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情缘

日期 : 2017-08-14 单位 :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一二九团林业站
  公元1993年7月的清晨,太阳刚从地平线冉冉升起,浩瀚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便像炉堂生起了火,温度逐渐燥热起来。管护站红瓦白墙,整齐的篱笆墙上爬满了争相斗艳牵牛花;墙外四周的小白杨像哨兵一样整齐的护卫着管护站。站上的主人女护林员杨柽早已起了床。杨柽今年三十三岁,毕业于西北林业大学;父亲去世后,她放弃了大城市优越的工作条件依然接过了父亲管护公益林的工作。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是中国第二大沙漠,夏季酷热,冬季寒冷。夏季温度高时可高达40度、冬季时间漫长,最低温度可达零下40度。然而特殊的地理位置,也造成沙漠中独特的天气气候;冬季下雪却偏多,特别是春季冰雪融化后,充沛的雪水滋润着沙漠腹地,致使一些沙漠植物利用这仅有的水分,争相生长,一时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形成了一个个小绿洲;早春偶尔有场雨水过后,整个沙漠像被雨水洗过一样,沙漠变得异常整洁;雨后空气中夹着野花的苦香,沁人心脾,回味悠长。
  但每到夏季炎热缺水的时节,这里却酷热难当,整个沙漠像笼罩在哈萨克大叔炙热的馕坑中;阵阵干热风刮过,一阵阵热浪逼人,让人有窒息的感觉。更要命的是那要命的沙尘暴,一旦刮起,像野兽一样吼叫着,昏天黑地,铺天盖日,似乎要带走一切,撕烂一切,掩埋一切。
  为治理环境,封沙固土,近年来,通过人为封沙育林的干预保护,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环境已大有改善,沙漠已成为半固定性沙漠,特别是沙丘上面特有的植物梭梭,根深可达数十米,恶劣生存环境下却能顽强的生长;环境的改善,也带来许多小生灵,蛇、蜥蜴、跳鼠、野兔、刺猬、鹅吼羚,遍地皆是,与此同时金雕、狐狸、獾猪、野猪、狼也伴生在这里,占据着食物链重要位置,重复着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为整个沙漠增添着热情和生机。
  
  
  而杨柽就生活在这里,守护在这里,与日月为伴,与生灵为友,陪伴她的只有几只狗和政府发给父亲的老猎枪,其中一只上了年龄叫“黑豆”的小狗和她是形影不离。
  巡护
  熄灭炉膛里的残火,带上水壶和干粮,背起猎枪。杨柽在“黑豆”陪伴下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巡护梭梭林,防止偷猎。近年来,一些不法分子铤而走险,春季偷挖大芸、冬季猎杀野猪、鹅吼羚的违法案件时有发生。沙漠中没有像样的路,一条由父亲和她踩出的羊肠小道穿插在沙丘和梭梭林中。早已见惯不怪的大沙鼠肆无忌惮地在她面前穿来穿去;突然穿出一只野兔在“黑豆”得狂野的追逐下拼命地跑向远方,老“黑豆”张着大嘴,吐着舌头,哈慈哈慈宣布这一次追击又失败了。所有这些,杨柽早已司空见惯。对于一个女同志,在这荒无人烟的大沙漠里生活工作,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这片大沙漠若干年前,或许是古西域匈奴经常出没的古商道或古战场;沙丘上不时出现的古陶片和雪白的人的颅骨,让人遐想着过去发生的沧桑巨变,偶尔刮过一股热风,梭梭林立马呼啸而起阵阵哨声;使人不寒而栗;杨柽走在这样的小路上,有时会产生莫名明奇妙的感觉,老是觉得有人在背后看自己,猛一回头,也没什么。无数次回头,无数次没有;时间久了,杨柽也就不在意了。可今天有所不同,杨柽心里老觉得要发生点什么?前两天,站上程万里书记来通知,北京一支沙漠考察队要来这里考察,通知已下来好几天了,可一点消息也没有。这片大沙漠人迹罕至,常人如果不知道路,误入沙漠,一旦迷了路,可不是闹着玩的,是有生命危险的。更何况这两天沙尘天气频繁,条件更是恶劣。沙漠中最不发达的是交通,也没有通信设施;和外界信息沟通只有靠站上陈书记十天半个月来一次,带来报纸和米粮。沙漠里最让杨柽恐惧的是孤单寂寞,只有老书记的到来,才使她孤单寂寞的心得到点点慰藉。杨柽的父亲是一名老党员,护了一辈子林。在一次防止偷盗猎杀鹅吼羚的事件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杨柽从中学起,由组织照顾生活直至上了大学;艰苦的成长历程,培养了她倔强的性格,没有党的关怀和培育,如果没有父亲辛勤的付出,自己能长成人嘛?为了报恩,上大学时,她毅然选择了林学,在学校里她认真学习,刻苦钻研,门门功课优异,并在大学里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她时刻记着党的恩情和自己的家乡父老。大学毕业后,当她得知父亲的工作无人接替时,很是悲伤,她毅然抛弃城市优越的条件,选择了父亲的工作,当了护林员。“护林有什么不好?还家乡戈壁绿洲,还祖国青山绿水,还可在工作当中学习知识,完成自己的研究”,她时常给别人说着。但说的容易,做时就难了,能做的最后还有几人?更何况是在西北的荒漠戈壁。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是世界上少有的固定半固定沙漠;是研究沙漠气候变化天然的大实验室。当今世界气候变化无常,土地沙化严重,如果不从根本上认识了解沙漠,就找不到一条真正治沙路子;古尔班通古特98%的沙丘面积上覆盖了郁郁葱葱荒漠植被,说明这片沙漠正在退化,在逐渐展现生机,特别是近年来雨水偏多,滋润着沙漠植被,致使沙漠植被的大量生长,沙漠植被旺盛生长同时又储蓄了大量水源,植被的旺盛影响了气候的变化,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对改变本地区气候条件有着重要的作用。杨柽虽是个女同志,到这里已经十几个年头了,她边工作边学习,几年来先后在国家级刊物及省级刊物发表过数篇重要论文,并获得过数次国家级、省级造林、护林先进的光荣称号。曾几何时?刚从大学毕业时来到这里的一个嫩嫩萌萌大姑娘,现如今以是三十老几了,岁月不饶人啊!但她爱自己的工作,她对这片沙漠爱得深沉。
  
