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爱躬耕万年绿

日期 : 2017-06-28             单位 : 陕西沃顿实业有限责任公司


    如果有人问,如何给爱赋予生命律动且绵延千万年?我的答案是:栽树。
 


渭北永寿木本油料种质圃文冠果果穗

 
    或许我们会看到多数树木生长几十年,有的几百年后便会枯萎凋零,千年以上的树并不多见。我要说的是,树木以种子或者孽根繁殖十数年或数十年成材后轮伐补植可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这就是树木的生命周期和生命力。而在此过程中人类与之关系贯穿始终。有一则漫画,上面的人提着开水壶给树浇水显示勤劳关爱。漫画很夸张但的确传递了一个信息,那就是,真正的关系和爱护,一定是“知性而为”,即遵循生物生长发育客观规律,知道其阶段生命需要,否则盲目热心就是破坏。当然,以果实产能为取向的树木,由于“所润足肥,所获甚巨”,劳累过度缩短了寿命,大抵也就维持至多三五十年的产能期,越是被驯化成家养的“庄稼”,如苹果、梨、杏、葡萄、猕猴桃,“精事善养”望其多产多收,寿命越短,大抵也就十多年。大棚种植的更是短暂,集大产能与短命期于一身。而生于崎岖荒旷人迹罕至贫瘠之地的松柏,仅以天赐的雨露风霜为水分和石缝中沉积的腐殖质为供养就能保住生命延续数百年甚至数千年。槐树、皂角、银杏百年乃至千年古木常见,看到像陕西黄帝陵桥山上的千年柏树群和五千年树龄的轩辕手植柏,看到山东莒县四千年树龄的大银杏、看到北京天坛和中山公园的古柏群,看到陕西勉县定军山下武侯幕的古柏群,看到剑门蜀道上的古柏群,看到陕西合阳县千年文冠果,人们难以抑制内心的崇敬,大有高山仰止,激荡灵魂的意味。我们百年之内的生命长度与这些活化石比起来渺小得紧,生命力之坚韧顽强与之比较起来脆弱得紧。人类永远无法放大自己的长度与这些长寿株比长短,只有与自己生命周期同步培育浓缩型和产能型的植株、以其花果叶根周期供应为给养,草木驯化的粮食、油料和果蔬、林下驯养的禽畜源源不断供应支持地球人类的生长繁衍,人类的生存和繁衍以自然界动植物为能量源和生存条件,由此引出的结论是:地球上的生物(人以外)正是人类的衣食父母,因此人类必须尊重自然、敬畏自然、善待自然,发展自然,运用自然生态学来约束调节自身个体和群体行为,让二者和谐相处,互动相长,生命同欣,命运共久。从生于自然死于自然源于自然归于自然的线索,以及中国古朴的天地系统观、阴阳平衡论和能量守恒论来看,伴随人类生产劳动和生活饮食产生的疾病都能用自然界的“原生材料”加以化解,这就是传统中医药诞生的理论基础。工业社会和人类城市化以来,产生的化学生物造物时代极大的推进了人类“现代文明进程”,但与此同时工业化工造成的大气污染、水体污染、土壤污染、噪音污染、白色垃圾污染又形成新的威胁,加上人类本身的功利和贪欲,让隆隆作声的机器工厂不得停歇,让人流如注忙如陀螺的人群因工作和生活不得停歇,“各安其位”、“各得其所”的秩序被打乱,需要在新人类与自然生态互动中求取平衡,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生活。无论城市生活还是乡村生活,都将以环境为基础,为父母,没有以生物体量极其内生循环的“生态承载”为基础,人类的安居乐业,人类的宜居生活都将成空。
 


永寿种质圃毛叶山桐子冬季观果

 
    面对维系社会大生产大消费的动能、润滑、荫蔽和安全保障需要,能否产生一种源于大自然生态的物种,使其提供必要的生活淡水、粮油果蔬和满足工业生产生活的能源动力,通过其自然产能和周期换茬,实现循环往复无限供应,这就是我们期望的循环经济、可再生能源、安全食材和大健康。世界三大战略物资淡水、粮食和能源被证实都可以通过生物循环生产得以实现,只是工业的“合成法”“非自然速度”思维让人们不再有耐性去培植、育化和储备生物质战略资源,而这种情况延续近20年后受“后工业文明”不良结果的影响,开始不自觉反思总结,开始改弦更张,如若不然,世界经济的持续动能不足,只能以层出不穷日新月异的高科技推动,而在根源上阻断生命系统观联系后再要修复何其艰难,这就是发展的可持续性问题……
 


沃顿渭北永寿黄土沟壑区植造前整饬

 
    在此现实基础上,国际社会主流意识将最大的公约锁定在新商业文明和生态文明。解决好这个问题人类才有身体和精神安置之所和终极归宿。国家主席习近平给出的“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导示让人脑力为之一振,这是依然处在工业化和城市化中国新时代条件下最好的觉悟和觉醒,引导中国产业经济形态转变的正是矫枉过正的遇阻转型思维。
 


