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守边疆

日期 : 2017-08-11             单位 : 黑龙江省鹤岗市绥滨农场党委宣传部

“顾”守边疆

——记绥滨农场守岛护林模范顾洪昌


    看,中国边境版图,是谁让万里边关坚如磐石、万里长城坚实如铁,你们一定会说,是边防军人!
    殊不知,在中俄边境黑龙江上,一座不知名的孤岛上,一对老夫妇义务守岛十一年,历经艰苦,不畏寒暑,守卫着一片国土。
    十一年,老两口没让一粒沙流失,没让一棵树倒下,没让一人偷越国境,为边防战士们建立了一个温馨的“驿站”。
 


顾洪昌夫妇在中俄界碑前合影——老照片

 
    这里是他们的“家”
    兴隆村,黑龙江畔的一个小村庄,顾洪昌就出生在这个地方。生在黑龙江,长在黑龙江,老两口一辈子,“与水结缘,与船为伴”,对黑龙江有着深深的爱。
    同北岛,我国北端黑龙江绥滨农场段的国境线上有一座不知名的“孤岛”,全长1900米,宽400米,面积不大。因盛夏时节,岛上树木繁盛,茂密的枝叶泛着浓郁的黑绿色,当地人叫它黑通岛。小岛虽不知名,但却有着重要的国防意义。岛的对面仅相隔1300多米的江面,岸上就是俄罗斯的一个小村庄。这里是绥滨段边境线上与俄罗斯最近的地方。在黑通岛上看向对岸,可以依晰看到坐落在树林中的俄罗斯边防哨岗。
    2007年,退休后的顾洪昌,不愿寂寞,偶尔来到岛上钓鱼休闲散心。一次,他正在黑通岛附近打渔,只见俄罗斯对岸嗖嗖几个信号弹升空,依稀可以看见一些人在运动。这可是边境线,这放的信号弹是怎么回事?虽然他不懂国防军事,但觉得这事儿应该警惕。马上他调转船头,来到最近的边防站向那里的部队领导详细汇报了刚才发生的事情。部队马上派人进行调查,原来,是虚惊一场。
    那件事之后,顾洪昌心里老犯嘀咕:黑通岛是两国边境线是最近的地方,虽然在附近也有边防站,但距这里还有一定的距离,而且界标就在俄罗斯岸边,一时有个啥事,第一时间连个知道的人都没有。干脆,我去守岛,护着边,打着渔,一举两得。
    他的申请得到了当地政府和驻地部队的同意。可是在这荒无人烟的小岛上守岛生活可没有那么容易。
    刚上岛的时候,岛上没有电,顾洪昌和老伴儿老两口就准备很多蜡烛,每天还要捡回很多干树枝取暖和生火做饭。房子还没修缮好,两人就住在塑料布搭的窝棚里。有时江水大了把窝棚都给泡了。冬天,顾洪昌穿戴着最厚实的狗皮袄、皮帽凿冰下网,一双手因常常露在冰水里摆弄渔网冻得通红。岛上全是沙,根本没有适合种植蔬菜的土壤,老两口就隔段时间离岛到附近的村镇去置办些蔬菜和生活物品。手机没电了,也要带出小岛才能充上电。即使是充了电,也经常是收不到信号。2009年冬天接连下了几场大雪,大雪封岛,出不去,进不来。老两口被困在了小岛上十几天,两人就靠冰窟窿里起网的鱼和存的一点肉坚持着。后来儿子找来大马力农用机车用了两天的时间,一路推雪,才接回了老两口。孝顺的儿女心疼他们二老,可也扭不过他们。虽然儿女们都有了各自的营生,但他们经常登岛,同父母一起守岛。一大家子一起修建房屋,建风力发电设施,置办生活物品……
 