  
  她正走着,忽然间天逐渐昏暗起来,梭梭林彼此起伏,要起大风了。
  沙尘暴来了
  今天的沙尘暴似乎来得更猛,尘土飞扬,顷刻间,飞沙走石,天昏地暗,吹起沙尘遮住了她的双眼。杨柽来不及用围巾遮住脸庞,早已被狂风吹翻到沙丘上,幸好抓住了一根梭梭枝,才不至于滚下高达数十米的沙梁子,翻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多年的经验告诉她,坚决不能松手。沙漠中特有的植物带刺沙蓬,长得像个大圆球,直径可达两米,被大风连根拔起吹到空中又落到地上,毫不留情地从杨柽身上滚过,留给她的是满胳膊的血道子。她努力的平衡着身体,艰难地爬到一株碗口粗的大梭梭柴后面,明显的这里的风小一些。“黑豆”,她在最危难时想起了自己的好伙伴,这只可怜的老猎狗早被无情的刮下高高沙岭。风头过后,力道有所收敛,杨柽紧紧地趴在地上,脸埋在胳膊窝里。心里默默地祈祷着“上帝保佑,风快停吧”,可肆虐的狂风似乎还没有表演够,仍在无情地吹着。她整个身体被埋在沙尘中,鼻子、嘴巴、耳朵里充满了沙子,整个成了沙人。这里已深入沙漠腹地,离家已经十几公里,春季、此时这个天,即便光荣的牺牲在这里,也无人可知。好在她早已习惯了这里的一切。大风刮过了中午,杨柽足足窝趴在梭梭根下几个小时。
  化险为夷
  大风似乎没劲了,渐渐地变小了。杨柽从地上艰难的想爬起,无奈两腿早已麻木,她努力的翻过身子,坐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狠狠吐了几口沙子。又是一场生与死的考验。一次次的惊险,让她平安的躲过,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有时候她确实动摇过,但一想起父亲,一想起入党时的誓言,她立即打消这个念头。忽然她似乎听到了狗叫,她又仔细听听,是“黑豆”的叫声。 “黑豆”, “黑豆”她又兴奋地叫了几声,沙漠声音能传很远,估计老“黑豆”是听到了,暂时没了叫声。这只狗很有灵性会回来的。(陈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