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要在鄱阳湖守护侯鸟

日期 : 2017-08-14             单位 : 江西省林业厅


    “鄱湖鸟,知多少?飞时遮尽云和日,落时不见草。”鄱阳湖的鸟之多,若不是亲眼所见是不敢相信的。
    因为地理位置得天独厚,马影湖对候鸟有着极强的吸引力,所以凡到鄱阳湖来越冬的候鸟,第一批、第一站就是马影湖。而李春如的家就位于此地——江西省九江市都昌县多宝乡洞子李村——鄱阳湖畔一个不起眼的小岛。在这里,只住了一户人家,李春如是岛长、村长亦是家长。
    继2009年获国际“斯巴鲁生态保护奖”后,今年李春如又喜获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让候鸟飞公益基金“护鸟先驱”及“重要贡献”两项大奖。
 


李春如(右一)与志愿者一起在都昌县马影湖区放飞救护的候鸟
 
    孤岛护鸟 
    洞子李村,曾经没有树、没有草,寄生虫多,蚂蝗多,蛇、蜈蚣、蚂蚁多。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李春如向银行贷款,在岛上种上了300多亩松树、杉树和枫树,凭借他那一双粗糙干枯的大手,将这个鄱阳湖之滨面积不过千亩、三面环水的半岛美化成今天这副模样。
    如今,这座小岛绿树成荫,每天有各种各样的鸟在这里嬉闹,一派燕舞莺歌。殊不知,这里栖息着50多万只鸟,已成为国内鹭鸟数量最多、品种最全的夏鹭鸟栖息地。
    常年居住于此,李春如对湖区什么时候来候鸟、候鸟的数量、种类、候鸟的生存环境、候鸟北归的时间等情况都了如指掌。“粗声的是白头鹤,细声的是灰鹤,尖声的是小苍鹭在向母亲讨食呢。”李春如尽情享受在候鸟的世界中。
    小岛优越的自然环境,使得这里成为了鸟儿的天堂。春夏季节,山上一片翠绿,吸引了更多的鸟类来此筑巢度夏。秋冬季节,来鄱阳湖越冬的候鸟也会来这里栖息。
    渐渐地,候鸟一年比一年多了起来。
    然而,每当在鹭鸟孵蛋育雏时,总有一些邻近周边村子的人,到树上的鸟窝里掏鸟蛋或者捉捕雏鸟到集市上出售。受到惊吓的候鸟,在空中盘旋着、哀鸣不绝。李春如看在眼里,痛在心头。于是,他下定决心,一定要保护这些远道而来的候鸟。
    1982年春,李春如开始挨家挨户地宣讲护鸟的重要性。后来,他索性在岛上树林中搭了一个棚子,将床铺搬到了岛上,从此吃住在此,担当起了义务护鸟员。
    几块破旧的雨布,拼接起来便成了“家”;砖头垒起四脚,几块木块搭成板,再在上面盖一层被压得扁扁的、薄薄的稻草,这便是“床”。冬天的鄱阳湖风特别大,屋子四处透风,即使穿着棉袄,也被刮得透心凉;夏天,山上的蚊子毒,一夜过后,李春如身上密密麻麻的全是红包。家人心疼他,要他从岛上撤下来,可他又怎能忍心抛弃那些候鸟呢?忍一忍,便也坚持了下来,一住就是35年。
 

李春如(左)与保护区同志在湖区巡护  钟南清  摄
 
    尽忠职守
    巡夜至凌晨三四点,对于李春如来说是家常便饭,因为在鸟类发情期更要注意保护。巡夜时,他经常是一手举手电筒,一手持木棍,为了防蛇咬,即使是盛夏时节,他也要穿上长筒胶鞋。
    2009年,江西省都昌县候鸟自然保护区多宝保护站成立,都昌县领导点名要求李春如加入。就这样,李春如从一名义务护鸟员,变身成为国家认可的候鸟巡护员,而后他也更加积极主动地承担起护卫候鸟的任务。
    左里和多宝两个乡,27个村庄,沿鄱阳湖7.3公里,9万多亩的湖面管护区,是李春如肩上沉甸甸的担子。滴水不成海,独木难成林。于是,李春如先后在乡村退休老干部、老党员中发展了46名义务护鸟员,依靠大家的力量共同做好护鸟的工作。结果自然是令人欣慰的——自1997年,李春如管护的湖区里从未发生一起猎捕候鸟的事件。
    鄱阳湖区的群众说李春如保护候鸟能力强,也有不少人讲他这个老头很不好讲话。
    几年前夏天的一天深夜,当地4个利欲熏心的年轻人带着手电筒、网、砍刀等工具,偷偷摸上了山。惊飞的鸟叫把李春如从梦中惊醒,他立即将熟睡中的小儿子李华艳推醒,两人打着手电筒, 拿着木棒冲了出去。盗鸟贼发现对方只有他父子两个人,一名身材粗壮者便挥动着砍刀上前挑衅:“这鸟又不是你家的,识相的让条路,否则就对你们不客气了。”李春如手持木棒大声喝斥:“候鸟是国家保护动物,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今天你们要盗鸟,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要从我的身上踏过去。”对方见他父子俩怒目横视,一身正气,只得悻悻离去。
    家居半岛,湖面辽阔,白鹤列队雁成行,天鹅满河床。每年,李春如送走了山上的夏候鸟,便到湖中迎接北来的冬候鸟。
    鄱阳湖的冬天,寒风刺骨,大批越冬的候鸟从遥远的西伯利亚迁徒而来。李春如自要“接待宾客”,坚持每天早晚巡湖。“越是风、雨、雪、雾这样的天气,对于候鸟来说,就越危险,盗猎分子也最容易得逞,就越要下湖去巡护。”话语间,李春如透露出一股坚定的力量。说起巡湖、守候候鸟的感受,李春如写了一首诗用以明志:“山上度春夏,湖里阅秋冬。春风和畅鹭衔巢,夏日荷花鸟歌谣,秋凉菊黄闻雁语,冬寒雪飘鹤舒腰。”
    在保护候鸟的同时,李春如还负责监测所管护湖区的候鸟疫情。“远听声音近看容,飞翔行走在其中。觅食粪便呈异样,跟踪监测莫放松。”根据多年来对各种候鸟习性的观察,李春如编出了顺口溜。后来,都昌县候鸟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李跃推广了李春如的经验,都昌全县的护鸟员都按照他编的顺口溜开展候鸟疫情监测,立竿见影。
    在李春如的带领和感召下,鄱阳湖畔一批批的乡亲和志愿者加入了候鸟保护行列。都昌县近年相继成立西源乡小天鹅保护协会、多宝乡大雁保护协会、塘口野生动物救护站等民间护鸟组织,形成了“政府部门+爱心人士+民间协会”的湿地候鸟保护新模式,湖区爱鸟护鸟蔚然成风。据统计,都昌湖区目前每年栖息、越冬的鸟类达230种,其中国家一级、二级重点保护鸟类45种,成为鄱阳湖区数量最多、品种最全的候鸟栖息地之一。
 

