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变绿 守你到老

日期 : 2017-08-09             单位 : 云南省洱源县林业局

陪你变绿 守你到老

——记洱源县罗坪山林场职工杨玉发


  “参加工作至今一直在罗坪山林场工作”。16岁参加工作,一干36年不挪窝的杨玉发用寥寥16个字概括自己的工作简历。
  1981年6月,杨玉发初中刚毕业来到罗坪山林场工作,那年他16岁,带着铺盖卷只身来到林场。
  罗坪山林场建于1959年,位于洱源县西北部,南北长30公里,东西宽13公里,森林管护面积27.44万亩,下设7个管护点站点。有丰富的林木资源和野生动植物资源, 辖区内拥有享有盛名的鸟吊山州级自然保护区。
  八十年代初期,物资匮乏,山里条件极为艰苦。林场距离县城20多公里,仅有的一条通往林区的公路也只是毛路,山上一年到头也见不到有车辆过往,到离林场最近的乡里购买生活用品都要步行几小时,没有电,照明用的是煤油灯。
  如此恶劣的工作环境和艰苦的生活条件,风华正茂的杨玉发本来没有在这里长期待下去的打算。一年、两年……他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地方,再也没离开过。山越来越绿,他慢慢变老。
 


杨玉发(右二)华山松造林项目实地调查规划
 
  用青春换绿色
  八十年代,经历过“大跃进”洗礼的罗坪山像一只脱毛的老母鸡,大多是荒山荒地,植树造林是第一要务。
  造林非得在雨季不可。每年雨季这三四个月,杨玉发都住在山里走不开身。他带领施工队一起去山里播种、植树,作为场里最年轻的小伙,他不怕苦、不怕累,和工人们同吃同住同劳动。每到一处造林地,随便找几棵枯死树一搭,盖上一块塑料布,四周用土掩埋起来,再搭建个地铺,铺盖卷往上一铺,“新家”就算建成了。一日三餐粗茶淡饭,白天挥洒汗水,晚上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窝棚。虽然很累,但过于简陋的窝棚里根本睡不了一个好觉,因为要随时忍受风吹、雨淋的折磨和蚊虫的叮咬,但他没有把这些当成困难,整天和同伴们有说有笑,哪里有他就有快乐。
  他兢兢业业、尽职尽责,对待工作一丝不苟。造林期间,他既是技术员、监工员,还是施工员。从选种、选苗再到开挖种植沟,每一项工作他都亲自示范,在工地上,他种的地块是最规范的。对施工队员们的要求也十分严格,如施工不按照按照设计实施,行距过宽或过窄、播种过密过稀都必须重新来做。他常常和队员们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要认认真真的干,绿化造林是造福子孙后代,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一定要争取把我们场建设成为全县、全州乃至全国都有名气的华山松人工造林示范基地。
  风一程、雨一程,杨玉发同志就这样带领着林场造林队伍,走遍林场的所有荒山、荒地, 4年时间,完成华山松人工造林10多万亩,点播华山松种子10多吨,种植华山松百日苗5000多万株,把罗坪山林场建成了全省最大的人工造林基地,曾经的荒山、荒地,变成了绿色的海洋,成排成行的松林一眼望不到边。2008年,罗坪山华山松种子被云南省林木品种审定委员会认定为良种,罗坪山成为华山松采种基地。
 

