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烟雨宏村

日期:2013-07-01 作者:钟喜平 单位:浙江龙泉市委组织部

宏村是用一场骤雨迎接我们的。

行至南湖,雨点渐疏、渐细,太阳竟偶尔羞涩地探出笑脸。烟雨中,抬眼凝望南湖那面的宏村,惊讶了:粉墙黛瓦,高低错落的马头墙,或大或小或圆或方的窗,掩映在翠绿之中;远处,青山迷蒙,烟雾缭绕;这一切,倒映在南湖中,微风掠过,柔柔地在水中摇晃。

走过画桥,我便刻意落在众人后面,小巷里一拐,同行就消逝在梦幻一般的宏村。收了雨具,我独自迈着缓慢的脚步。

小巷两边的沟渠的水是满的,潺潺流去。路是湿透的,用河边未经挑选的石头铺就。两旁的粉墙斑斑驳驳,那是历经沧桑的痕迹。

每隔几米,就有小门开着,门口摆放着一些古色古香的工艺品。探头到门里去看,一位老妪或者老翁,慵懒地躺在竹懒椅上,睡眼惺忪,并不招呼。

不时遇上游客,有如我一般孤独,也有三五成群,还有在导游带领下几十人。我是喜欢安静的。但是在宏村,我无法选择,宏村以自己的安静吸引了太多的人。那就让自己周围的人都是陌生的吧,谁也不认识谁,只有擦肩而过的缘分。今日在这里相逢,明日便各安世界一隅……

小巷里,也有寂静的能听见自己呼吸声音的时候。这时候,若有一位女子,苗条,长发,旗袍,撑着一把淡雅或艳丽的伞,款款走来,你会不会以为是《雨巷》情景的再现呢?或者,你遇见了千万人中你要遇见的人,擦肩而过,然后彼此忽然回头,目光碰撞火花乍现的刹那,你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神情?

探访了“敬修堂”、“承志堂”、“文昌阁”……

胡思乱想之际,我已不知身在宏村何处。因一路走来,走完一段小巷,又拐入另一段小巷,并未刻意去记来时的方向。借问小店的老翁,他告诉我,顺水一直往外走往外走。走着走着,沟渠的水忽然隐入石板下,于是又问,几次三番,三番几次,忽然豁然开朗,映入眼帘的是一汪半月形的池沼,同行三五人在那兴奋地拍照。

这就是在《卧虎藏龙》中两位大侠凌波对决的半月沼,是宏村的中心,是由村外引入的泉水汇聚而成。

村内所有的房屋都围绕着月沼修建,月沼四周的小巷通向村内每一个角落。

沼旁的房舍高低错落,但又那么和谐地组合在一起,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都是一幅绝美的中国水墨画。

我想,此刻,无论是谁,也抵挡不住宏村的美丽了,抑制良久的兴奋终于喷薄而出……

绕着月沼,我走了一圈,最后在“汪氏宗祠”伫立。闭上眼,那些陈旧的故事一个一个放映着,我分明看到了一位身着旗袍的淡雅女子,站在那个圆形的小窗后面,一双眼睛写满思念的哀怨……

“真想在这里住上几天。”游伴说,惊醒了陷入沉思的我。

“住不下的。”我说。

是的,住不下的。我们来,我们去,只因为某一种机缘,但终究是要离去的。我们沾染了太多俗世的灰尘。来时,我们是带着赏的心情而来,宏村也只是把我们当作客人。她热情地向我们展示她的柔美,她的洁净,她的脱俗,但并没有把我们当作良人。

恍惚间,忽闻哀怨的歌声:“窗前细雨日啾啾,妾在闺中独自愁。何事玉郎久离别,忘忧总对岂忘忧。春风送雨过窗东,忽忆良人在客中,安得妾身今似雨,也随风去与郎同。”

我们只是过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