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19-07-18 

扎龙湿地上的“人鹤传奇”
 
 

鹤乡之月 光明图片 孟一民
  

生命 光明图片 姜天江摄
 

徐卓在喂养丹顶鹤 光明图片 徐惠摄
  

鹤韵 本报记者 光明图片 赵洪波摄
 

近赏鹤姿 光明图片 张亮摄

       
  七月是黑龙江齐齐哈尔扎龙湿地最美的时候。在那里,我们邂逅了这片湿地上神秘美丽的精灵——丹顶鹤。在一处湖水环绕的小山坡下,我们见到了仿佛从《山海经》中飞来的这群神鸟。
  一阵清风迎面而来,山坡后一群白色的丹顶鹤呼啸着从我们头顶掠过,像闪电也像梦境。人群开始欢呼起来,纷纷举起手机和相机。丹顶鹤阔大的翅膀掠过寂静的湿地,高亢的鸣叫穿透九天云皋,好像向我们宣示它们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丹顶鹤,是鹤类中的一种,因头顶有红冠而得名。它也是传说中的仙鹤,在我国传统文化中象征着幸福、吉祥、长寿和忠贞。可现实中,这种神鸟却濒临灭绝。据有关数据统计,目前全世界9775种鸟类中就有1212种濒临灭绝,丹顶鹤就位列其中。世界上现存的野生丹顶鹤约2400只。东亚地区,中国、日本、朝鲜、韩国等是其主要栖息地。其中,中国丹顶鹤的种群最大、数量最多,约有1000余只。黑龙江齐齐哈尔扎龙、江苏盐城两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丹顶鹤等珍禽的主要保护地、栖息地。
  一道道耀眼的银光划过翠绿的湿地,洁白的仙鹤自由翱翔在蓝天白云上。在扎龙,不仅丹顶鹤的美丽打动人们,更有一家三代保护丹顶鹤的故事感人至深。
  “走过这片芦苇坡,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女孩,她留下一首歌……”这首20世纪80年代响彻大江南北的歌曲唱的是扎龙湿地徐秀娟的故事。这是当年中国人心中一段难以忘怀的旋律,它引出的是徐秀娟一家三代人用心血和生命接续研究保护丹顶鹤的事迹。
  1976年,徐秀娟的父亲徐铁林参与筹建扎龙湿地保护区,成为扎龙湿地最早的鹤类保护工程师。他把自家的房子腾出来保护丹顶鹤,最初保护区的工作牌就挂在他家里。徐铁林最早提出对丹顶鹤采取人工孵化、半野化驯养模式,还曾发表过《丹顶鹤半人工饲养的研究》《丹顶鹤群体放飞技术的研究》等论文。丹顶鹤人工孵化当时是世界难题,徐铁林费尽心思使其成活率达到了90%以上。去美国访问时,当地请他留下,他却说:“我的事业在中国,扎龙需要我。”
  徐秀娟,中国第一位驯鹤姑娘,也是我国环境保护战线第一位因公殉职的烈士。1985年,从小就跟随父亲一起饲养丹顶鹤的徐秀娟,自费到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系进修。1986年她刚一结业,就接到江苏盐城自然保护区的工作邀请,希望她能到当地一起搞科研,共同创建滩涂珍禽自然保护区。盐城是丹顶鹤的主要越冬地,与扎龙一南一北,遥相呼应。徐秀娟为了丹顶鹤保护事业,离开了熟悉的扎龙,不远万里只身南下。在江苏盐城自然保护区,徐秀娟成功解决了世界级难题——丹顶鹤低纬度越冬区孵化问题,她在这里单独饲养的幼鹤成活率达到100%。徐秀娟善于运用科学知识来研究保护丹顶鹤,她撰写的论文《越冬地丹顶鹤的半散放饲养》在全国第三次鹤类保护会议上获得许多专家赞扬。当年,她被江苏省评为盐城保护区先进工作者,成为江苏省动物协会会员,并获得盐城市环保局颁发的科技奖。
  1987年9月16日,徐秀娟在盐城自然保护区为寻找走失的两只天鹅不幸滑进沼泽地而牺牲,她将23岁的青春年华献给了一生热爱并为之呕心沥血的护鹤事业。徐秀娟的日记里写有这样一段话:“我可以不要舒适,不要家庭,不要金钱,不要我应得的一切,甚至命也不要了;但我不相信,女子不能干一番事业。”
