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专家”的花木情缘

日期 : 2017-08-14             单位 : 四川省长江造林局

“土专家”的花木情缘

——记四川省长江造林局高原野生珍稀花木培育人谢辉


  纵情山水间,爬涉云天下,总是在高原的草丛里埋头寻觅,敦实的身子蛰伏在斜坡的余辉下如牦牛嗅噬青草。他就是谢辉——被职工们称为高原野生花卉培育的“土专家”。
  谢辉是四川省长江造林局四川高原珍稀苗木培育训化基地主任,林业工程师,属于“林二代”。他今年四十九岁,一米七五的个头,在甘孜高原工作两年多就练成只有长期在高原生活的人才特有的古铜色,成了一名名符其实的“康巴汉子”。他之前长期工作生活在攀枝花,还没有去过真正的高原。


谢辉在查看苗木生长情况

 
  四川省长江造林局积极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响应绿化全川建设美丽四川行动号召,同时,在生态苗木优化、丰富适生树种培育驯化、高原生态环境修复和沙漠化治理方面进行有益探索。2015年4月,谢辉受命来到海拔近3600米的甘孜州康定市呷巴乡立启村,带领职工筑堤培土,搭架支棚,开始了“四川省长江造林局四川高原珍稀苗木培育驯化基地”的建设工作。
  抛家别子,远离故土,在自然条件极其恶劣的异域高原培育花木困难重重,谢辉对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他说,这是 “美”的事业,我热爱就要坚持。在苗圃地建设中,为降低建设投资成本,他多次提出优化设计方案,精打细算用好每一分钱;在当地劳动力十分短缺,他就和民工一起肩挑背扛,搬砖支模,运土整地;为克服当地生活困难,他利用外出时间尽量多带一些生活物质回来。在他的带领下,不到半年,一座800平方米的PC板阳光大棚、五座共1500平方米的双层大棚修建完工,占地150亩的苗圃训化基地建成,近百万株苗木入棚落地。
  虽是高原初春,但昼夜温差大,平坝有新草泛绿,山上仍银装素裹,夜晚雪风刺骨。高原缺氧,晚上难以入睡。他怕苗床上冻,常常要在半夜起来去查看。他说,我是带着感恩的心来的,因为我热爱这个行业。大自然给予人类最珍贵的植物是粮食,最美的礼物是鲜花,最漂亮的鲜花在高原。企业给了我这样一个平台,让我有机会寻找、培育更多更好的鲜花和植物,我要珍惜这份工作和这个机会!


谢辉在苗圃地抚育

 
  花木情缘是谢辉对事业的追求和对生活的热爱。在他平静的脸上总能让人感受到这样一股热切暖流。说到生活,他近乎木纳,偶尔提及他爱人、女儿时也只是轻轻飘出三个字“都很好”,眼角深处不经意间会闪现几丝亮光。但说到基地建设、苗木培育、寻找珍稀种源……,他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什么黄花木、三角针、尖被百荷、俄色茶、大花鸡内参等就眉飞色舞。和他一起走在山间地头,不时有当地藏民上前向他寻问一些植物的名字和作用,他都能及时回答上来。
  问他最难忘的事情时,他说,在高原,最难过不是工作和个人生活困难,而是自然灾害。2016年春天,从内地引进的种苗刚刚入圃,高山采摘的珍稀苗木种籽也才出苗,一场不期而遇的大雪在凌晨将一座大棚压塌,里面的苗木全部冻伤,一年多的辛勤劳作就这样没有了。他说,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害,在垮塌的大棚面前我真是欲哭无泪。
  为寻找野生珍稀和优质苗木种群,谢辉每月要奔波几千公里到野外寻找,在藏区村民间寻访。每当在山上看到新奇的植株,他就如着魔般似地伏下身子,仔细察看,精心拍照。因为野生花木不能私挖乱采,他就地做好标记,回去查阅资料,等到开花结籽时再来采摘。


谢辉在山上对野生植物拍照取样

 
  短短两年时间,他就走遍了周围海拔在5000米以上的折多山、雅家梗、高尔寺等大山和附近方圆几百里的深沟和雪原;他经历过车陷泥地的恐慌,体验了一天四季的风光,见证了说变就变的老天爷的脾气,目睹了半边天金光四溢半边天闪电雷鸣奇观,在寻找高原花木珍稀种群的道路上,谢辉把个人理想与企业责任很好地结合起来,坚定执着痴情地工作着。
  五小叶槭素有植物中的大雄猫之称,野外罕见,当地林科所的技术人员也只是知道早年有英国学者在折多山上采到并带回英国训育,现在英国皇家园林也仅有一株存活,至今无法组培。谢辉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听说甘孜九龙县一老乡家附近有发现,便连夜驱车赶去,翌日一早前往查证,差点被老乡扣住,在当地一位熟悉的林业公安朋友出面说清楚原委后,终于取到了渴望已久的种籽。现在,五小叶槭的种籽在省林科院专家的帮助指导下成功出苗,谢辉也因此成为了攻克植物大熊猫五小叶槭人工驯化种植的第一人。受到省林科院马文宝博士等的肯定和好评。
  甘肃瑞香也是一种高原珍稀植物,还没有人工训化的先例。他得知德格县一农家院内有野生花卉生长,先后多次去农家察看希望能采些种籽回去试种,结果引起农家警觉而拒绝,谢辉只好向当地林业部门求助,在林业专家的帮助下最终采到了这些种籽。现在,满园的甘肃瑞香已应时开放,金黄色的花朵雅致高贵,正以其婷婷玉立的姿态展示着长江人励志高原美丽河山的倔强。
  两年春秋伴日月,毕生追求语花海。现在,像五小叶槭、红叶石楠、三角针、康定木兰等十余种高原珍稀花木种籽已驯育成功。从内地向高原引种的红叶李、铁梗海棠、西湖海棠、伏地柏等六十多种花木也完成了适应性培育,还有一些藏医用药材的试种也取得了阶段性突破。七月高山春暖,甘孜苗圃花木成行。为了让大自然馈赠的珍稀植物能够更好地繁育生长,为了让高原的山川河流也像内地一样隽秀美丽,谢辉作为“长江人”的一员,默默地把自己的年华化作细土基肥,为高原珍稀苗木训化繁育基地建设和实现巴蜀秀美山川的梦想而孜孜不倦辛勤耕耘。(宋刚 曹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