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年的大山坚守

日期 : 2017-08-14             单位 : 江西省吉安市吉水县林业局

26年的大山坚守

——记江西省吉水县文峰山林场万华山分场副场长欧阳秋桂


  在江西省吉水县有这么一个人,26年近1万天的时间坚守在大山的深处,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他所执着的林业事业。
  他叫欧阳秋桂,今年50岁。他皮肤黝黑,脸上布满绉纹显得苍老,身材略显的有点胖,背有点驼,样子像村民,当地的林农喜欢叫他秋桂。
  1992年,欧阳秋桂毕业于江西农业大学,一毕业便被分配到吉水县万华山林场高村工区--一个距离县城60公里的地方,一干就是26年。他现在担任吉水县文峰山林场万华山分场副场长,2017年被吉安市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2016.7.6在万华山分场留田工区进行护林防火检查——前一为欧阳秋桂
 
  半辈子在深山
  高村工区距离县城60多公里,当时山上还是荒山。欧阳秋桂告诉记者:“我刚被分配来高村的时候,工区没有通电、通水、通路,住的是土砖房,晚上用煤油灯照明。夏天蚊虫特别多,冬天高山上冰天雪地日夜彻骨的寒冷。就在这样的环境,没有想到自己一干就是26年。”
  林场荒山较多,工作任务就重。与欧阳秋桂共事23年的同事刘林锋告诉记者:“当时,高村工区每年的造林任务2000-3000亩,那时候也没有钱请农民工帮忙干活,只能靠我们自己上山去栽树。而那时工区的职工绝大多数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民身份转换的工人,文化低。林业技术人才极其缺乏,欧阳秋桂就主动承担起指导营林生产和科技推广的工作。”
  尺子、草帽、解放鞋是欧阳秋桂随身携带的“三件宝”。每天早上吃完早饭,他经常光着膀子和同事到山上去检查幼林,做调查研究,巡山护林,直到天黑才回到工区,身上时常被刮伤,同事常笑他说:“秋桂身上没有一块好肉”。他笑笑说:“这正说明了我们工区的树木长得好。”
  2004年秋天,当时万华山分场正在规划一条林区公路,欧阳秋桂在选线的时候需要用砍刀清理树木杂灌,不小心踩到一块很滑的石头上,整个人往下倾,胸口被砍树蔸刺伤,当时流血不止,由于在深山离医院比较远,涂了些在山上自采的草药,简单的包扎,只能用手捂住伤口走回去。在工区工作,像这种事欧阳秋桂经常碰到。他总是认为这点伤算不了什么,重要的事是要把工作做好 。
  与欧阳秋桂一起分到工区的一批年轻人,从九十年代初开始先后都离开了。欧阳秋桂作为一名90年代的高材生,调出去的机会应该也有。“去哪里都是做事,我是学林的在这里才能更好地发挥自己的一技之长。每天看到当初自己亲手栽下的树成材成林了,我就心满意足。”他很开心的告诉记者。
  26年的风雨,26年的艰苦,其中的甜酸苦辣也许只有他本人最清楚。欧阳秋桂告诉记者:“林场一般是两三年给职工配发一双解放鞋,穿烂了就得自己买。我儿子大学军训是发了一双普通军鞋,军训结束后给我穿,一个星期就穿烂了”。如今,万华山分场有林地面积3.5万亩,欧阳秋桂每天带领职工巡山护林要走20多里路,每年不知道要买多少双鞋,但是他从来没有向组织上提过任何要求。
  把26年青春奉献给了大山,无怨无悔。欧阳秋桂对记者说:“我今年五十岁,我人生的一半都在林场度过,除了过年、过节,基本上都是在林场。”把最美的时光给了大山,大山以绿色回报,也算是“如尝所愿”。可试问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坚守在大山深处近万个日日夜夜?但他欧阳秋桂做到了。
 

2016年林地变更暨资源数据更新调查(万华山分场留田工区)——正在看图纸(右为欧阳秋桂)
 
