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周灿英的野保史

日期 : 2017-08-01             单位 : 湖南林业科学院


  在长沙森林生态环保界,37岁的周灿英有着“侠女”的称号。这不仅是说她的性格,更体现在她选择的人生职业价值上。周灿英肤色稍黑,个头娇小,五官精致,却有着男儿般的性格,豪爽直率,办事利落,敢说敢为。作为长沙森保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会长的她,是“中国斯巴鲁生态保护奖”长沙的惟一获得者。
  “别看‘会长’这个头衔显耀,因协会是个民间公益机构,没有政府拔款,也没有其它收入来源,要当好这个家真不容易!”周灿英说,“我做的事情跟别人不太一样。我们的核心是保护野生动植物,而大多数人关心的是一个月能挣多少钱,是跟生活、经济相关的。而我们做的跟生态环境相关,生态的失衡最终殃及的是子孙后代,所以现实中的人是无法有切身体验的。这些工作必须得有人来做,所以不管有多困难,我都会坚持做下去!”
  

 

  
  爱鸟护鸟:12年的护鸟经历荣获国家大奖
  周灿英曾是一名大学教师。一次偶然事故让她摔伤了腿,只好暂时放弃为人师的梦想。2000年,长沙岳麓山鸟语林招聘工作人员。伤愈不久的周灿英报名参加面试并成功应聘。没想到这一干就是12年。
  周灿英能说会写,很快被提升为办公室主任。主任官不大,事情却很多,除了写材料,还要协助老总做护鸟养鸟和经营管理工作。开业之初,经营状况不好,投入成本大。为尽快改变现状,实现赢利,周灿英想出了很多点子。她和训鸟师傅一起指导员工训练鸟类动物进行各种才艺表演,精心编排鸟类才艺节目,开展有趣的人鸟互动活动,使鸟语林的名声越来越大,爱鸟护鸟和前来观光游玩的游客越来越多。
  有一次,她跟训鸟师傅商量,训练鸟儿学习讲文明礼貌用语。他们带着员工轮流教鸟儿学说话,不学就不喂食,学得好就给好吃的。动物都有条件反射,很快变得乖巧听话。不久,大部分鸟儿都学会了“你好!”“欢迎光临!”等礼貌用语,给游客带来了欢笑与快乐。
  

  
  周灿英又突发奇想,能不能让鸟儿学唱歌哩?想到就干。她选择了一只聪明听话的八哥,教它学唱曲调简单的《东方红》乐曲。在不懈的努力下,八哥终于学会了唱《东方红》。才艺表演时,只要工作人员打个手势暗示,八哥就亮开婉转清脆的嗓子开唱,逗得游客乐不可支。
  鸟语林因此名声大震,远近游客慕名而来。不少市民将平时捡到的流浪鸟和受伤鸟都送到鸟语林来保护和训练。
  受伤的鸟儿多了,周灿英就想建一家野生鸟类医院。经过一番筹备,当年4月,鸟类医院挂牌成立,成为中国首家非营利性的鸟类医院,他们自筹资金对野生鸟类进行救助、治疗、养护等。10多年间,医院收治“流浪鸟”共计15000余只,其中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金雕,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红腹锦鸡、猴面鹰、草原雕、燕隼等。
  随后,周灿英被提升为副总经理。2011年,周灿英荣获全国“斯巴鲁生态保护奖”。这是国内野生动物保护领域一个较大的奖励活动,自2008年启动以来,已连续举办了五届,周灿英是长沙获此殊荣的第一人。

