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二代”的护林岁月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7年03月15日来源:新华网
【字体: 打印本页
 
  不同的岁月,构成了人不同的一生,每一个人都渴望自己的岁月长河丰富而多彩。可是,有一群人却恰恰相反,他们长年累月的坚守在深山老林,只为做好护林这一件事,经年累月,日出夜归,严寒酷热不在话下,山路崎岖踩在脚下,把自己的岁月谱写成一首首惠及下代的护林之歌。
  今年植树节前夕,新华网走访了重庆永川国有林场云雾山分场的护林员石利平,自1995年接手父亲护林员的工作开始,他已经在云雾山守护了22年。从青春正盛的27岁到白发频生的49岁,这位被称为“林二代”的护林员,向新华网讲述了他的护林岁月。
  今日,新华网《城市相册》和你一起来听听他的故事。(李海岚)
  
 
  从27岁到49岁,是人一生中很长也很珍贵的一段时光,而对于把这宝贵时光献给云雾山林场的石利平而言,22年便如同一日,因为每一天他都面临着同一件事,那就是上山护林。一个斜挎背包、一个军用水壶、一把长镰刀是他上山巡查最常用的工具,需要之时他也会扛起一架梯子。新华网走访当日,恰逢石利平要携带梯子上山。石利平说,“现在比以前好多了,以前的梯子都是木制的,很重。现在林场分发了铝制的梯子,轻多了。”新华网发(黄勇 摄)
 
 
  上山巡查的护林员,免不了要长时间的行走。石利平说,他平均一年要走200多天以上,每天至少要在云雾山里走上14公里的山路,而这一走就是22年。新华网初略的估算了一下,石利平一年所走的路程近3000公里,22年累积行走的路程至少在60000公里。也就是说,他已经在自己的护林生涯里,绕着地球走了一圈。新华网 赵紫东 摄
 
 
  云雾山上坡高路陡,环境潮湿,即便是常走的山路,也容易滋生大片的青苔,一下雨就特别湿滑,经常在云雾山里巡查的石利平也难免因路滑摔跤。也正是因为这潮湿的环境,石利平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石利平说,前几年的时候,在山里疼没有办法,只有坐在地上,通过呼救请求路人扶着下山,“现在我随身都携带着止痛的药,疼的时候吃点药就可以缓解很多,药效挺好的。”新华网 赵紫东 摄
 
 
  一同走访的重庆市永川区国有林场随行人员向新华网介绍,因为长年累月的行走,90%以上的护林员都会患上关节炎。考虑到这个情况,2009年,林场向石利平等坚守在深山的护林员免费提供了摩托车驾考培训。如今,石利平已经有了自己的摩托车,虽然摩托车并不能代替他的双脚行走在深山里,但在云雾山周边一些宽一点的路上,还是可以为他提供便利。新华网 赵紫东 摄
 
 
  “进山旅游踏青,不带半点火星”,诸如此类的护林宣传牌,被石利平一张一张的挂在高树之上。山上坡高路陡,而这些宣传牌又必须挂在游客经常路过之处,这对如何稳固的架好梯子是一个难题。为什么非要挂在高处?可否不用梯子?对此石利平解释说,“有些调皮的小孩子,喜欢拿石头砸宣传牌,所以只有借助梯子挂在高处。”而这,无形中却增加了护林工作的危险性。新华网 赵紫东 摄
 
 
  为树驱虫,也是护林员工作的一部分。图为石利平在山里给松树驱除松毛虫。松毛虫是森林害虫中发生量大、危害面广的主要森林害虫。由此,它们也成为了石利平的“敌人”,因为树木已经成为他生活中很重要的“朋友”。新华网 赵紫东 摄
 
 
  在护林员的日常工作中,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内容就是补植树木,以此增加森林覆盖密度。图为石利平捧着一株幼树,小心翼翼地往挖好的树窝子里栽种。石利平说,今年云雾山要补植几千株树苗,可能要花上两个多月的时间。栽种好一棵幼树后,石利平的脸上挂起了笑容,“等我退休后,它就是一棵大树了。”新华网 赵紫东 摄
 
 
  石利平每天都背着的斜挎背包里,还装了一支笔和一个蓝色的小本子,这是他的护林日记。22年来,他每天都会记录一些工作日常,大到森林的总体概况,小到各种树木的生长规律,以及当天巡查的具体地点。据他描述,这22年来写下的护林日记堆起来已经有30厘米高。新华网 赵紫东 摄
 
 
  一天的护林工作结束,石利平回到家洗脸。因为又是爬山、又是栽树,还要不停地将路边的树枝捡到林子里,回到家的石利平通常都是汗流浃背、满脸尘土。一盆新打的清水,硬生生被他洗成了脏水。新华网 赵紫东 摄
 
 
  对于护林这份工作,石利平说他已经有了感情。“刚来的时候也想过放弃,因为条件实在太差太艰苦”,1995年的云雾山还十分落后,林场提供给护林员的住所只是一间简陋的瓦房,雨天还会漏雨。但是,他坚持了下来,而且现在“已经舍不得离开”。2017年除夕节,本是与家人团聚的日子,但是石利平依旧坚守在云雾山上,他说接下来的十几年,他将一直在这里,直到退休。新华网 赵紫东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