李春如(左三)在鄱阳湖保护区放飞3只救治的候鸟  徐新宇  摄
 
    候鸟大夫
    1969年,李春如毕业于九江卫校,有着一手精湛的中医技艺。过去给乡邻们看病,长期以往树起了医术精湛的好口碑。后来,他走上了护鸟路,于是把自己的医疗知识发挥出来,救助那些受伤、生病的候鸟。
    救治候鸟多年来,李春如形成了一套中草药与西药相结合的独特方法。“鸟受伤多在翅膀及双脚,大多由撞击空中障碍物、网猎及摔伤所致,对这种折伤,应采用清毒药清洗伤口;如有大裂口,则需进行清创缝合;如遇骨折,则进行接骨固定,并配合内服消炎药及营养调理……”他滔滔不绝。
    2008年,冬季的鄱阳湖出现了严重的冰冻灾害天气。一天早上,李春如惯例巡湖,突然他听到从远处湖区冰面上传来声声哀叫,原来两只白琵鹭冻僵被困在湖中,他们翅膀结了冰,脚也不能动弹。
    见此现状,李春如立刻踩上冰面,逐渐靠近白琵鹭,最后敲碎了他们周围的坚冰。冰,随时可能破裂,人,会掉入寒冷刺骨的冰窟中。李春如早已顾不上个人安危。就这样,两只幸运的白琵鹭被眼前的“好心人”成功解救并带回家救治。经过20多天的康复治疗,白琵鹭恢复了健康,脚上的伤也慢慢好了起来。一个多月后,李春如把它们放归了大自然。
    还有一次,都昌县野生动物保护站的同志送来了一只从盗鸟者的“天网”上抢救下来的天鹅。天鹅的白色翅膀已经严重骨折,奄奄一息。眼下,时间就是生命。李春如随即为受伤的天鹅做了接骨手术。为了让伤口尽快愈合,李春如做起了天鹅的“全职保姆”,不仅每天按时换药,还买来了新鲜的肉与滋补的药材为其炖汤。
    每年,鄱阳湖保护区和都昌县野生动物保护站都会将从社会各界收到的难以医治的伤鸟、病鸟,送到李春如这里“寻医”。而经李春如治疗的候鸟,大部分都能顺利康复,重返蓝天。后来为了救治更多的候鸟,李春如萌生了成立候鸟医院的想法。
    2012年,他开始筹划蓝图。没有资金,就硬着头皮到企业、单位去募资。“也许是受到我爱鸟心切的感动,一些企业答应出资、出器材和药品。”鄱阳湖保护区管理局也一次赞助他2万元。尽管如此,还是九牛一毛。李春如更是把多年的积蓄拿了出来,连家里准备过年的猪,也卖了。
    有志者事竟成。一年后,也就是在2013年2月1日,中国鄱阳湖候鸟救治医院终于挂牌成立,李春如被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任命为首任院长。事实上,到目前为止,整个医院就只有李春如一个人,身兼院长、医生,还有护士。
    李春如的候鸟医院,虽然简陋,却门类齐全,有医护室、手术室、重症监护室、病房、康复室、户外康复天棚和活动水池等,一次收纳救治200羽以上伤病候鸟。每年来到鄱阳湖过冬的大量珍稀候鸟,从此有了一个专业疗伤的庇护所。在这里,李春如给每只鸟儿建病历档案、精心治疗。随着候鸟医院知名度的扩大,李春如救治伤病候鸟的范围也从鄱阳湖周边,延伸到了吉林、四川、湖北、安徽等外省。迄今,经李春如和他的候鸟医院救治放飞的候鸟已有17000余只。
    李春如30多年的野生候鸟观测记录日志,也已成全国候鸟保护及学术界的宝贵文献资料。
    冬去春来,鄱阳湖畔的油菜花盛开了,湖里的白鹤、天鹅、大雁等候鸟在天空中结队准备北迁。它们在天空中盘旋了好久,鹤声阵阵,然后排成人字形向北飞去。李春如知道,这些候鸟有悟性,“它们这是在与我们道别呢,告诉我们今年冬天一定会再来鄱阳湖相会。”
    如今已过古稀之年的李春如,望着空中远去的候鸟,“此生要在鄱阳湖守护候鸟……”(钟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