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自然 关注生态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0-12-12来源:野协
【字体: 打印本页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生态文明的建设中,有一个词汇被反复提及和强调,这个词汇就是“自然恢复”。山水林田湖草是天生一体,要恢复它们的生态环境养育力,就要遵循“自然恢复”的原则。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人类只有遵循自然规律才可能真正地保护自然。
2020年10月29日中国共产党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公报明确指出:“推动绿色发展,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坚持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守住自然生态安全边界。深入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完善生态文明领域统筹协调机制,构建生态文明体系,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要加快推动绿色低碳发展,持续改善环境质量,提升生态系统质量和稳定性,全面提高资源利用效率。”
这段话博大精深,为推动绿色发展,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为中国新发展阶段树立了目标,指明了方向。我细读了很多遍,一直在领会里面的关键精神。
 

黑颈鹤(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2014年摄于青海湖


退休前,作为一名摄影爱好者、一名生态摄影师,我一直坚持利用业余时间拍摄野生动物,并创作系列科普图书,并通过媒体宣传和演讲,倡导野生动物保护理念。退休之后,我有了更多的时间投身于拍摄和创作之中。2020年由于疫情原因,不能外出拍摄,每天早上四、五点起来,我背着相机,趁着天蒙蒙亮,来到离家不远的玉渊潭公园和颐和园。与诸多生态摄影的爱好者,目的是为了拍摄里面的“自然生态物种”。其中,野生鸟类是我拍摄最多的主题之一。野生鸟类之所以一直勾引着我的创作欲望,就是因为它们身上具备着强烈的天然、野性之美。像玉渊潭的鸳鸯,无论你怎么拍,都与动物园里的鸳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拍摄了自然之美的照片,就要传播和“作秀”;有时候是写成文章,有时候是集成科普图书,有时候是变成展板,更多的时候是做成幻灯片或者小视频,到各个学校去做演讲。只要有机会面向更多的人讲解我的那些照片,我都会很强调一个词汇,叫生态摄影。生态摄影,不是到生态好的地方去摄影,而是用尊重生态的基本态度去摄影,展示野生动物的自然状态及精彩瞬间。只有尊重生态,才可能领略生态的本原之美,才可能在不破坏生态环境、不惊扰野生动物的前提下,创作出最富有生态内涵的摄影艺术作品。
 

白额燕鸥母子情  2015年摄于河北曹妃甸


多年来,我一直在探索生态摄影的理念和实践。每当我举起相机的时候,我就想,如果我们的生态保护工作,也能够在遵循生态规律、尊重生态原则的前提下开展,那该多好。我们的生态保护是经历是很多思想变迁的。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相信“人定胜天”,相信自然的所有资源都必须提供给人类享用。后来,我们发现,不仅是自然资源极其有限,不能无节制地开发;而且我们也发现,自然本身就是一个独立存在和悄然运行的系统,它们的存在不只是为了给人类利用。人类一直在受自然的庇护和养育,人类应当反过来成为自然的保护者,而不要成为野蛮的破坏者甚至是践踏者。
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我们才发现过去的一些做法实际上是违背自然规律的,比如个别地方用工程化的手段想要“人工修复自然”:有的把河道的两岸砌上了坚硬的石头,这导致河流无法与周边的泥土“相会”;有的把湿地的“淤泥”清理干净,导致自然湖泊失去了生机;有的甚至把海洋滩涂也填成了干地,导致大量沿着海岸线迁徙的候鸟缺乏食物和失去了栖息地;有的把天然沙漠看成了需要治理的对象,导致非自然改变的景观。这样“工程化”的手段,严重违反了自然恢复的基本原则。
 

东方白鹳  2018年摄于河北唐山


同样,我们要进行生态保护,就要按照自然规律办事,如果我们把公园里的道路硬化成了路面,将会导致天降甘霖泛滥成灾;如果我们把当地的野草当成了灾难,耗费人力去拔除它们,却放弃了野草身上最具有的生命力;如果我们把昆虫当成了困扰,用杀虫剂去消杀它们,将会导致整个生态链条出现中断;如果我们把草原退化的原因归结为鼠兔的繁殖,对它们进行大量扑杀,其实鼠兔是高原草甸退化的结果,而非原因,它们作为高原生物物种食物链中的一员,对于维系高原生态系统完整性功不可没。
这些“工程化保护生态”的思维,其实严重地违背了自然恢复的思想和原则。我们把不适合的物种用工程化的方式引种到某个地方之后,实质上已经造成了生态入侵。我们把一个个小湖泊变成湖底硬化的小水潭之后,早已经暗中破坏了城市和社区的生物多样性。
 

格斗中的鸳鸯  2020年摄于北京玉渊潭
 

“自然恢复”的原则,意味着我们要精心地观察和理解自然;意味着我们要用心地研究大自然中每一个物种的天性;意味着我们要用温暖的同情心、同理心去和每一个物种进行心灵的交流和通感,我们才可能真正地领悟到自然的规律、野生动植物的美好。
有时候我是庆幸的,几十年手持相机的过程,让我与每一个拍摄对象有了深入交流的机会,让我得以有机会倾听它们的心跳,有机会与它们交换我的情思。有时候我又是惭愧的,我总觉得即使我这么用心地学习生态摄影、自然恢复的理念和要求,我仍旧没有拍摄出足够多的充分体现生态摄影哲学内涵的好照片。我愿意继续这样拍摄下去,也愿意继续把我感受到的心得、体悟到的思想,向更多的人进行传播和分享。
 

白唇鹿(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2019年摄于甘肃盐池湾


我相信,自然恢复的理念,会带来中国生态保护的大变革。在自然恢复的理念指导下,我们会充分尊重和依靠自然界本身强大的力量,让每一个地方恢复它们本来就有的生机。让科学进步的自然恢复理念在实践中,探索出一条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道路,为生态保护带来新的生机。
2020年疫情期间,由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玉渊潭公园管理处主办的“情系自然和谐共生”玉渊潭生态科普摄影展成功在玉渊潭公园举办。从记录的这些影像可以看到,人与野生动物的关系正在发生积极变化,野生动物的生存状况变得越来越好,人与自然相互重新认识,相互依存,和谐共生的场景正在成为现实。这次展览的成功举办,在社会上收到非常好的效果,也备受媒体和大众所关注。紧接着由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主办,飞羽视界文化传媒策展及承办的“万类霜天竞自由——中国野生动物保护摄影展”在北京王府井步行街开幕,展出百余幅野生动物摄影作品,涉及野生动物栖息地保护、科学研究、科普宣传、国际合作及保护管理等内容。这些野生动物摄影作品,展示了我国野生动物保护,特别是珍稀濒危物种保护方面取得的成绩,努力引导公众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形成全社会共同参与野生动物保护事业的良好氛围。王府井步行街又称“金街”,野生动物摄影展在此举办,吸引了众人驻足观看留影,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现场还设置了中国野生动物保护答题活动,市民排队踊跃参加。又一次展现了野生动物保护部门为大众提供野性之美盛宴的同时,再次提升全民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
 

以树为家的小松鼠  2020年摄于北京颐和园

 


本文作者:陈晓东(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战略合作伙伴——中关村融智特种机器人产业联盟执行秘书长)
  图片均为作者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