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出招

日期:2014-12-02             作者:李宏             单位:内蒙古大兴安岭森林公安局政治部   

几天前,派出所接到报案:20时20分,居民刘刚与几个本地人发生斗殴后被路人劝开,20时50分在回家路上被一男子用刀划伤肩部,后经抢救脱离危险。派出所对当晚参与殴斗的人员进行讯问,同时开展调查。有路人提供线索:21时许曾见张春江神色慌张地跑过。
张春江,42岁,曾因打架斗殴多次被警方打击处理,他参与了当晚的殴斗,其他几人事后去向都有人证明,惟他一小时后才回到家中,有重大作案嫌疑,我们依法将他刑拘。
可是3天过去了,张春江一直沉默不语。
第4天,又一次召开案情分析会。面对这个与公安机关打过多次交道的“老油条”,大家也没有太好的办法。还有4天了,如果张春江仍拒不开口,就只能放人,那样我们就会处于被动境地。会议最后,王所长说:“就请‘高手’帮帮忙吧。”
两小时后,“高手”被请到了看守所。“高手”就是刑警大队资深侦查员老辛。
审讯室内,老辛直视着张春江一言不发,张春江用眼睛冷冷地瞄着老辛。老辛给张春江扔过一支烟,点燃,又是一言不发。沉默了半个小时后,老辛对我们说:“把他送回去吧。”之后他拿起案卷,起身走了。
第5天下午,老辛找我一起来到了张春江家里。张家生活困难,妻子王凤没有工作且患病多年,孩子正上中学,家中就靠张春江每月1000元的工资生活。我们和王凤谈了很多。
第6天下午,我陪着老辛又来到张春江家。一到他家,我和老辛就把房前屋后都收拾了一遍,挑水、劈柴。干完活,我们与王凤又聊起张春江的事。王凤说:“老张其实人不坏,就是太冲动,你说他这一甩手进去了,我们以后怎么办啊?”临走前,老辛又单独与王凤聊了几句。
第7天下午,王所长、我和老辛再次来到看守所。按照老辛的意思,我们准备了两把椅子,一把摆在审讯桌对面,一把放在角落里。几天不见,张春江显得更为憔悴,眼神已由冷漠变得有一丝惶恐,而老辛的眼里却满是自信和威严。今天是最后一天,大家都很紧张。老辛一招手,让张春江坐下,张春江看了看,选择坐在角落里。
老辛直视着张春江平静地说:“老张啊,别想那些了,好汉做事好汉当。你妻子和孩子肯定不希望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说对吗?”
张春江低下头,嘟囔一句:“不是我做的。”
老辛叹了一口气,转身对王所长耳语一番,王所长离开了审讯室。
半小时后,王凤带着孩子意外地来到了审讯室,老辛和王所长离开,审讯室内留下我和张春江一家三口。孩子跪在父亲面前痛哭,王凤在一旁啜泣,张春江也流泪了。王凤说:“那个老同志昨晚到咱们家中,他和我讲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如果有人打了我一巴掌,他应当担起打我这一巴掌的责任,这就是公平和正义。你想想,如果是你被人打伤,正在医院治疗,而打伤你的人还逍遥法外,我们会怎么想呢?你放心,家里有我呢!”听完,张春江低下了头。
王凤和孩子离开后,老辛对张春江说:“你把当晚的情况原原本本讲出来,就解脱了,何苦这样自己背着包袱。我保证,只要你主动交代问题,一定会给你一个公正的处理。”说完这话,老辛走到张春江身边与他耳语了几句,张春江大惊,连说:“你知道了!我全交代。”
老辛走后,张春江不但交代了伤害刘刚的事实,还检举了几名当地青年盗窃之事,经查全部属实。张春江为自己争取到了从宽处理。
按照张春江的交代,我们在他家后院的土豆地里挖出了他用以伤害刘刚的那把刀。我想起来了,那天老辛和我帮张家收拾土豆地时,他曾在这个位置上站了好久,脸上流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


主办:中国林业网、国家生态网、美丽中国网
承办:吉林省林业厅网站
京ICP备10047111号 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8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