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绿荒山 福泽传后世

日期 : 2017-08-15             单位 : 吉林省洮南市林业局

志愿绿荒山 福泽传后世

——记洮南市胡力吐蒙古族乡胡力吐村农民何殿起


  何殿起,今年72岁,是居住在吉林省洮南市胡力吐蒙古族乡胡力吐村的一个普通的村民。从1998年到现在的二十年里,他作为一名普通的农民志愿者,累计投入20多万元,承包荒山170公顷,义务植树超过十五万棵,把一座荒山秃岭变得林丰草密,花香袭人。原来的荒山秃岭现在植被盖度85%,绿化覆盖率达到42%。何殿起因此多次受到国家、省、市的表彰,2013年被洮南市文明办授予“最美洮南人”称号和“感动吉林人物”称号;2014年被吉林省文明办授予“吉林省优秀志愿者”称号和“吉林好人”称号,被白城市文明办授予“白城好人标兵”称号,被洮南市文明办授予“洮南好人标兵”称号;2015年,被吉林省关注森林活动组织委员会评为关注森林工作先进个人。



何殿起(右二)倾力治山一事得到社会各界的积极响应
 
  洮南市北部半山区,是大兴安岭南部余脉,是国家三北防护林建设区域,境内水土流失严重,生态环境恶化,遍地荒山,土地贫瘠,植被稀少,水土流失严重。在胡力吐村的正南不远处,有一座海拔400多米的山,当地人就叫它南山。上世纪七十年代,村民们怀着对毛主席无限崇敬的心情,在山上用石头堆砌了“毛主席万岁”、“封山育林”几个大字。由于山上植被稀疏,远远望去,非常显眼。因此,当地人又把它改叫“万岁山”。何殿起家世代居住在这南山脚下。


老人多年的心血没有白费,如今的南山满目绿意,山杏结果,松树成材
 
  随着水土不断流失,“万岁山”越来越秃了,秃得连山上的老鼠来回跑都能看得清楚。每天看着这座几乎见不到几棵树的秃山,何殿起的心里不是个滋味儿!在他的记忆中,过去的南山上也是林草茂密,鸟兽成群,山鸡野兔满山跑,山野菜、野生药材到处都是。几十年过去了,却变成了这样,他暗下决心:一定要让南山恢复当初的景色,他要给子孙后代留下一片美丽的山林。
  1998年,他不顾家人反对,毅然辞去干了七年的乡政府食堂管理员工作,开始上山义务植树。从那以后,不论寒暑,他除了在自家的地里干活儿,其余时间几乎都在山上栽树看树。为了节省时间,何殿起每天上山都带着干粮和水,累了就坐在石头上歇一会儿,饿了吃干粮,渴了喝口水。就这样,一个人、一根钎子、一把铁锹、一副镐头,一干就是16年。
  每到栽树的季节,他自己用肩扛、用自行车推,把捡来的树籽儿和要来的树苗都运到山上,为了抢时间,每天凌晨两三点钟上山干活,晚上9点多钟才下山,钎子撬、铁锹挖、镐头刨,这一天下来,累的腰都直不起来。但辛苦他并不害怕,就怕付出劳动却得不到回报。有一年春天,他雇了4个人4辆车,干了好几天,栽了一万多棵树苗,最后就活了230多棵。那次对他的打击很大,后来他才知道,那是因为栽植技术不过关。慢慢地积累了一些经验,树木成活率也逐渐提高了起来,山上的植被也渐渐开始恢复。
 

