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森林公安民警的三天三夜

日期 : 2017-08-14             单位 :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森林公安局


  初夏时节,乌拉特草原绿意盎然。梭梭林恣意生长,杨柴、花棒盛大开放,一团一团的墨绿在漠北高原肆意渲染。按照森林公安“走基层”活动安排,我在乌拉特后旗梭梭林保护区派出所蹲点,近距离接触了这里的所长—-黄忠胜,一位个子中等、皮肤黝黑、牧民子弟出身的中年汉子,亲身体验了草原上的森林公安工作,目睹了这位驻守北方边境线的森林公安民警的三天三夜。
  梭梭林自然保护区派出所共有5名民警,辖区面积却有21644.6平方公里,居全市32个森林公安派出所辖区面积之首,管辖着一镇两苏木、二十四个牧业嘎查。辖区内有中蒙边境线195.25公里,2009年自治区在乌拉特后旗边境管理段内的4条野生动物迁徙专用通道全部开设在派出所辖区,这是首次为野生动物开辟的专用通道,也是全国首条“开放式野生动物通道”。辖区内有许多受保护的野生动植物,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蒙古野驴、北山羊、金雕、大鸨、波斑鸨,国家一级保护植物裸果木、革苞菊和具有重要经济价值的梭梭和肉苁蓉。

第一天:放雪豹

  清晨,阳光高照。老黄(黄忠胜,下同)笑着对我说:“今天要把 ‘养’了6天的雪豹放回到草原上了。”老黄低头看笼子里的雪豹,它也回望过来,眼神对眼神的时候有些恋恋不舍。


将救护的雪豹放归大自然

  老黄说:“不知怎的,心里有点难过。”他说,他曾经救助过黄羊、天鹅、草原雕等野生动物,但心里却第一次对这只仅次于老虎的猛兽产生了恻隐之心。想起那天和报案的牧民到玛瑙湖去救助的时候,它匍匐着虚弱的身体,双眼有些空洞,似乎已经奄奄一息了。在载着雪豹回派出所的路上,老黄几次下车看它,生怕颠簸的路让它的生命早早结束。但事实证明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它只是极度缺水了,在喝过水之后,这只草原上的精灵就精神抖擞起来。想到这里时,老黄拿了个木棍“逗了逗”它,它本能的发出警觉的低吼声。派出所的民警们把装着雪豹的笼子抬到车上,驶往中蒙边境线上的野生动物通道。到了地点,大家把笼子抬下来,然后只留下三个人,其余人都上车,尽管觉得它不会伤人,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做了应对措施。在将笼子口的抽栏提起后,剩下的三个人也迅速上了车。雪豹慢慢地走出生活了几天的笼子,向北走去,我们大家全都心情复杂地望着它,它好像是感觉到了,在走了一段路后,回过头向车的方向看过来,马上有民警说:“看,它好像是不舍得走。”老黄笑笑,看着远处的雪豹说:“它就应该回到属于它的环境中自由自在的生活。”
  夜幕低垂,大家静默不语。我知道,老黄和他的同事们在挂念着那只雪豹。

第二天:送病人

     太阳照常升起,天瓦蓝瓦蓝的,万里晴空。

  老黄说:“在草原上巡查办案路程远,一走就是好几天,天黑了就去最近的牧民家中吃口饭睡一宿,牧民们招待我们很是热情。有时遇上牧民家中没人,我们就自己动手做饭吃,走时会留些钱给主人,这家人回来一看就知道是我们来过了。当然,牧民也经常让我们捎带买些东西。这两年派出所的警车车况也还行,就帮牧民们捎些他们需要的生活用品,所里的民警下乡总是到牧民家里吃饭住宿,没少麻烦他们。”
  牧民王大和(化名)让捎的菜、大米和摩托车配件,老黄都买齐了,到边境巡查时就给他带过去。下午,我们就开车去往满都拉嘎查,傍晚时到了王大和家,把东西卸下,说了一会话,就进屋坐到他家炕上。他家炕上躺着一位熟睡着的妇女,老黄问这是谁?怎么这会睡在这儿?他说,这是他家雇的一个羊倌,今天出去放羊中暑了,刚吃了点药睡着了。在我们聊天的过程中,这个羊倌就说起了胡话,老黄说这人好像有点不对劲,是不是还有其他毛病了,王大和上去一摸,头很烫,皱着眉头对我们说:“怎么办呀?看来得送到医院让大夫看了看,不要出点事,这种情况摩托车是肯定坐不了,看你们能不能帮帮忙,用警车送到毕力其尔卫生所。”老黄说:“那还用商量了,还不快点让你媳妇给她穿上件衣服往警车上扶。”我们三两下就把病人扶上了车,向距这儿110公里的毕力其尔卫生所赶去。可去了毕力其尔后,卫生所的大夫看这种情况,怕治不好给耽误了病情不肯接收病人,大家一商量,又继续赶往180多公里外的潮格温都尔镇卫生院。经过医护人员的抢救治疗,病人总算脱离危险了。这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王大和有点过意不去地说:“看这,让你们捎了东西到家还没吃口饭了,又遇上这事,忙到这么晚。”老黄说:“快说这干啥了,人醒过来就好,我们回去煮碗面就行了。”唉,今天的面可真香呀,看来大家真是饿坏了。


