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沧桑古栎树

日期 : 2016-08-15             作者 : 袁松树 蔡松华             单位 : 安徽省明光市司法局   
 
    初夏时节,五颜六色的野花竞相开放,争相斗艳,红的像火,白的似雪,黄的似金,紫的似翡翠,还有粉的似霞,把广袤田野装扮得如此多娇。
    5月10日,我们行驶在苏巷镇乡间小道上,走村入组,寻找古树名木。当我们驶进苏巷村中曹村民组时,只见二、三十户人家大都关门上锁。似乎是一个空村。唯有一棵枝繁叶茂,葱茏劲秀的古栎树昂首挺胸,巍峨挺拔,枝杈交错,浓绿如云,给无人居住的村庄蒙上了一层如梦如幻的色彩。
    这棵古栎树可以称得上明光古树中的王子,美不胜收。树高30米,胸围3.4米,冠幅27米。树干无伤疤,树杈无伤痕,枝杈粗壮发达,枝叶繁茂。初夏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树叶间透射下来,地上被映满了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
    据76岁的村民曹广明说:这棵古栎树有年头了,听我奶奶说,她的奶奶小时候树就这么粗了,这棵古栎树就是我们曹家的老祖宗,至少500多岁。不是我奶奶当年以树换树,早就给锯了。那还是在上世纪40年代,伪政府要修明光铁路,来了一帮人要锯这棵栎树做铁路枕木。当时,我奶奶舍不得锯下这棵栎树,就叫3个儿子一家锯一棵古黄连木(都是200年以上)把栎树换下了。这3棵古栎树是当年奶奶分给她3个儿子的一家一棵当家树,公平合理。
    据曹老七的媳妇说: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有一个村民见这树大。木质坚硬,出高价要买下造渔船,又被我老叔曹云河保下来了。这真是古栎树遇到了好心人。不然早就夭折了。
    村民张夕英也夸赞地告诉我们,我们中曹一个庄子的几十口人都享这棵古栎树的福。在没通电还点煤油灯的年代,一到夏天的时候古栗树下就是一块风水宝地。老人们都抬出凉床拿出竹席坐在树荫下乘凉,一边手摇芭蕉扇或蒲扇,一边讲天南海北的故事。少男少女的孩童们就在树下互相追逐奔跑做逮羊捉迷藏的游戏,玩的欢天喜地,欢声笑语久久地在树下回荡。
    数百年来,这棵古栎树在村民们的陪伴下,度过了数不清的春夏秋冬的轮回,村民也在这棵古栎树的庇护下,平平安安繁衍了一代又一代,古树和村民都相依为命。如今,中曹这个小村庄的村民们已拆迁到美丽乡村大罗郢去了。只留下数十间还未拆除的空屋和这棵古栎树。从此,这棵古栎树的底下,再也看不到孩儿们在这里玩耍了,再也听不到他们的欢声笑语了,没有人陪你做伴讲过去的故事了,一个孤苦伶仃的守望着一幢幢空房民宅,显得十分孤独。
    庄子上的搬走了,永远告别中曹庄,一去不复返了。但赋有感情的村民们回“老家”看看,给老栎树培培土,保养保养,让它快快乐乐地生长。但历经沧桑的古栎树,依然巍峨挺拔数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