞秀”、“群岩涌翠”等题刻,穿洞窟、攀天梯,九曲回转,登上大石林的最高处“望峰亭”,一片汪洋恣意的石海扑面而来,逶迤延绵,气象万千。似金戈铁马,万军齐喑的古战场;似奔流不息,携泥沙俱下的古黄河。听,你是否感觉到山风隐隐传来击鼓鸣金,波涛轰鸣的声音?看,你是否被大自然恢宏的手笔,瑰奇的铺陈,所震撼,所倾倒,所折服?……

石是以怪成趣,以丑为美的,苏轼《赞画家文同画梅竹石》云:“梅寒而秀,竹瘦而寿,石文而丑。”,曾几《怪石》亦有句:“眼前突兀见此石,怪怪奇奇俱可人。”,自古而今,多少文人骚客玩石、赏石、写出千古传诵的佳句,然而若将他们置身于此,恐怕也很难用文字描绘出石林之壮观罢。

“当阶侍立石,千载赏峥嵘”,此情此景,正是无言胜有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