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树王

日期:2014-12-02             作者:吴少云             单位:浙江省庆元县林业局   

朋友去年就想去拍杉树王。但因各种担搁,一直没能成行。

初春的一个周五,朋友打来电话。说,周一去一趟举水。

双休日。天下起了雨。那雨,还象个赌气的孩子,淅淅沥沥,直到周日晚上,仍然不依不饶。我担心,朋友的计划,或许,又一次要落空。

周日晚上,与朋友联系。

朋友说,他已在龙泉。次日一早,他就来庆元。如果天气好,就直接去举水。

我心想,这种雨,不像说停就能停。明天,至少,没什么好天气。

我没扫朋友的兴。我说,好吧。

天变一时。

周一清晨,我起来看了一下天。出乎意料,湛蓝的天空,像洗过一般。这种天气,对于搞摄影的人来说,一定是难得的好天气。

到达月山,已是中午11点半。

吃了午饭,我问朋友,先看哪?

朋友说,杉树王。

举水林业工作站的老胡,是我们此行的向导。他向我们介绍说,举水除杉树王外,还有许多可看的地方。古廊桥,古寺,古塔,螺母洞,冰臼,都值得一看。

朋友说,先看看杉树王再说吧。

杉树王长在距月山村约2.5公里的莲花山上。驱车到莲花山山脚,也就是几分钟的事。

老胡说,看杉树王,还得走点路。不远。几分钟。

车停在丰岭村外。

我和朋友跟在老胡后头,爬了一段泥路,绕过了一个小山岙,就看到了杉树王的顶端了。这里群峰环抱,山势平坦,低丘相接,田畈相连,是一个视野开阔的好地方。

原以为,称王称霸的一定是“孤家寡人”,一定是“孤品”,但举水杉树王,却是两棵平起平坐并排耸立的“并肩王”。尽管,两者之间有高低之别,大小之分,但无论从年代的久远、外型的秀美、历经的风霜来说,它们都年轮无异、平分秋色、风雨同舟,谁又能独揽乾坤、独占“王位”呢?

早就听人说过,拍摄杉树王,有一些难度。因为,杉树王长在莲花山的一个山凹里。并且,两“王”之间,相距不下10米。只有选择一个合适的距离和角度,才能展现杉树王的全貌。

朋友虽不是专业搞摄影,但他对摄影艺术却感悟很深。他说,他喜欢相机所记录的原始相片,感觉那样的相片,与事物的真实距离最近。经过太多处理的相片,看起来也许很漂亮,但总让人觉得那东西是虚的。对于摄影,我是一窍不通,就那种端起相机就按的水准。

朋友端着相机,以杉树王为圆心,绕杉树王远远近近跑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找到了一个最佳摄点。

朋友招呼我过去。

朋友说,站这儿,对着两“王”,镜头偏右一点,就行。

我问,为什么要偏右一点?

朋友用手指了一下远处,注意背景了吗?如果偏左,背景里就会出现一座新坟,还有那些花花绿绿的花圈。这样的背景,会破环整体的美,摄影最忌讳这个。

朋友这么一说,我悄悄翻看了一下刚才按下的镜头。没想,背景还真全是新坟和花圈。虽然有些远,但还是清晰可辩。

按照朋友的指点,我举起相机,轻轻往右,再往右。咔嚓。这一张背景,终于抹去了新坟和花圈。

趁我们站在杉树王树下竭息的当儿,老胡当起了解说员。

老胡说,杉树王“大王”树高35米,围径5.55米,立木材积达37立方米,属浙江省第一,全国第二。“小王”略小。它们的树龄均已超过700年。虽多次遭受雷电袭击,但至今完好无损。有人说,它们像是两把剑;也有人说,它们像一对恩爱夫妻。

杉树王周围的山势,因像花瓣一样层层抱合,远远望去,酷似一朵连花,杉树王如长在其中的花蕊,该山因此而得名莲花山。

老胡说,关于杉树王的传说,他听过不少。我们让他说来听听。他向我们说起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

相传“杉树王”为举水吴氏第十一代传人富四公和富五公亲手所栽。一年冬天,这一带下了大雪,吴氏兄弟二人寻牛至莲花山上,只见四周皆是皑皑白雪,唯有这个小山窝景象不同——没有积雪,他们的牛就避雪于此。于是,他们一致认为此处是“风水宝地”,当即各人砍来一株杉苗倒插为记,并言定,谁栽的树苗活了,这里就为谁的墓地,若两株皆活,则归先逝者。后来富四公先死,遂葬于此。现墓址位于该树上方四、五米处。

老胡用手向上一指,就那。我们看到,那儿确有一座古坟。虽不气派,但造型却有些特别。一般古坟,坟坪为一个较长平级。但这坟的坟坪,却为梯级。我数了一下,从杉树王后往上数,一共有五级。这样造型的古坟,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不知,这中间有什么寓意?

朋友从不同角度,不同距离,又拍了一些“两王”的相片。而我,拍过几张,就感觉没什么可拍了。

我与老胡闲着没事,又说起了杉树王。

我说,这莲花山四周,光秃秃的,别说大树,就连小树也难得看到。这儿,能留下这两棵宝贝,真不容易啊。

老胡说,杉树王能够成王,留存今天,多亏了富四公那座坟墓。没那个坟,就没杉树王。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离开了杉树王。

老胡又带我们去看了螺母洞、冰臼、云泉寺、如龙桥。

傍晚,我们离开了举水。朋友说,不虚此行。举水,从自然景观到人文景观,都是很值得走走看看的地方。

一路,我还在想杉树王,想老胡说的话。老胡说得没错。杉树王能够成王,留存今天,一定是富四公子孙发迹,人丁兴旺,香火绵延,一代一代维护着祖坟,保护着古树。可以说,杉树王,是依赖于一种宗教的力量而存活的。



主办:中国林业网、国家生态网、美丽中国网
承办:吉林省林业厅网站
京ICP备10047111号 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8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