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午岭是一首深奥的诗

日期:2014-12-02             作者:苏秋贵             单位:庆阳市国营正宁林业总场   

如果你喜欢诗歌就来子午岭
子午岭是一首深奥的诗
——题记
   
    “子午岭是一首深奥的诗”我常常这样感慨。因为子午岭总能给人力量,让人充满希望,比如飘落的种子在石缝里扎根成长,比如苍翠的油松在风雪洗礼下永葆生机,又比如情窦初开的嫩芽把春季最犀利的寒光抹杀……
    我来子午岭,不是偶然,从孩提时就喜欢树木,只因那份清凉。夏日的午后,我总喜欢爬上后院的老杏树,倚在树杈中安然睡去;总喜欢把一颗一颗的杏核、桃核、苹果籽小心收藏,到春季的时候精心的埋在家乡的山坡上,每天去看看,为破土而出的嫩芽而欣喜若狂。2001年,我高考结束,第一志愿毫不犹豫的填报甘肃农业大学林学专业,本科毕业,意气风发地投入到子午岭的怀抱。在这里,我用心体味子午岭的风土人情,用心感受了绿色的力量,至今余韵绕梁,回味无穷。
    2006年春节刚刚结束,人们还沉浸在浓浓的年味中,我只身一人离开天水老家,辗转来到了正宁林业总场报到,最终被安排到中湾林场锻炼。到达林场时已近黄昏,天色渐渐黯淡下来,一个人站在中湾林场场部门口,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松涛,静静发呆,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面对陌生的面孔,陌生的环境,感觉有点凄凉。宿舍里,土腥味浓浓,墙皮直往下掉,土炕上铺着一张床板,没有电褥子,没有热水,在暗淡的灯光下,我打开行囊,铺开被褥,蜷缩着身子睡下,却没有一点睡意。夜的寂静被远处传来悠长悠长的野兽的回音打破,我思维零乱,但清醒地认识到,我将在这片土地上扎根、成长,甚至开花、结果。
——诗意子午岭
    刚来这段时间里,我有种被世界遗弃的感觉,能带给我快乐的只有这些花草树木。我与大自然为伍,和小鸟对话,与毛毛虫谈心,把自己的心事诉说给苗圃地里的油松,把我的理想抱负托付给种子,静待来年发芽。闲暇的时候,我总会站在山顶,望望无尽的远方,伸开双臂,心中感慨:“大好河山!”闭上眼睛聆听自己的心跳,“咚,咚,咚……”和着铿锵有力的韵律徐徐拉开诗意子午岭的帷幕——《森林序曲》:
汹涌,不停息
像大海一样澎湃
浩瀚在无垠的天际。
绵延,没有尽头,是童话里马良的神笔
抹过。挥洒出蜿蜒的翠绿
清晰地没有杂质
像婴儿的眸子,眨巴
眨巴…… 涌出的泪珠
静谧地只有心跳
那是月光下夜莺的脆啼。高亢
在叠嶂的山谷里!
萌动,不倦怠
像风儿掠过,嫩芽在露珠的倒影里吮吸
柔美,不做作
那是嫦娥在月宫里的舞姿
婀娜到大地上的影子
皑皑地,没有瑕疵
银装素裹里,动物们在演绎
鲜艳地,只有色彩
已然亭亭玉立
是谁饰染了她的嫁衣?
清晰的,不只有空气
静谧的,不至是矜持
那是一种绵绵的思绪
皑皑的,不只有冬雪
鲜艳的,不至是秋叶
那是一种铭刻的记忆!
——人文子午岭
林场里,最辛苦,最乏味的工作就是护林防火了。说起护林防火,当然少不了护林员,认识他们就从一个资源管护站说起。
2006年春季,我带着一个工队开展植树造林,就住在“皮丰店资源管护站”,当时是场部的一位技术人员用摩托车带我来到这里的,经过了一条长长的山坡,沿着崎岖的山路来到沟底,再沿着水系一直往大山里面钻去,终于到达一座山的脚下看到了两座小房子,挂着资源管护站的牌子。在这里住下,一住就是一月时间。
因为我的到来,这里憨厚的护林员把自己的炕让给我住,说:“我的炕天天见烟火,暖和些,干燥些,年轻人别渗了骨头。”他在隔壁的仓库里用木柴堆起一个平台,台上平铺两扇木门组成了一张床。
在这里,我认识了护林员范守堂。他扎根林区30余年,守绿了一座山,用行动证明了他是一位合格的护林员,他隔三差五用散称的白酒招呼我,特意给我做新鲜的苜蓿菜、苦苦菜及荠荠菜等多种野菜,给我讲述了前辈们营林生产和护林防火的动人事迹,讲解育苗造林的经验。他皮肤晒的黝黑,但脸上总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总是早出晚归,喜欢在归来的路上吼上几嗓子秦腔,有时候还会采些蘑菇、捡些木耳,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山沟里,他没有一点怨言。我的内心似乎有电流通过,那波动的旋律就是一首属于他的诗歌——《护林员》:
晨露里,铿锵的步履是急促而清脆的闹铃
唤醒了酣睡的树儿,催她们拔节
暮霭中,蹒跚的身影是悠然晃动的摇篮
载满了倦怠的嫩芽,哄她们入眠
一顶草帽,被烈日烤焦
又让风雨染的发黑
一把铁锹,被泥土擦亮
又让荆棘磨的锋利
娇妻孤守空房,你坚守护林房
对讲机,是最亲的伴侣
孩子在梦里呼唤着爸爸,你在夜里挂念着妻儿
大山,成了最温暖的家
茫茫林海中,你是一叶扁舟
每年孤航两万余里,驱杂排患数几十载
严寒酷暑,炼就了铁人的毅力
风吹雨打,浇铸成铜像的身躯
曾经,炯炯有神的眼睛
被寒风饰染成枯叶的颜色
曾经,白皙嫩滑的肌肤
让大山同化为树皮的模样
当一首老歌吼的褪了颜色,一双布鞋磨成草鞋
棵棵幼苗已然茁壮成参天大树
当一个身影蹒跚成木偶,一口窑洞残破成根雕
座座荒山骤然碧绿成了汪洋
生态恢复了,林业辉煌的诗篇里
你甘愿作一张白纸
血液凝固了,你把绿呈给人间
却把魂留在了山里
——画卷子午岭
子午岭地处陇东,有着显著的北方气候特点,初春山花烂漫,盛夏绿树成荫,深秋层林尽染,寒冬银装素裹。
春季,冰雪消融,子午岭成了花的海洋。这个时候,阔叶林显得空旷与单调,而油松林却显得更加苍翠,土壤开始解冻,柔和的风儿吹来,能嗅出泥土的芬芳,嫩芽正在窥探着外面世界的变化,漫山遍野已经簇拥着鲜艳的山桃花、山杏花。转眼,迎春花、丁香花相继争艳,到处弥漫着清香,闭目陶醉其中,子午岭之春的画面浮现在我的脑海——《春》:
追梦人姗姗而来,打一个哈欠
抖落一身的雪
陷入泥潭
挣脱,以出水芙蓉的妖艳
吵醒梦中人
消融。在草垛里翻找
陈年的记忆
山桃花开了
山杏花红了
嫩芽蠢蠢欲动
当一阵芬芳漫过,定有
僵尸复活。然后妩媚
成了新娘
盛夏,烈日高照,子午岭成了避暑的胜地。这是一切生物活力最旺盛的季节,在阳光的照射下,绿色被勾勒出了不同的颜色,有的是散着金光的明绿,有的是暗沉沉的墨绿,还有天上的云、远处的山、近处的树、起起落落的蝴蝶美不胜收,鸟叫虫鸣悦耳动听,高大的油松林散发出阵阵松脂的油味,阔叶树舒展着绿叶释放着氧气,各种灌木、花草洋溢着笑容泛着清香,习习凉风掠过,一股扑鼻的绿味浸透了全身,令人神清气爽,怡然自得。卸下一身的疲惫,全然忘记了一切的烦恼,子午岭之夏的美妙尽在其中——《夏》
约好,去避暑
撂下背包,裸着身子
洗个淋浴
给葱郁的辽东栎一个微笑
给争艳的野棉花一个拥抱
 