森林公安干警在野外吃饭

第三天:灭火

  自从2011年潮格温都尔镇治安消防站正式成立后,梭梭林保护区派出所的工作又多了一项,那就是帮助牧民灭火,民警们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义务消防员了。上午派出所又接到报警,超市的王老板(化名)位于潮格温都尔镇的2间库房起火,库房里面放置着大量货物,着火库房旁紧邻的摩托车修理铺内有大量汽油、机油和摩托车等易燃物品。老黄让民警和地方派出所联系一下后就驾驶消防车赶往事发现场。王老板家的2间库房不断往外冒浓烟,但我们却没有找到明火。因为现场情况复杂,老黄不得不先组织疏散周围群众,把大家都集中在安全的地方,仔细询问家中有没有易燃易爆物品。浓烟越来越多,找到起火点的希望更加渺茫,老黄找到王老板与他商量,准备将失火的2间库房的房顶掀开。在考虑了一下后,他终于同意了。大家搬了梯子上到房顶,用铁锹将房顶掀开后发现原来是房梁起火了。在失去房顶的遮挡,借助风力,房梁上的火势大了起来。民警们全力扑救,两个多小时后,大火终于被扑灭,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并且帮助王老板挽回经济损失5万多元。王老板激动地要请我们吃饭,老黄知道他心里的感激,笑着跟他说:“不了,下次吧,下次闲下来专程来你家吃你做的拿手菜,现在最要紧的是赶快收拾你那烂房顶吧!”听了这话,大家“哄”的一下都笑了。


在巡查工作中与当地牧民交谈

  黄昏到梭梭林保护区巡查,护林员骑摩托来告诉老黄他媳妇要他回电话。由于草原上多数地方没有手机信号,人托人才能把话捎到。每年到4月底到6月初肉苁蓉采挖期,森林公安机关都要到保护区的“苁蓉点”上清理外来乱采滥挖人员,为了使民警的家人能和民警们取得联系,大家通常会告诉家人距离“苁蓉点”较近的几户牧民的电话号码,以便家里有事时能联系上。老黄爬到山顶上给媳妇回了电话,原来他 72岁的老父亲急性阑尾炎发作了。打完电话,老黄喃喃地说,和媳妇两地生活二十多年,家里的老人全凭她一个人照顾。大家知道老黄家的事后,都劝他回去看看,所里的工作安排好就行。老黄想了下说:“这个时候正是保护苁蓉最关键的时候,所里又缺人手,我哪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呢,我是所长,我得对所里的工作负起责任。家里有我媳妇了,我相信她能把家里照顾好。快了,过了苁蓉采挖这个最忙的时间我就向局里请假回去多陪老父亲住两天。” 老黄说完,就向一边走去了,可是在这个蒙古汉子的眼睛里,我分明看到有泪光在闪动。
  后记: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也没有感召世人的豪言壮语,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和事让我的心一次又一次地溢满了感动。黄忠胜的故事只是许许多多森林公安民警工作和生活的缩影,他们远离城市的繁华,远离亲人的关爱,默默地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奉献着青春和热情;他们热爱森林公安事业,将森林和野生动植物资源的安全等同于人的生命;他们关心群众疾苦,视群众为亲人,把为群众解决困难当成自己应尽的责任。不是所有的战斗都荷枪实弹,不是所有的行动都刀光剑影,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唯以森林公安民警的忠诚守护那一方热土!(常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