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呦鹿鸣,35年绝地复兴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0-09-23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麋鹿是一种典型的湿地动物,俗称“四不像”,是我国特有的珍稀鹿种。1985年,首批20只麋鹿从英国回归北京故里南海子。经过35年的科学研究和有效保护,这个曾经灭绝近百年的物种重新繁衍复壮,恢复自然种群。图为北京南海子麋鹿苑一只呦呦欢鸣的鹿王。 郭耕摄

 

  曾在中国本土消失、后从海外漂泊归来的麋鹿,其曲折命运与复兴动向总是牵动人心。

  9月20日,第三届北京(国际)麋鹿文化大会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我国境内麋鹿种群已从20世纪80年代回归时的77只,发展壮大到8000多只。

  北京市科学技术研究院北京麋鹿生态实验中心主任白加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慨叹:“国家兴,麋鹿兴。麋鹿见证了中华民族的坎坷与兴盛,它的回归复兴是国家强盛的生动注脚。”

 

北京麋鹿生态实验中心的雄麋鹿三巨头 钟震宇摄

 

  麋鹿还家

  麋鹿原产于中国黄河中下游和长江中下游温暖湿润地带,动物分类学家将它归类为鹿科麋鹿属,是梅花鹿和马鹿的亲戚。因犄角像鹿,头脸像马,蹄子像牛,尾巴像驴,麋鹿又得名“四不像”。

  由于自然气候变化和人为因素,麋鹿在清朝末年就近乎绝种。1865年,法国传教士兼博物学家阿芒·戴维神父在北京南海子发现了这种奇特的动物,此后不断有麋鹿被运出中国,漂泊海外。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南海子被洗劫一空,从此,麋鹿在中国本土野外灭绝。

  1985年7月17日,我国“麋鹿重引进”项目小组与英国乌邦寺庄园塔维斯托克侯爵签署《中英关于麋鹿重引进的协议》。同年8月24日,英国乌邦寺赠送的20只麋鹿乘坐飞机抵达北京,回到故里南海子。1987年,南海子再次引入18只麋鹿。

  1986年,从英国7家动物园挑选的39只麋鹿被放养在江苏大丰麋鹿自然保护区。北京38只、江苏39只,这77只麋鹿成为我国重引进麋鹿的奠基种群。

  北京麋鹿生态实验中心根据“麋鹿重引进”项目计划,在建立稳定的繁殖种群后,开展麋鹿在全国范围内的迁地种群保护。1988年北京麋鹿中心开始首次对外输出麋鹿,选择2只麋鹿输出到石家庄动物园。1991年麋鹿中心输出8只麋鹿至海南枫木鹿场,首次在我国麋鹿历史分布地最南端的海南岛建立迁地保护种群。2008年,北京麋鹿中心输出10只麋鹿至河北滦河上游自然保护区(木兰围场),麋鹿绝迹百年后,重现木兰围场皇家猎苑。2016年5月22日,麋鹿中心又补充10只麋鹿给木兰围场,以扩大繁殖群。2012年麋鹿中心输出20只麋鹿至辽河流域建立麋鹿迁地保护种群,2019年又为此处输出麋鹿40只,以扩大繁殖群,广泛开展麋鹿的适应性锻炼。2013年,麋鹿中心输出10只麋鹿至江西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首次在我国最大淡水湖流域建立麋鹿迁地保护种群。到2020年9月,北京麋鹿生态实验中心共输出麋鹿540只,在其古分布地建立了40个迁地种群,为我国麋鹿保护作出了重要贡献。

  江苏大丰、湖北石首保护区包括其他迁地保护地点也分别向外输出麋鹿,至2020年,全国共有81个麋鹿迁地保护种群相继建立。

 

父女情深 郭耕摄

 

  回归自然

  麋鹿是野外灭绝的物种,其保护目标最终是恢复可自我维持的野生种群,我国麋鹿保护工作者精心绘就了麋鹿种群复壮、野化训练、自然种群恢复“三步走”战略和麋鹿保护“路线图”。

  经过5年的选址和准备,1993年10月30日,第一批30只麋鹿开始野化放归前适应训练,由北京麋鹿苑运抵湖北石首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标志着麋鹿重引进项目的第一阶段圆满结束,第二阶段正式开始,即重建可自我维持的野外种群。这也是我国首次在长江中游地区建立麋鹿就地保护种群。

