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乃员:一心为了红豆杉

日期 : 2017-08-14             单位 : 江西省林业厅 九江市林业局


    他叫郑乃员,更应该叫“红豆杉”。
  郑乃员今年56岁,是江西省修水县黄沙镇一名普通乡村教师,由于保护红豆杉让他变得不普通。为了保护南方红豆杉,他和爱人坚守大山深处31年,每年要穿坏4双解放鞋,有时还要面临谩骂和挨打,但他依然无怨无悔。
  2014年国庆节前夕,《中国绿色时报》记者深入黄沙镇油岭村,探访红豆杉和它的“守护神”。
 


郑乃员介绍红豆杉保护情况(徐红波 摄)
 
  每年穿坏4双鞋,为了红豆杉
  油岭村离黄沙镇有11公里,郑乃员的家就在油岭山的半山腰。在油岭山上方圆20平方公里范围内,有30多处红豆杉古树群落,其中最大的一株胸径147厘米、树龄逾千年。
  郑乃员与红豆杉结缘,始于1986年8月。那时候他在九江市进修,在旧书摊上偶然发现一本《太平寰宇记》,书中记载了江西多奇山、异石、古木以及砍树而树出血、伐木而伐者亡、斫木制舟而舟不动的大量传说。而此时,油岭村的红豆杉与林中古树由于无人管护,村民随意乱砍滥伐,导致红豆杉资源破坏严重。
  “再没人管,这片林子就要毁了。”郑乃员说服家人,当起了不计报酬的护林员,并向油岭村委会、黄沙镇政府申请,将林中古树挂牌保护。从1986年9月开始,一干就是31年。
  郑乃员组织村民成立“三防协会”,看护红豆杉。作为小学教师,为了不影响孩子上课,他就利用业余时间到红豆杉古树群里间草抚育。郑乃员家离最远的红豆杉群有近两公里的路程,担心学生折枝或采摘红豆杉果,又担心学生摔伤,他经常在午饭时间守在红豆杉群里。妻子刘时牡见他执著,只好把饭送到红豆杉林里让他吃。
  2006年,郑乃员组织当地干部群众、退休职工、农村老党员成立修水县黄沙油岭天然红豆杉保护协会,发展会员68名,组成巡逻小分队,义务保护红豆杉。从此,当地基本杜绝了盗伐红豆杉事件。
  在郑乃员的努力下,2008年,黄沙镇申报建立县级油岭南方红豆杉自然保护区。2010年8月,修水县政府批准设立自然保护区,总面积1334公顷。
  2010年8月25日,修水县编委同意设立修水县油岭南方红豆杉自然保护区管理站,由郑乃员担任管理站站长。其间,县林业局安排资金1万元、县政府落实经费3万元,基本上解决了郑乃员的编制和工作经费。
  80岁的林秀山老人,曾经是巡逻队队员之一。他告诉记者:“大家都认为郑老师做事踏实靠得住,把红豆杉交给保护区管理站管护放心。”
  教书之余,郑乃员每天放学后都要钻进山林,调查红豆杉的分布情况,晚上回家整理资料。31年来,拿着砍刀、穿着解放鞋,沿着固定的山路巡查红豆杉,已成为郑乃员的生活。每次巡查油岭几个主要红豆杉群落需要3个小时,要走10公里的山路。
  在郑乃员家,记者看到一堆穿坏的解放鞋和用坏的砍刀。刘时牡告诉记者:“老郑看护红豆杉每年至少要穿坏4双解放鞋,用坏3把砍刀。”
 

郑乃员提着砍刀管护郁郁葱葱的红豆杉(徐红波 摄)
 
  遭受谩骂和挨打,为了红豆杉
  刚开始看护时,村里常有人砍小红豆杉树做柴烧,郑乃员好言相劝,但仍有极少数村民不予理睬。郑乃员见村民不听劝阻,就上前夺刀。
  有一位妇女一而再、再而三地到林子里去砍小树烧、挖红豆杉树苗卖,被郑乃员发现了又是夺刀又是阻拦。那位妇女回家时一边走一边骂,刘时牡听到后很生气,要去与那个妇女理论,被郑乃员好言劝下。此事一直闹到镇里,最后那位妇女受到了应有的处罚。
  随着红豆杉的价值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打红豆杉主意的人也越来越多。郑乃员为此得罪了不少人,甚至挨了别人的耳光。
  2008年10月,福建有位客商买通当地有关人员,要出价200万元买走油岭村3棵最大的千年红豆杉树,同时承诺出资50万元为油岭村修一条路。
  一天晚上,福建客商伙同4人来到郑乃员家,拿出一份买卖红豆杉的协议书要他带头签字,并且承诺只要郑乃员在协议书上签字,立即给他3万元的好处费,却被郑乃员严正拒绝。郑乃员告诉客商:“给再多的钱都不能卖,你敢砍树我就敢报案。”
  福建客商见谈不好,就要郑乃员负担他这次来的所有开支一万多元。郑乃员说自己身上只有30元钱,要就拿去。见事没办成,一位恼羞成怒的客商狠狠地打了郑乃员两记耳光。
  这样的事,31年里常有发生。
  郑乃员告诉记者:“只要保护好了红豆杉,我个人受点委屈算不了啥。”
 