  蓝天上,一直要有鹤飞翔。1996年,徐秀娟的弟弟徐建峰受姐姐的影响,毅然也放弃城市里国企的“金饭碗”来到扎龙自然保护区,当起了护鹤人,经过他人工饲养、繁育的丹顶鹤达到上百只。十几年里,他开展了许多丹顶鹤野外散养、繁殖等多项研究,为国家野化丹顶鹤打下了坚实基础。2014年4月19日,徐建峰由于连日加班过度疲劳,在去看护幼鹤的途中驾驶摩托车失控掉入水沟,不幸殉职,年仅47岁。保护丹顶鹤,听起来简单,做起来其实十分艰辛和困难,有时也会面临牺牲生命的可能。徐家先后失去了两位年轻的亲人,一个家庭与丹顶鹤的故事再次令人扼腕,潸然泪下。
  人鹤情,三代不了缘。2016年,徐卓——徐建峰的女儿,徐秀娟的侄女,再次接过护鹤的重担和接力棒。父亲徐建峰牺牲的那一年,徐卓正在东北农业大学学习园艺专业。父亲去世后,徐卓坚决向学校提出申请要求转学到姑姑徐秀娟曾就读的东北林业大学,学习野生动物保护。东北农大有意保送她读研究生,她放弃了。2016年,徐卓从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与自然保护区管理专业毕业,主动来到扎龙保护区科研监测中心工作。
  循着爷爷、姑姑、爸爸的足迹,徐卓成为第三代护鹤人。黑框眼镜、马尾辫、朴实的装扮,腼腆而又坚定的徐卓像一只小鹤一样。徐卓在大学读书时,就开始对扎龙自然保护区鸟类保护进行研究,写出了《扎龙保护区旅游区鸟类的时空分布》等诸多论文。来到扎龙后,徐卓小小的身影每天扎在高高的芦苇丛中和湿地深处,就丹顶鹤和其他鸟类的饲养、繁育、防疫、救治等工作忙碌着。她在日记里写道:“我会让丹顶鹤与我们家的美丽情缘延续下去,哪怕像姑姑和爸爸一样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子承父业,对于第三代护鹤人徐卓来说,不仅仅是一种对家人的怀念,更是一份对生态保护事业的责任和坚守。
  齐齐哈尔,别称“鹤城”,在这座城里,像徐秀娟一家三代人一样,保护丹顶鹤和生态已经成为每个人融入血液的使命和担当。齐齐哈尔市委书记孙珅曾在纪念徐秀娟烈士主题活动上说:“养鹤姑娘、全国首位环保烈士徐秀娟,一家三代人扎根湿地、驯鹤护鹤,谱写了鹤城最美的生态赞歌。他们的事迹和精神,是鹤城人民爱护家园的真实写照,是生态文明的最鲜亮底色。”现在的齐齐哈尔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生态,实施最严格的生态和环境综合治理,坚决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片碧水蓝天。
  2019年7月5日,当年徐秀娟因守护丹顶鹤而牺牲的地方——江苏盐城自然保护区传来好消息: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一年来,在盐城丹顶鹤、麋鹿两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7万多亩湿地得到恢复。保护丹顶鹤,已经从齐齐哈尔传递到江苏盐城、全国乃至世界。从1976年到2019年,跨越43年,扎龙的丹顶鹤从濒临灭绝的一百多只,到现在的近千只,三代人的努力,用真挚的爱和生命换来了丹顶鹤种群的延续。
  第一代护鹤人徐铁林曾说,他一生只在做护鹤一件事:十月送它们离去,春天迎它们归来。每当丹顶鹤“呦呦”地鸣叫着飞过扎龙村庄,这位老人就知道,他的娟子、他的峰儿,他的孩子们,就又回来了。
  我们抬头望向天空,盘旋头顶的丹顶鹤久久不肯离开人们,清脆的鸣叫声似乎在向我们述说着许多美丽的故事。(记者 赵洪波 张士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