  1994年、2002年,北京麋鹿生态实验中心又分别输送34只和30只麋鹿至湖北石首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进一步开展麋鹿就地保护,促进基因交流和提高麋鹿遗传多样性。1998年长江洪水泛滥,散养于石首保护区核心区的麋鹿有34只外逃,其中11只迁移至石首杨坡坦湿地,另外23只泅水横渡长江,来到石首三合垸湿地;其中有5只随洪水漂流到湖南省洞庭湖湖区。自然扩散在外的麋鹿,不断拓展生存空间,在上述三地形成了稳定种群。目前,扩散至洞庭湖区域的种群发展壮大到200余只。扩散至杨坡坦湿地的种群,因该地人为开垦改造,大部分麋鹿又转移到湖北省监利县的兔儿洲,这里的麋鹿野生种群数量已增至200余只。进入三合垸湿地的麋鹿,也逐渐形成了目前约200只的种群。

  1998年11月5日,大丰麋鹿保护区挑选8只麋鹿,开展首次人工麋鹿野化放归试验。此后,大丰不断进行野生放养,到2020年已经发展成为1820只麋鹿的野外种群,基本实现恢复野生种群的目标。

  2018年4月3日,47只麋鹿被野放至江西鄱阳湖湿地区域,这是我国最大淡水湖第一次野外放生麋鹿,这标志着鄱阳湖区域消失已久的麋鹿重新出现。2019年3月鄱阳湖野放麋鹿调查表明,野放麋鹿主要分布于鄱阳湖流域4个湿地区域,种群数量已有50多只。麋鹿在鄱阳湖的成功繁衍,标志着在中国最大淡水湖古分布地建立麋鹿野生种群取得成功。

 

角饰之麋,披挂上阵 郭耕摄

 

  生生不息

  1985年初,北京南苑原皇家猎苑旧址改造为麋鹿放养繁衍的栖息地。同年8月24日,新成立的麋鹿重引进项目中英联合专家组,在激动而又焦虑中迎来了期盼已久的麋鹿,不少专家为麋鹿是否能适应这个新家而感到焦虑。

  麋鹿从野外灭绝已有数百年之久,从中国消失也有近百年的历史。中国的专业人员对麋鹿的生态学和行为习性等缺乏感性知识,有关它们在野生条件下的生态学资料也相对缺乏。由于对于麋鹿习性掌握不足,工作人员对于这群还家的麋鹿小心翼翼。

  时任专家组组长王宗祎回忆,每当遇到寒潮降临,真有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之感。夜间,麋鹿基本上是随遇而安,流动过夜,从不进入为它们躲避风雨而搭建的掩蔽棚中。当还家的第一个严冬降临,沼泽水面全部冰冻。多少人在为它担心,但麋鹿却毫不在意。

  麋鹿在工作人员的精心管理和照顾下,生活得都很好,长得很健壮。1987年,第一只小麋鹿在北京麋鹿苑出生,麋鹿子一代的出生标志着麋鹿重引进项目获得成功。

  北京麋鹿生态实验中心、江苏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湖北石首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作为麋鹿保护的主要机构,组建科研团队,提升科研创新能力,同时联合中国科学院、中国农业科学院、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以及知名高等院校,全面开展麋鹿生态学、解剖学、繁殖学、行为学、疾病防控以及栖息地恢复与保护等学科领域的科学研究,完成了麋鹿生物节律研究、遗传基因组、发情机制、饲养管理技术、人工繁育技术、人工育幼、野生麋鹿扩散机制、麋鹿系统解剖研究、难产问题、血蜱防控、出血性肠炎疾病防控、野生麋鹿种群网络化管理、栖息地的修复和改造等研究,形成了众多科技成果,起草了麋鹿管理标准《麋鹿人工繁育及放归规范》,出版了《中国麋鹿》《中国麋鹿研究》《麋鹿生物学》《麋鹿解剖学》等科研专著,发表论文超500篇,获得了原林业部、北京市、江苏省、梁希等科学技术奖励。

  麋鹿重引进保护工作是一项长期而复杂的重大工程,将一个曾经灭绝近百年的物种重新引回其原生地,充满了许多不确定,我国没有案例可以借鉴参考,要成功完成目标,其难度和艰辛是难以想象的。我国几代麋鹿保护科研人员不畏艰难,勇于探索,披荆斩棘,攻破了麋鹿重回原生地的繁育保种、饲养管理和疾病防控三大难关,为麋鹿保护穿上了“铁布衫”,麋鹿很快完成了乡土驯化,数量持续稳定增长。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发布的《物种引进指南》认为,中国麋鹿重引进项目是全世界138个物种重引进项目中最成功的15个项目之一。(记者 刘慎元 温雅莉 刘斯文 通讯员 钟震宇)

 

1865年,戴维神父在南苑皇家猎苑围墙外发现了麋鹿这一新物种。 北京麋鹿生态实验中心提供手绘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