郑乃员提着砍刀在郁郁葱葱的红豆杉群中忙碌(徐红波  摄)
 
  自费请专家考察,为了红豆杉
  如何既能有效保护资源,又能让村民开发致富?郑乃员一直在思考。
  专家调研认为,油岭红豆杉群是我国发现的保护最完好、树龄最大、种群个体数量最多的南方红豆杉三大特色群落之一。受此启发,2006年,郑乃员萌发了创建“陈封怀植物园”的想法,并着手做将油岭红豆杉自然保护区晋升为省级自然保护区的准备。
  随后几年中,中国“植物园之父”陈封怀之子、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研究员陈贻竹和江西省中国科学院庐山植物园研究员汪国权等专家来油岭考察。郑乃员调查撰写了《江西油岭南方红豆杉自然保护区综合科学考察报告》和《江西油岭南方红豆杉自然保护区总体规划》。郑乃员组织8个行政村40个村民小组代表60余人召开座谈会,与263户林农签订了委托管理合同,为保护区晋级铺平了道路。
  2014年,保护区晋升为省级的请示已上报省政府。
  “红豆杉全身都是宝,如果能建成红豆杉繁育基地,既能进一步保护红豆杉古树,又能带动老区生态旅游,是一举两得的好事。”郑乃员说。
  为了保护区的建设,近年来,郑乃员自费12万元邀请一批批的专家、教授来油岭考察红豆杉。为了方便专家、学者考察和游客观光,从2009年开始,郑乃员每年投入修路的资金都在3万元以上,几乎花光了家里的全部积蓄。目前,郑乃员修路仍欠老板的砂石、水泥、工程款19万元。
  “油岭的红豆杉是国家的宝贵资源,修水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县、乡两级无钱投入,村民们难以承担保护红豆杉的责任。保护区没有工作经费举步艰难,希望尽快批准李村至油岭组的林区公路,尽快批准建立油岭红豆杉省级自然保护区,实行规范管理。”郑乃员心里装的是红豆杉的前途和命运。
  坚守大山深处,为了红豆杉
  油岭地处大山深处,交通不便,1996年并入李村。油岭村原有67户人家,已有55户移民搬迁到县城、黄沙镇、枫树坳等地,如今只留有包括郑乃员在内的12户人家。
    郑乃员有4个儿女,如今都已成家在外地经商创业,郑乃员完全有条件到黄沙镇或县城去购房居住。他还是选择留在油岭村。邓乃员说:“村民少了,红豆杉更需要人保护。”
  有那么几年,刘时牡去外地帮子女带孩子,郑乃员就一个人坚守在深山。全家都担心郑乃员的安危,害怕他因为保护红豆杉得罪了很多人会遭到报复。
  “老郑不会做饭洗衣服,我不在家他经常吃方便面,衣服也洗不干净。”刘时牡心酸地说。
  儿女十分理解和支持父亲保护红豆杉的工作。2007年,他们每人资助父亲3万元用于保护红豆杉。2011年,兄弟姐妹又共同出资16万元在油岭老屋旁为父母新建了一幢两层新楼。
  油岭的红豆杉群吸引了省内外大批的专家、学者前来考察。专家来了,吃、住都在郑乃员家,全部免费。
  “我是一名农村妇女,没多少文化,但我从一开始就支持老郑的选择,因为我相信他。我其他方面帮不了老郑什么,我可以做好家务,每年都种两亩多的水稻,多养些鸡鸭,多种些蔬菜,就可以在家招待好外地来油岭考察红豆杉的客人。”刘时牡说。
    这就是郑乃员以及他的家人,31年共同呵护着红豆杉。(丁贤生 钟南清 徐红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