北区文冠果种质资源圃四月花期
 

    作为一介中国民营经济主体和12年前就站在矛盾路口质疑、思考、担忧并陷身此阵探索实践的创业者,陕西沃顿自2005年10月就将自己的目标锁定在谙合淡水、粮油、能源之需,兼利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还将新世纪国家七大战略新兴产业关联四项(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生物产业)的生物质可再生能源基础资源,即优势木本油料的育化储备上。经过前期考证考察,选定大秦巴嘉陵江汉水流域国家南水北调中线丹江口库区水源保护地和涵养区为南区,培育产能优势、水土保持优势、生物减排优势和食药潜力优势突出的毛叶山桐子,选定陕甘宁化石能源采掘黄土和沙化生态修复区为北区,培育生境适应力、水土保持优势和食药潜力优势突出的文冠果,展开优势木本油料基础资源林育化储备,立志用20年时间沿着“一平台(能源植物研究、种苗繁育核技术推广产学研平台)+两示范(南区千亩山桐子示范和北区千亩文冠果示范)+三借力(合作社基地模型、地方政府助推、转型产业资本)”价值路线坚持,在南北两区非耕面积培育200万亩带动1000万亩的“树上油库”战略资源,植物原油既可以供应生产高级木本食用油(如茶籽油、核桃油、牡丹籽油、文冠果油、山桐子油),也可以供应工业生产生物柴油,生产过程油饼制成植物蛋白饲料和有机肥料。而在两大战略腹地合作社基地模型之外,选择中心城市外缘交通和立地条件适宜处培育“生态链农林牧综合体(生态农业+生物能源+生态旅游)无公害安全食材基地模型”,通过乔灌草种养游增加经营密度,将长周期大跨度的资源储备,与中期的木本油料和短期的安全食材相结合。生态链农林牧综合体是与城市商业综合体相对应的产经形态,通过产业规划在立体空间集聚关联业态形成产业集群,或成为城乡一体三产融合创新示范。南北两区以木本油料资源储备为主要支撑视地形和管理做务条件发展林下种养,实现时空立体循环。更多的合作社基地模型,以地方政府项目合作产业助推、企业主体资源提供技术指导产品回收、参与农户以林地和劳务投入主导经营,土地入股和主导的形式,在项目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合作下在家门口开展创业,这种形式对引导农村劳动力回流、恢复和巩固农业基础地位,实现产业扶贫创新新农村建设意义重大,同时也在大空间通过造林实现了荒山绿化、水土保持、水源涵养、气候调节、生态修复和能源储备,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同等突出,这些基地为最终的“无公害安全食材专供通道”提供产品保障。
 


毛叶山桐子种质资源圃植株修整
 

    十余年来,企业从项目考证、资源考察、基础研究、产业实践到模式探索和大项目规划;从单株测产、植物原油集采到生物柴油制备再到内燃机台架试验和油品监测分析;从获得完全正面结果到开始种苗优选培育,到目标区种植推广再到五年以上的幼林抚育;从南北大区深入山乡基层在农家吃住探讨数种合作模式,到与国内重点院校及科研院所专家探讨产学研模型;从7年前提出生态链农林牧综合体模型到选点持续展开目标要素沉积建设,再到多层次系列化产品线开发,多年来宋于忠作为事业平台创始人、持续建设者、大项目规划者和目标牵引者,沃顿创业团队默默无闻、埋头苦干、躬耕持守,不曾宣扬推广,坚定创建和培育自立循环模型,在此之前的长周期持续投入都是亲友圈的支持,尚未借力业界资本、也未享受国家政府的相关补助扶持,只望在基地模型建立和产品推出同期主动吸引社会转型资本加快大项目发力和南北基底拓展。在这个项目坚守、模式探索和产业化经营确定性求证的道路上布满了艰辛,也为“探路”付出了不少代价,比如陇东基地由于合作推动期合作伙伴意见分歧导致该基地前期3年铺垫和准备价值遗失;关中沿渭兴平段的林油一体工程与地方水利局合作,由于政府隐瞒地权不清的事实导致最终数万苗木在渭河沿岸全军覆没(为此《南方周末》2012年11月1日曾有《渭河边上栽不活的树》相关报道),企业坚持将项目推进持续建设到今天实属不易。经过多年沉淀项目在杨凌有能源植物研究所技术平台,在渭北永寿有按照生态链农林牧综合体思路筹建的黄土台塬地貌文冠果基地1000亩及木本油料种质资源圃50亩,秦巴汉水流域的汉中安康有早期投资和持续建设的山桐子合作社4000亩,甘肃陇东早期实践文冠果500亩。宋于忠在这么多年里以项目为线索和阵地,与官民产学互动交流积累了另外一份成长经历。
 


植物原油样品和生物柴油样品

 
    尽管探路是曲折而艰辛的,但大项目奋斗的方向和目标始终清晰,路径设计和策略方法也在实践中经检验正确,创业团队对项目价值有高度认同历经波折仍然坚定依然在积极发挥力量推动项目建设,在当前生态立国和大健康战略的倡导推动下,基础模型树立的沃顿一定会迎风起势,借力产业政策和转型资本,迅速发力,将资源储备和产业化运营推到台前,以其软硬实力和核心要素资源,表现出应该的分量,在行业和社会产生足够的影响。
    自然所供,以致所用。这是宋于忠对生物世界的认识与坚持。其实这也是生态文明循环经济最朴素的理论基底。沃顿十数年如一日不迷于浮华,不趋于功利志以生物燃油能源储备为内容坚持做“实体经济代表、资源经营脊梁、生态文明先锋”。
 


沃顿关中渭北永寿基地

 
    在国内从事这一行的企业不在少数,实力后盾强于沃顿的更不在少数,然锁定目标12年薪火不灭,躬耕不辍行长期投资和产业培育的资格主体国不多见。如果当下的中国社会少几分精明和功利,少几分精致的利己,多几个愚公,专注于生态修复和生物资源储备,那么30年之内中国就可以走上以生物质资源体量支撑的可循环的、摆脱工业化学污染的健康之路,既有持续动力又有宜居环境,复原绿水青山再现丽日蓝天。走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道路上的中国人再也不用羡慕欧美澳的生态宜居条件,让生态环境和生物产业引擎最终成为显示新时代文明的中国底牌,展现新时期中国的先进和优越,顺利跨过经济社会发展可持续瓶颈。(宋于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