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巴拉神树

日期 : 2015-12-29             作者 : 刘久俊 和泽伟             单位 : 国家林业局昆明勘察设计院   

 
    世界自然遗产“三江并流”风景名胜区腹心地带,洒落一个“鸡鸣四县”的古村落,山水相连、物宝天华、多民族聚居,可谓人间之香巴拉。
    时值农历正月初四,几缕香烟氲氤村落上空,鸟儿闻到香气啾啁更加动听,狗儿嗅到香味吠叫激情无限,滇金丝猴闻到烟香梦寐中醒来。他们正见证一场盛大祭典,启别村德高望者正携全村男性祭拜千年古银杏,祈求延年益寿、国泰民安。此祭祀活动始于王家土司时代,其间从未间断。
    神树位于村子西南方,离村庄最近人家仅25米。地理坐标:东经99°26′13〃,北纬27°34′32〃;海拔:2016米。相传为达摩祖师携带种植,测定年龄670年。胸围680厘米,树高38米,冠幅东西29米、南北28米。神树441平方米的正方形领地未受良田村庄侵袭,村民自发垒砌石台,庄严宣告她的疆界。神树西北方6米处立一石碑,上曰“启别千年银杏树”。正北方5米处有长方形祭台,祭台上有3个圆孔,祭祀时分别插分叉黄背栎、圆柏及独枝黄背栎,代表祭拜地神、许神及天神。
    古树树冠浓荫葳蕤,高耸云霄。树冠是叶枝干的完美组合,叶不嫌枝干的寥若晨星,枝不烦叶繁干挺,干从不卖弄自己的力大无比。叶似折扇,每一把折扇都有不同的神韵,都是绝世孤品。枝头挂上了一把、两把、三把……无数把微黄的玲珑剔透的小扇子,在瓜果飘香的秋风里轻轻地摇曳,欢快地摇曳。枝是叶与干的红娘,为他们牵线搭桥,让彼此紧紧相连、心心相印。枝大小不一,错落有致,好似一张神奇之网,共同为盛世华盖添砖加瓦,乐在其中。干则是叶与枝的主心骨,引领他们心向阳光,茁壮成长,冲破云霄。干基部有周长78厘米的树洞,顽童曾在洞内烧火取暖,碳黑斑迹让我感受到她当时撕心裂肺的痛……干2米处饕餮者欲伐之占为己有,村民及时阻止才幸免于难。以伤痕处为中心长出形状独特的树瘤,画出古树靓丽的风景线,真是“人长瘤会亡,树生瘤更美”。
    几个爱树人,围绕着神树转了一圈又一圈,叹息他的美丽,神奇,伟大,挺拔,历尽沧桑的岁月。古树见状,开心极了,有他乡遇故知之感!
    她是大自然的“世界小姐”,窈窕高贵,浑身是宝。她的身段是珍贵的木材,做成家具华贵耐用;她亭亭玉立于庭院道路旁,美丽大地;她的果实可以食用,食不果腹的年代曾营救众生;她是神医,用 “果实、叶、树皮、根皮”中的有效药用成分,铸造成一把利剑,与病魔决斗。
    她婀娜多姿、苍劲挺拔、无所不能,就是香巴拉的守护神。她能为人们遮风挡雨纳凉,也是人类的精神食粮。北宋年间,诗人梅尧臣和欧阳修友谊深笃,以银杏为媒,留下了一段“鹅毛赠千里,所重以其人…去年我何有,鸭脚远赠人”的千古佳话。歌德曾寄给玛莉安•魏尔玛银杏叶,在其诗“生着这种叶子的树木,从东方移进我的园庭…你难道不感觉在我诗中,我既是我,又是你和我?”中亲自贴上的两枚银杏叶。
    我心中的香巴拉神树,你的美融入我的体内,点燃我的热情,拨动我的第一根神经,填满我的每一个毛孔和细胞。我这血肉之躯对于身边的美似乎像玻璃一样透明,仿佛真真切切地成为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同空气、树木、溪流和岩石一起在太阳的光波中震颤。我与神树融为一体,既非老态龙钟,也非青春年少,身体既非罹病,也非康健,一切都进入地老天荒的永恒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