  人生决择:放弃高薪做专业野保卫士
  12年的鸟语林工作经历,使周灿英对鸟类动物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更加热爱野保工作。随着国家对森林生态环保的重视,周灿英经过慎重考虑,作出了人生职业的一个重大抉择——2012年春,她毅然离开鸟语林,选择专业化的森林野生动、植物保护公益事业之路。她要用一颗真诚、纯粹的心来做专业的野保工作。她说,“我必须把野保当职业,花足够的时间研究,带领机构的成员共同努力。这是人生最有意义的实践,因为这样做对社会发展有用,对子孙后代有用。”
  多年来,长沙市“野保协会”有名无实,工作人员也都是由林业部门的人兼任。周灿英成为协会第一个全职工作人员后,她惊讶地发现,协会没有编制,没有工资,上面也没有拨款,完全靠社会的有识之士赞助。相比在鸟语林,已升为副总经理的她工资待遇不低。对于她的选择,包括家人在内的许多人都不理解,父母说她“中了邪”。但周灿英不信邪,认准了想做的事,决不后悔;看准了要走的路,就要走到底。
  她一进入协会就全身心投入工作,从组建队伍、招募志愿者、开通网站和救助电话,到建立高校分会,成立野保专家顾问团……这一项项工作,她只花了三个月就全部完成。经费不足,她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拿出来投到协会工作中。
  2011年9月,在一次爱鸟护鸟的公益活动中,周灿英认识了一名男青年,他叫范卓,是一名公务员。范卓了解到周灿英的人生经历和环保理念后,对她十分钦佩和赞赏。周灿英对范卓宽厚朴实的外表和上进心颇有好感,于是两人开始了交往。随后,只要范卓有时间,周灿英就带着他一起参加野生动植物保护行动——救助受伤夜鹭,保护刺猬、蛇类和青娃,拒绝和阻止野生保护动物上餐桌活动,保护候鸟行动等等。在这些活动中,他俩相互了解和鼓励,感情与日俱增。
  从护鸟的细节中,范卓发现周灿英的心灵世界与众不同,那些受伤的鸟儿,就像她的孩子和亲人,她细心地捧着,用绒布包扎它们受伤的腿脚。看到它们身上流下的血迹,她的泪水也流了下来。常常为了一只受伤的鸟,她根本不顾及自己的劳累和危险,深一脚浅一脚,泥一脚水一脚地奔跑,全身湿透也毫不在意。望着这一幕,范卓被感动得流泪了。他觉得女朋友的心地太善良了,完全把这些生灵当作人来看待,这就是一种大爱,一种人性的闪光点!就是这一刻,他作出了决定:一定要娶她为妻。
  回到长沙,范卓正式向周灿英求婚,周灿英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们商定于3月24日举行婚礼。周灿英说:“我对婚礼有一个大胆的设想,我要办一场‘绿色’婚礼,把婚礼当做一次野保生态公益活动,你同意吗?”
  “我不是同意,是大力支持。”范卓高兴地说。
  “你别高兴太早,我话还没说完哩。”周灿英望着他,“我要把亲朋好友送的礼金全部捐献给野生动植物协会,用于开展野保公益活动。这你也支持吗?”周灿英观察着他的表情。
  范卓望着她,脸上果然呈现出不解的神情,然后是沉默。许久,他才点点头,说:“我只好支持,谁让我娶了一个爱鸟如命、毕生奉献于森林生态保护的‘侠女’哩!”

  特别婚礼:全部礼金捐给野生动物保护
  2012年3月24日,两人的婚礼在长沙市通程国际大酒店举行。
  宴会厅四周摆满绿色的花台,舞台背景挂满绿、白双色纱幔,四周挂满动物彩色图片,门口摆着一只绿色募捐箱……这像是一个生态环保宣传展览会。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们都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直至见到身穿婚纱的新郎新娘时,他们才吃了一惊:“这婚礼真是太特别了。”
  

 

  
  在礼部签到处,有一只绿色募捐箱,上面写着“长沙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的字样。收礼金的工作人员解释说:“在形式上我们还是按照传统的登记方式收礼金,但是按新郎新娘的安排,我们会将大家的心意全部放进募捐箱捐给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所有礼金用于救助野生动物。”
  来宾们听后,都将惊讶、羡慕和赞扬的目光投向站在门口迎客的新人身上。
  婚礼开始后,主持人让新郎新娘介绍恋爱经历。新郎让新娘讲。周灿英笑了笑,说:“我和我的先生是在从事公益活动中相识相爱的,我们的恋爱经历就是公益经历,就是做绿色环保工作的经历。所以,我今天不介绍我们如何恋爱的,只讲我们的工作经历。”随后,她讲起了自己的工作历程和绿色环保理念。她口才很好,讲得绘声绘色,激起来宾们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当新郎新娘宣布:“我们将婚礼所得的12万余元礼金全部捐给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用于救助野生动物”时,全场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
  周灿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做公益很辛苦,但很值得。下一步,我们协会将在长沙周边建立本土湿地保育实践工作点,组织专家团队和志愿者开展研究,监测掌握湿地的变化和规律;推动政府出台相关保护湿地的政策和办法;探索市场的手段来科学合理保护长沙的湿地。”她停了停,接着说,“也许,前路还很艰难,但我会一直走下去!于我而言,幸福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喜欢的事还能对社会和未来有好处。这就是一种踏实有为的事业,这种踏实是一种长久的幸福感觉。”(邹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