通过严格管护和全封等措施,昔日寸草不生的山地已逐渐被榛材等地表植被覆盖

  正当他满怀信心造林治山的时候,一场大火几乎毁去了他所有的努力。2000年10月,山上高压线引起山火,那场火灾一下烧毁了近一万多棵树,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栽起来的树一下被烧毁了近三分之二,心疼使这位刚强的老人直掉眼泪,满嘴都是水泡。老伴儿劝他说:“烧就烧了吧,别太上火。咱不干了,你都这个岁数了,挨那个累干啥啊,还费力不讨好,咱就好好伺候那几亩地得了。”他真有点儿心灰意冷,不想再干了。费了那么大劲儿栽树,好不容易有了点儿模样了,这下全白费了。可是他做事不想半途而废,更不想让别人看他笑话。想来想去,他还是坚持了下去。
  他的植树事业得到了乡政府的支持,乡领导给他送来了部分资金和一些植树所需的铁锹、镐头等工具,资助他继续治山。后来还免费安装了线路,让山上通上了电。有了领导的支持,他就干得更来劲儿了。为了保证林草成活率,他用了3个月时间在山上打了一口岩石井,买来了水泵,盖上了3间石头房,经常吃住在山上。铁锹用坏了一把又一把,镐头用坏了一个又一个,手上的老茧脱去了一层又一层。
  就这样,经过几年的努力,他又把被烧毁的林地重新恢复了起来。在2007年和2009年这两年的清明节,因为有人在南坡上上坟烧纸,又引发两场火灾,因为他之前挖了阻截壕,山的北坡损失不大。栽树不容易,护树更难。因为山上植被多了,上山放牧和伐树、偷猎的人也越来越多。为了看山护林,几乎把人都得罪遍了,有些亲戚邻居见了他都躲着走,他上赶着和人家说话人家也不理他。甚至有些人因为他阻拦放牧、盗伐和偷猎,和他大打出手。
  树一棵棵栽下去,山一片片绿起来,山上的自然环境大为好转,使得山上原本几十年都没见到过的各种山野菜、各种中药材又逐渐都自然恢复了起来。
  春天的时候,站在山下往山上看,老远就能看见漫山遍野的山野菜、中药材争相斗艳。野鸡、野兔、鹌鹑、沙斑鸡满山跑。环境好了,自然就引来了八方宾客。可是来的宾客可不全是来观景的,还有很多是来“寻宝”的。山上的黄花菜、药材、山鸡等野味都是吸引这些宾客的宝贝。这些人有的拿着斧头、镰刀进山砍柴;有的拿着夹子、带着狗上山打猎,弄得鸡飞狗跳。没办法,为了阻止这些不速之客,他就天天护山、巡山,一年四季,从不间断,有时在山上一守就守到后半夜才回家。
  现在的南山上,生长着黄花、苌珠、桔梗、柴胡等二十几种山野菜和野生药材;还有沙棘、松树、山榆等7、8种树,大约15万株左右,这些植被把昔日荒凉的南山装点得生机勃勃,生态环境有了很大的改观,今年雨水这么大,他的南山上一场山水都没有下来。不仅水土没流失,还有效地保护了山脚下的几十公顷农田。
  随着绿化宣传工作搞得越来越好了,人们的环保意识也在逐步提高,上山恶意破坏的人几乎没有了。一到周末,很多居民都会到山上散散步,休闲娱乐。人们一边享受着他绿化环境的成果,另一边却对他冷嘲热讽的说风凉话:“你这么大岁数了,挨这个累干啥,吃力不讨好,还尽得罪人。干点儿啥不比这强?”他说:“现在党中央在号召我们保护环境、植树造林,搞生态文明建设。这些事儿总得有人干。没有树的地方,就算赚再多的钱,那也是穷。只有绿化搞好了,生存的环境好了,人才能活的更幸福、更健康。”
  如今,他已经七十多岁了,对于植树造林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但是他栽树治山的梦想却从来没有动摇过。尽管他生活困难,有人出一棵800元的高价买山上的樟子松他也不卖,他说:“那山上的每一棵树、每一片草,就像我的孩子一样,能看着它们一天天的长起来,改变了家乡的环境,这就是我最大的满足,这辈子我也不算白活了。”
  他并不伟大,但他热爱生他养他的那片土地;他并不富裕,但他愿意为改善家乡的环境尽点儿微薄之力。在胡力吐乡还有很多荒山等待治理,他期盼着更多的志愿者到他的家乡去植树造林,给子孙后代多留下一片翠绿的青山。(毕武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