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人为万物生灵负重前行

日期 : 2017-08-14 单位 : 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柴河森林公安局

  2016年11月起,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森林公安局部署为期4个月的打击破坏野生动物资源违法犯罪专项行动, 11月中旬,呼伦贝尔市柴河森林公安民警开展巡山清猎。
  降雪来势汹汹,一两天时间埋过脚脖。这样的天气,山里人更愿意“猫冬儿”。白天上班工作,牧民就近伺候牛羊,晚上看电视聊微信,或是聚一块儿喝酒打牌,没特别事情,谁都不愿意外出遭罪。
  然而,在觊觎野生动物的偷猎者眼中,这时节正是上山狩猎的绝好时机。
  盗猎行为是森林公安机关的主要打击对象之一。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分布的野生动物种类占中国总数12.3%,占内蒙古自治区的70%。位于呼伦贝尔市东南的柴河地区,据大兴安岭中段,分布着200余种野生动物,其中鹿、熊、狼等国家和自治区级保护动物60多种。
  打击破坏野生动物资源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已经开展了半个多月,冬日午后,我与同事们再次进山清猎。
  警车颠簸两个多小时,开进一条月牙形山谷。白雪包容万物,掩盖事物原本,现在大自然却做了最好的证人,留下偷猎者活动痕迹。民警带着武器分组搜寻,雪层下是低洼土坑和鼓起的“塔头墩”,每趟一步,脚下深浅都是未知。很快,卷起的雪粉沿着裤脚缝灌进鞋筒,被体温融化擀成团,又在毛袜和鞋垫间揉成一堆冰疙瘩。


森林公安民警徒步巡护野生动物栖息地

  趁着脱鞋磕嘚雪的功夫,带队的森林公安派出所李国明所长介绍,这大兴安岭的山分为阳坡和背坡,各处长着不同的树种,一年四季,白天和夜晚,野生动物喜欢待的地方也在变化。偷猎的人能认出狍子、猞猁、雪兔之类的脚印,并根据这些规律选择不同的地方下套子。
  在一片树林边的雪地上,我们发现几堆新鲜的狍子粪蛋儿。就在这附近的山坡上,民警拉网式搜寻,解下47个钢丝猎套。
  我琢磨不透,这样一根看似简单的软钢丝套是如何将野生动物置于死地的呢?李所长说:“套子一头是活结,另一头绑在树干,当动物头部钻过猎套,随着往前走,套在脖子上的套圈越来越小,动物发觉后越挣扎套得越紧,最后被活活勒死。”
  勒死的狍子野猪,眼睛是睁着的。这些动物对痛苦的感受应该与人类没什么不同,只是它们的语言人听不懂而已。我见过被猎夹诱杀的花尾榛鸡,铁夹卡断脖骨,雪地上留下几条挣扎痕迹,触发机关是一颗充当诱饵的野刺玫果,血样鲜红。而人们对这种林间生灵的最终需求,不过是二三两带骨的胸脯肉。
  俗称豺狼虎豹者,一定凶悍无比,嗜血成性。其实大家都被表象欺骗,人性之残忍甚于猛兽,偷猎者在疯狂追逐利润时是不会考虑手段如何血腥。《科学》杂志刊发的文章指出,在过去的500年中,由人类导致灭绝的物种有322个,而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在过去20年灭绝的。生物学家认为,如果不采取措施遏制动物数量减少,我们将面对全球物种灭绝雪崩点。
  过晌午,山风裹着雪粒乱钻,枯黄的蒙古栎叶子提溜在半空打转。保温杯里的热水分着喝完,“康师傅”没法泡了,冻实心的矿泉水搁暖风口烘着,隔会儿能对付喝上一口。我们收拾吃剩的面包榨菜准备离开,然而,附近的野生动物并不知道,它们身边的陷阱已经拆除,这片林子又恢复往日安宁。
  警车在林间穿行,轮胎碾压雪地咯吱作响,前面的路有时只是两条摩托车辙。穿过开阔地,路边的杨树林闪过几棵胳膊粗的倒树,白茬树桩撮在雪地,很是扎眼。停车检查,驾驶员边走边念叨,大雪天儿进山的人,把树放倒又不拉走,肯定有问题。果然,挪去树头,扒开掩层,一个精心布置的捕兽机关显露出来。


民警拆除猎具

  我拿起这巴掌大的铁盘,用料简单,漏斗状的尽头是一簇尖刺,铁盘边缘靠一根钢丝绳连着锯倒的树干。
  派出所教导员孙念锋介绍,这种“踩盘”猎具是近些年出现的,别看这东西个头小,捕猎手段却十分残忍。倒树嫩芽做饵,引诱鹿、狍来食。动物不分老幼,蹄子一旦踩落机关,锋利的刀片和铁签会倒刺进皮肉。铁盘牢系树干,挣脱不得。为了活下去,受困的动物或是忍痛拖着树干逃离,折磨到血流尽而死,或是耗在原地被持刀寻来的偷猎者开膛放血。而驱使他们这样做的,是因活杀的兽肉没有“捂血”,可以卖到更高的价钱。
  我不禁一愣,手中简陋的踩盘竟堪比刑具,让人联想起历史上杀人行刑方式,古代秦国对变法者商鞅的五马分尸,对犯人剥皮抽筋烹煮;近代史还有往鼻孔灌辣椒水,烙铁烧红后烫胸口,十个手指钉进三寸竹签;杀人案中的肢解、焚尸毁迹情节等等,这些灭绝人性的刑罚与犯罪,有些就是在对动物的虐杀中举一反三得来的,起点就是道德的堕落,良知的泯灭。
“来,尝口啥味儿?”孙哥撅一截细树枝递过来,手指一抿,树枝表皮挂着白霜,舔了舔,咸苦。“蘸过盐水,这招多狠,让动物闻着咸味儿过来转悠。”
  两个小时,我们顺着歪扭的脚印走出一大圈,拆除了9个“踩盘”。
  专项行动截至目前,柴河森林公安局组织32次武装清山巡查,出动车辆70余台次,宣传教育群众3500余人,拆除猎具1164个。对此,柴河森林公安局局长李世忠在专项行动推进会上说:“对各种猎具我们要当成一个清查重点,一方面持续开展武装巡山清猎,发现猎具及时收缴拆除;另一方面扩大宣传,摸排线索,严厉打击非法狩猎。”
  近年来,随着林业主管部门持续的普法宣传与打击整治,生活在林区人们的生态保护意识不断增强,救治野生动物的事情也越发常见。实际上,每年这里清除的猎具数量在逐年减少,非法狩猎野生动物现象得到了遏制。
  暮色降临,还有近百公里返程路。我看着忙碌一天,倚在靠背打鼾的民警,想起朋友圈转发的一段话:“如果你感觉活得很舒服,那是因为,有很多人在默默地为你付出。如果你觉得此刻很安全,那是因为有很多人在为你承担风险。”
人亦如是,动物亦然。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负重前行。”此刻,透过结霜的车窗望去,翻越千里兴安,山川原野,在那些看不到的偏僻角落,总有万千个我们,迎着危险,捍卫野生动物赖以生存的家园。(刘思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