瓮安动物群化石(散文诗)

日期:2013-07-01 作者:李飞 单位:贵州省瓮安县委办公室

 

想起来就很遥远——那是一段,长达5.8亿年的历史!

那段历史里,你戴着一面神秘的面纱,于埃迪卡拉纪陡山沱组的瓮安,摇醒亘古尘封的岁月。

    你来于地球以前。寰宇,只是一片混沌;银河,没有思想;地球,缺乏灵魂;生命,不见意识。天地间,唯有一片、又一片冰川的极寒,以及绿色的落寞,装饰坚硬的土地与单调、单一的天际。在你之前,一切,都静止于思想,停顿于灵魂,禁锢于知觉。混沌的世界,看不见互动的游戏,看不见互吻的爱情,更没有可以升温的肉身。

    是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你带着你的神秘部队来到了这片沃土,给既往生命,以崭新诠释的福音?

    驻守这片热土,你们曾经以最早的方式,学习与适应最美的居所,并欢快地嬉戏。于嬉戏中,你们知晓了爱情,又于爱情中自然地结合、生子,使灵动活泼的肉体及思想、灵魂,得以不断漫延,不断传承。

谁来回答,谁能回答:你们的生命,在那个阶段经历了怎样的一种历程?有你们存在的岁月,是否拉得比银河的鹊桥还长?

 

从来到之初,到若干年后,又是什么力量致命一击,令你们尘封于世?

想来,那个时候必定天地昏暗,轰声震天,地动山摇!

当黑暗之神诠释灭顶之灾,你的族人肩挨着肩,头并着头,陪伴着不离不弃,于这里无畏地迎接黑暗,英勇地面对劫难,共同接受亘古的埋葬,成为历史长河里久久的哀叹!

在漫长的时光隧道里,你们久久沉睡。虽然翅翼凝固,躯体不再柔软,但身子却不屈地向着远方,向着未来,向着生命最重、最高、最深、最远的方向!

甚幸有一支人马逃离劫难,于先期奔赴异域,在它乡适应和选择不同的生存,并由此长出不一样的脚趾、手掌和身形,且不断复制、创新,繁衍若干种群,或飞翔,或跳跃,或直立,或爬行,浩浩荡荡行过5.8亿年的星辉大道!

有个闪光的年份,应该让史册永远铭刻——1998年。这一年,一个叫陈均远的黄种人,为你们沉默已久的生命带来重见春天的光明,让英国的《自然》和美国的《科学》之声向世界喊出你们的名字——贵州小春虫!

你们,来自于古邑瓮安的神秘大地。

    如今,静立于你们的面前,似可见初始生命的游动,以及神奇生命演绎历史的穿越。如果侧耳倾听,并抚摸你们的心肌跳动,灵魂激荡,必将感触温暖的血液正在涸涸奔涌。你们,尘封亿年的行动,依然灵敏迅捷!

    倾听你们,便可知觉历史的回转——是你们,让原始肉体的生命找到了生存繁衍的黎明,看见了奔赴五洲四海的美妙晨光!

    呼喊你们,就会听见历史发端的回应。你们的回应,是人类始祖和万千物种最初的声音……

:瓮安动物群化石,距今5.8亿年,是当前世界科学生物界发现的有生命体征的最早动物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