开展计划烧除前期准备工作
 
  用生命护绿色
  在林场,除了造林而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复着同一项工作就是森林资源管护。林场面积大,管护站点较多,他刚到林场三个月,就被下派到管护哨卡参加森林资源管护工作。在参加工作的三十六年期间,由于工作认真负责,哪里有困难他就被派去哪里,在林场所有的哨卡他都驻守过。
  林火扑救是一项非常艰苦又危险的工作。有时要几天几夜连续奋战在一线火场,饿了就吃一口干粮、渴了就喝一口山水,如果后勤补给跟不上,饿肚子是常有的事。
  2014年4月18日,罗坪山发生了一场山火,由于林场植被好,易燃物较多,且风向变化快,过火面积较大,为了尽快控制住火势,指挥部决定临时成立一个特别行动小组,在最关键的位置控制住火势蔓延。这个决定一公布,杨玉发仿佛听到喜讯一般,当仁不让地站出来说:在场的各位同志中,数我在林场工作年限最久,最熟悉这里的地形,行动小组的组长我当最适合,一定要控制住火势,不能让我们多年辛苦护下的林子付之一炬。在场的每个人都看出了他的急、他的疼,是啊,他能不急吗?这一片片松林都是他一手种下,并且辛辛苦苦护了几十年,在他的心里和他的孩子没什么两样。指挥部同意了他的请求,特别行动组在他的带领下到扑救难度最大、路最远,最危险的火场一线扑救来势凶猛的山火,他完全把自己的安全置之度外,始终奋战在火线的最前沿,一路上带着行动组用尽各种方法对山火进行围堵、拦截,就这样连续在山上不眠不休的扑了三天三夜。在全体成员的通力配合下,大火被扑灭了。
  当行动组全体成员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撤离火场时,他却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他生怕哪里还留下一丁点暗火,生怕再发生意外,坚持要留下守火场,一守又是一个星期。他个人由于在那次的山火扑救中成绩突出,被洱源县人民政府表彰为2014年度森林防火先进个人。
  林场管护面积大,点多面广,又有一条公路从林场中心穿过,林区住户较多,管护难度大,偷砍盗伐、私拉黑运时有发生,为了有效保护森林资源,杨玉发总是第一个冲在前面,不辞辛劳的巡山护林,与违法者斗智斗勇,时常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的在山上蹲守,打击了破坏森林资源的各种违法行为,维护着林区的治安。
  在林场的收入并不高,能在林场一直坚守到现在,全凭他对这片林子的热爱,是他执着的信念和坚定的意志,支撑着他一直在这里,默默的守护好这片林地,是啊,默默的守护,但它们都知道,我们也知道。
 

杨玉发(右一)突降大雪,到林区查看灾情途中车子抛锚
 
  候鸟迁徙的保护伞
  罗坪山林场辖区内拥有享有盛名的鸟吊山州级自然保护区,每年的中秋节前后候鸟南迁时,有成千上万只候鸟自北向南低飞罗坪山,景象极为壮观。特别是梅雨季节山上起大雾的夜晚,候鸟会成群结队的飞到树上休息。这个时候,会引来好多观鸟爱好者来参观的同时,也有好多人来捕鸟。
  每年在这个时节,带着手电筒到垭口彻夜蹲守,劝导、驱赶捕鸟人离开,是杨玉发最原始、最直接的工作方法。这样的工作年年重复,他没有厌倦。三十六年来他一直作为候鸟迁徙的保护伞,给南飞的候鸟群在这里短暂的驻足停留提供一个安全港,让罗坪山垭口成为它们旅程的中转站,而绝不是终点站。
 

杨玉发(左二)与林场的每一个职工亲如兄弟
 
  我没‘发’ 山林‘发’了
  一年到头,回家看望妻儿老小的时间屈指可数,父亲去世、儿子结婚这些作为一家之主来说家里最大的事,他都回家办完事后就回林场,从不多耽搁。我们问他:玉发哥,你回家做客去了?这个时候,他总是笑着说:自古忠孝难两全,家里没有我行,你们嫂子会处理好,但这里没我不行。
  还有人和他开玩笑:玉发大哥,你们家里人给你取的名字带“发”,那是希望你大发大旺啊,你咋来到这里了?他笑着回答:我发了嘛!你们看这一片片的松林不是都“发”得挺好的吗?是啊,一眼望去,林场成排成行的松林真的是“发”得太好了。
  他不是高精尖技术行业的人才,没有很高的文化水平和高级技术职称,更没有耀眼的光环。就是这样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普通人,在洱源县却被人以长者身份来称呼他,不管对方是一般人还是领导干部,年龄相仿的叫他阿发,比他小三四岁的叫他发哥,小他十多岁的称呼他玉发大哥,刚参加工作不久的90后就都叫他叔叔。
  这种称呼,体现着人心,体现着民意。是对他脚踏实地、甘守清贫、耐得住寂寞,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的最朴素、最真心的肯定。(施家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