顾洪昌驾驶他的船巡视小岛上的一沙一树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家人”
    由于黑龙江、乌苏里江岸边树木、草地被破坏,庄稼种到江边。一发大水,黑龙江堤岸我国一侧一块块塌到江里,顺水冲走,直接造成江河主流偏向我国一方。而黑龙江省境内又2700多公里中俄界河。2700多公里的江岸,每年因水土流失向后退3~4米,这是一个什么数字?堤岸塌陷造成的是什么后果——水面向我方延伸,变成中俄共用水域,江河原主流多处偏向我方,造成大面积的“领水”流失,这最终又要导致主航道向我方偏移,造成事实上的领土丢失,一年丢掉一个“珍宝岛””。
    “只要我在岛上,就不让一粒沙流走,不让一棵树倒下”,这是顾洪昌跟农场领导、边防战士、朋友、子女们常说的一句话。2007年夏,刚刚来到不久的一个晚上,顾洪昌隐约听到机器的轰鸣声,警觉的老顾,马上穿好衣服,两人架上船顺着声音方向驶去。借着月光,远远的望见一个采沙船在采沙。老顾不顾危险,马上喊话制止。盗采沙石的船家,由于心虚害怕,加上夜色朦胧,看不清来人,马上停止了盗采,灰溜溜的逃走了。第二天,他及时向农场公安、边防汇报了情况,经过现场察看,多亏发现及时,没有让不法之徒盗采成功。又是同年冬天,顾洪昌巡逻小岛时,发现,一个铲车,三个农用车,在推砂石,上前打听,原来是周边的百姓为了盖房子储备沙石。本是乡里乡亲,几个百姓也认识他,一阵寒暄,又是攀亲亲,又是掏钱。可是他不为所动,始终就是一句话,“啥事都能谈,就这事不行,你们走不走,不走我就报警,告诉边防了”。最终,一粒沙子也没有让乡亲们拉走。过年,亲戚聚餐,外甥葛金辉说道,“大姨夫,我朋友上次采砂都提我了,怎么不给通融下啊”,顾洪昌厉声回道,“啥事都可以通融,就是这事不行”。从此,家里的亲戚朋友们都知道了,这黑通岛上的一草一木一粒沙在顾洪昌那儿都动不得,谁也不好使。
 


顾洪昌与大儿子为过往的渔船、执法巡逻船维修

 
    这里是战士们的“家”    
    “家”,对于驻守在边防线的每一名战士来说,连队是他们的家,战友是他们的亲人。可是对于驻守在这里的边防某部战士来说,“顾大爷”这里就是他们的“家”。    
    冬季的黑龙江,白雪素裹,冰棱纵横,行车不便且危险,这给驻守在黑通岛附近的边防某部巡逻带来极大困难。他们所辖的边境线24公里,按照要求,冬季他们每个月至少要全线巡逻一回。冰面行走,不同于陆地行走,在上边行走都十分艰难,更不要说是在白雪覆盖下的冰面上巡逻,既便是生在黑龙江边的渔民滑倒、踩进冰缝,扭伤摔伤,那都是常有的事。数九寒天,零下20摄氏度,踩着冰滑的雪面,边防战士们只能艰难地慢速巡逻,仅从边防哨所到黑通岛徒步巡逻就需要3个多小时,以前岛上没有“顾大爷”时,每次巡逻到此已经临近中午的战士,或是短暂休息后,拖着疲惫,空着肚子,往回返,或是在此干巴巴地吃些饼干,继续往下巡逻。
 


荣获“全国最美家庭”,顾洪昌夫妇全家合影

 
    每次谈到第一次在“顾大爷”家取暖、吃饭,王鹏心里总是暖暖的,因为,那是他第一次在黑通岛上喝上热乎乎的水,吃上热乎乎的饭,那一次巡逻让他终身难忘。自此以后,每次新战士巡逻到黑通岛,来到“顾大爷”家,王鹏都会说上这么一句话,“你们够享福的了,要是没有顾大爷在这儿,现在你们还冻着、饿着哪”。
    慢长的隆冬,艰难的巡逻,因为有了这个温馨的“驿站”,边防战士们漫长的巡逻不再漫长,寒冷的冬天不再寒冷。(刘洪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