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山为舞 与树为伴

日期 : 2017-08-15             单位 : 云南省巍山县林业局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类似这样的意境在古代诗词中多不胜数。在当今,树更被冠之以地球之肺的重要地位,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从古至今,树都是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席的主角。
 

  
  国家森林公园——巍山县巍宝山古山茶。树龄已达400多年,树高18.43米,是目前世界上现存最高的人工栽培山茶花,并以此入选上海大世界吉尼斯。
  
  “以山为舞,与树为伴”是我们林业人的真实写照,我们的责任就是守护这绿色的精灵。树的命运时时牵动着我们林业人的心。近期,一则“明代古山茶病了”的消息让人揪心,比自己病还着急。据考证,这株古山茶树龄已达400多年,树高18.43米,是目前世界上现存最高的人工栽培山茶花,并以此入选上海大世界吉尼斯纪录。林业专家迅速会诊,对古山茶采取了及时有效的救治。并由我们的林业专家负责每两天上山一次,给古树换营养液,观察病虫害的防治情况。付出的艰辛,得到了回馈,古山茶正渐渐恢复生机。这是我们林业人最幸福、最知足的时刻,这是无法用其他任何物质能替代的。
  
  
奋力扑救的队员们。火情就是命令,作为扑火队责任所系,不怕危险,沉着应对,用生命守护绿色家园。
  
  这片林子长势不错,但树太密,应该间伐;林子颜色不对,可能生病了,赶快喷药;这片林子成活率不高,可能是后期管理跟不上,要加强管护;林子未报批,被盗伐,赶快采取措施,依法依规处理;林子防火更是责任重大。可以说,树的“喜怒哀乐”我们林业人感同身受。林业人的使命和树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树“安”人乐,树“衰”人忧。林业人耐得住寂寞,因为长时间驻守或工作需要在远离村落的林点林区是常态;林业人善于攀山越岭,因为工作地点都是山头地块,许多林地在大山密林;林业人耐心十足,因为林业工作不可能立竿见影、吹糠见米,需要更长时间更多心血方能见效;林业人行动如风,因为森林火情就是急令,容不得半分迟疑,不是不知危险,而在责任所系,使命在肩;林业人很谦下,因为常年与山与树为伴,更多的精力放在了专业技术的研究上。
  新时期,杨善洲老书记为我们林业人树立了榜样。61岁的杨善洲放弃回省城安度晚年,执意选择回家乡施甸种树。20多年过去了,曾经山秃水枯的大亮山完全变了模样:森林郁郁葱葱,溪流四季不断,林下山珍遍地,枝头莺鸣燕歌。老书记造林之举的良苦用心在一场百年一遇的旱灾中得到了充分体现。2010年春天,已持续半年的干旱让云南很多地方群众的饮水变得异常困难,施甸县大亮山附近群众家里的水管却依然有清甜的泉水流出,他们的水源地正是大亮山林场。人们感谢老书记,感谢他为乡亲们种下的这笔财富,也认识到植树造林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实事、好事。
  林业人常年以山为舞、与树为伴,山、树已成为我们生命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林业人喜树、爱树、护树。树,代表着低调、内敛、沉思、正直、奉献,阳光与和谐。年久日深,树的品质深深地感染着林业人,我们林业人常用、也喜用“树”来形象自己,以此为追求。我们身边不乏林一代、林二代,林业工作虽然清苦,但林业人却对林业情有独钟。林业人坚信,只要真心付出,大自然的馈赠就不会吝啬。双“木”为“林”,三“木”为“森”,也只有一批又一批、一代又一代的林业人坚持不懈的努力,山头才会由凸变绿、林农收益才会由少变多、家园才会更加美好、空气才会更加清新、水源才会更加充足,人与自然才会更加和谐共融。
  
  
  梨花树下歌舞欢(柳文庆 摄)巍山县马鞍山乡通过发展当地红雪梨,真正使大山变为了金山银山,成为了当地老百姓的“摇钱树”。
  
  在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人们越来越清晰认识到,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决不能以环境的破坏、资源的浪费为代价。面对如何解决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兼顾的问题,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云南时提出“争当生态文明排头兵”的指示。为我们林业工作提出了更多的机遇与挑战,我们林业人义不容辞、当仁不让,与杨善洲老书记为榜样,撸起袖子加油干。(姚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