静静地陶醉,枕着清凉
在叶间撕一小缝,捕捉
一缕骄阳
金秋,收获的季节,子午岭成了色彩的天堂。“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秋之色,莫过于杜牧笔下的山林秋色图,相信爱诗之人,对子午岭的秋色定会非常迷恋。放眼望去,层林尽染,鲜红的枫叶,碧绿的松林,橘黄的辽东栎,土色的毛白杨……各种色彩碧玉天成。秋风过处,落叶萧萧,枝头的果实着实鲜嫩,忍冬果饱满圆润,野山楂浓妆艳抹,山丁子像一串串的红宝石镶嵌在微黄的叶片中……各种果实点缀了子午岭的浪漫。飘雨的日子,撑一把伞,聆听落叶的忧伤,再来回味子午岭秋之情长——《秋》
一壶烧酒,独饮
灌醉了五角枫
点燃了白桦林
 
谁抱琵琶,弹奏
落叶的情殇
惊碎雨魂?
 
风儿,用古时的纺车
织出了绫罗
晚霜,是灵巧的绣娘
点缀彩妆
 
枝头的喜鹊,眺望
迎亲的状元郎。骑在
马背上,回头
瞥一眼花轿里的铃铛
 
隆冬,银装素裹,子午岭成了寻梦的地方。飘雪的冬日,偌大的子午岭天地一色,浑然天成,刹那间变成茫茫雪原,犹如银河之水漫过,淹没了整个林区,散发着一种另类的宁静。有生命的东西似乎都屏住了呼吸,在厚厚的积雪深处蜕变,来年,毛毛虫将会化茧成蝶,肆意飞舞;落叶腐烂成肥,要哺乳一个崭新的生命;种子净身灭菌,破壳而出…….雪层之上,小鸟啄食,游人嬉戏,积雪深处,有多少梦想在汇聚。子午岭的冬日豁达而美丽——《冬》
 
腾出一片空旷,给原野卸妆
打开影集,来定格
苍茫
不要像猎人一样跟踪野兔
不要惊扰麻雀的约会
你说,要挺拔、博爱
做一个意志坚定的人
像油松一样
青翠
猜不透,猜不透
冰封的心事
来酝酿一场雪崩
爆发的力量
    “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子午岭幽深古朴,情意绵长,他是一副流淌的画;子午岭博大精深,韵味无穷,他就是一首深奥的诗。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沟一壑无不散发着灵气,远离喧嚣,拥抱自然,静谧与柔美扣人心弦,在奇妙的四季变换里感受韵律的和谐,在生命的轮回里用心灵品读一首诗歌。
如果你喜欢诗歌,就来子午岭,子午岭是一首深奥的诗!
 


主办:中国林业网、国家生态网、美丽中国网
承办:吉林省林业厅网站
京ICP备10047111号 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8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