  林场才是他的家
  1995年3月,欧阳秋桂被调至万华山分场留田工区,负责营造林工作。此时林场由当时在编人职工10个变成了5个,调走、退休、停薪留职,最后保留了欧阳秋桂和另外4名职工。他本有机会出去,但是他选择留下来了。人少了,山上的事还要做,沉重的担子便压在了他的身上。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对于欧阳秋桂来说则是“家和林场不可兼顾”。欧阳秋桂的家在阜田镇,距离万华山分场10多公里,骑自行车回去(他不会骑摩托车)只要半个小时。可即便是这样,他一年到头也没有几天回去。刘林锋告诉记者:“今年过端午节,我说他怎么不回去,他说这里没人巡山,山上的树砍掉了怎么办”。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坚守,守护了这片绿色。
  2014年1月,欧阳秋桂的父亲因肺心病住院,这一病就是几个月,正当时是春季造林和抚育幼林的时期,欧阳秋桂一直忙于工作,没有时间去照顾他的父亲。欧阳秋桂都是早上去分场安排好上午的工作,然后抽空医院看下父亲,看完了就回到分场,父亲那边一直是由他的母亲照顾。2014年9月他的父亲去世。说到父亲去世的时候他眼睛有点发红。“我知道母亲和家人都有点怨我,但是没有表露出来。其实我也是没有办法”。欧阳秋桂难过地说。
  欧阳秋桂的儿子叫欧阳慧,现在正在读大学。欧阳秋桂一心扑在林场的工作上从来不过问家里的事,包括儿子的学习,都是由他的妻子一个人承担。他的儿子从小学到高中,他只参加过一次家长会,也没有带儿子去哪里玩,最远的一次就是县城。“儿子很听话,从来没有跟我提出什么要求,没有埋怨过什么。”欧阳秋桂无奈地说。
    欧阳秋桂除了过年过节回去,平时都待在林场,经常是十天半个月也难得回家去一次。每年春季造林,欧阳秋桂必须调好苗,分好工,指导工人植树,没有时间洗换自己的衣服,经常是他妻子过林场来帮他洗好又赶回家去。“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有点不习惯,毕竟家里有小孩老人都需要照顾,有点埋怨他,后来慢慢的也就习惯了,林场才是他的家呢。”欧阳秋桂的妻子宋莲秀告诉记者。
    为了这片大山,欧阳秋桂顾不上关心家人,也顾不上照顾自己。2016年10月17日,欧阳秋桂像往常一样走向林区检查森林长势情况,可是突然感觉不舒服,他以为是胆囊炎复发,胆囊炎是他已经患了10多年的病,所以没有他在意,就这样忍着做完了一天的工作,晚上没有吃什么东西,第二天实在是受不了没有出去,就是躺在林场休息,直至19号实在拗不过同事的催促,到了县医院检查是胰腺炎。其实,欧阳秋桂还患有胃炎。他告诉记者:“这是一种职业病,因长期在山上工作,湿气重又经常不能按时吃饭才导致的。”欧阳秋桂话语间没有一丝的埋怨,像是在讲述别人的事。
 

2016年林地变更暨资源数据更新调查(万华山分场留田工区)
 
    为1厘米撕破脸
    阜田镇留田村村委主任叶卫良告诉记者:“秋桂就是做事太死板了,什么都按标准来,但是人是非常的老实本分。”因为工作的原因,欧阳秋桂与附近的村民都混得很熟,叶卫良也是其中的一个。叶卫良说:“有一年我去林场买一根木头,是秋桂量木检尺,但是我们检测的结果不一样,我量的23厘米,他说按照标准是24厘米,我本想与套近乎,但是他仍坚持是24厘米,当时为这事我们就争吵起来了。”万华山林场场长曾火根对记者说:“秋桂这个人做事踏实,是这样一位讲原则的人,没有一点私心,我们放心。”
 

2017年6月在万华山分场留田工区进行资源评估目测树高
 
    2002年欧阳秋桂被县林业局抽调参与白沙镇的退耕还林验收,为了调查清楚一个小班的面积和成活率,他硬是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将小班上班的面积105亩核减为67亩,那个山场坡度大,有许多坑,要调查清楚必须深入进去。但是他从没有因为任何困难而退缩。
    人活到老学到。欧阳秋桂深知时代变化日新月异,如果不及时提高自己的专业知识,恐怕要落伍了。2000年初,他自购电脑,一有时间就细心研究。2012年11月份取得了高级工程师资格,他带领林场技术人员先后圆满完成1999年以来的历次森林资源二类调查和一类调查,2004、2005年度退耕还林工程、2005年《江西省吉水县农业综合开发林业生态示范项目》、2008-2016年度长江防护林工程、2008-2011年度造林绿化工程、2010年林业血防工程项目等工程,所在集体先后多次被评为先进工组,并荣获先进个人,所负责的造林绿化工程获得省政府奖励。在他的技术引领下,万华山林场森林覆盖率20年间从70%提高到了90%,活木蓄积量增长了4倍多。
    欧阳秋桂从不吝啬把技术传给其他人。随着山场的面积逐渐扩大,任务越来越重,在职的人已完全不够用,于是就聘请了当地的老表帮忙上山植树。对不会的民工,他总是细心教导,有时候直接自己亲自示范给他们看,渐渐的民工对他也产生了好感。
    记者问刘林锋:“你对欧阳秋桂的最深的感受是什么?”,他说了三个字:“不简单”。如此一句简短的话蕴含多少不为人知的辛酸和苦楚,但是他仍然坚守这片大山。记者问欧阳秋桂:“你现在完全有机会走出大山到县里去工作,你为何还要留在这里?”他说:“我习惯了,对这大山也有不舍,走了以后谁来管护这片林子。”
    记者采访结束后,欧阳秋桂转身离开又要去巡山,他的背影越来越模糊,但他和他同事守护的这片大山却愈显葱茏。(钟南清 郭玉秀 刘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