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使节眼中的“三北”印象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7年08月24日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外国驻华使节一行考察甘肃榆中县黄土高原水土流失治理。



外国使节参观机械压沙现场。
 


外国使节在防沙治沙实地考察。



机械压沙。

  中国绿色时报8月24日报道(作者 岳太青 安琪) 国家林业局于6月份邀请部分外国驻华使节赴甘肃河西走廊考察我国荒漠化防治和三北工程建设成就。这次活动让外国使节们看到了中国防沙治沙和三北工程建设的成就,感受了三北地区生态良好、人居幸福的面貌,体会了防沙治沙对改善生态环境和改变人民生活的深远意义。
  荒漠化被称为“地球的癌症”,是全球生态领域的热点和难点问题。全球沙漠面积约为3600万平方公里,占全球陆地面积的24.21%,约12亿人受荒漠化的直接威胁,其中有1.35亿人在短期内有失去土地的危险。
  我国是沙漠比较多的国家之一,塔克拉玛干沙漠、腾格里沙漠、库布齐沙漠等一直困扰着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但我国人民不畏艰难,在荒漠化治理中屡屡取得显著战绩,自2000年以来,全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逐年减少,实现了由“沙进人退”到“人进沙退”的历史性转变,为国际社会治理生态环境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经验”。
  在我国的沙漠化治理进程中,三北防护林建设工程作出了突出贡献。日前,来自缅甸、老挝、斯里兰卡、巴基斯坦、澳大利亚、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等14个国家的驻华使节,以及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秘书处、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等国际组织代表共计19人,参观走访了我国甘肃兰州、武威等地的三北工程治沙现场后,纷纷为三北工程点赞。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秘书处亚太中心代表杨有林表示:“要让中国的防沙治沙经验技术走向国际。”
  国家林业局三北防护林建设局局长张炜介绍,三北防护林始建于1978年,享有“世界生态工程之最”的美誉。当时,为遏制我国西北、华北、东北地区日益严重的风沙危害和水土流失等生态危机,我国作出了建设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的重大决策,建设总面积达406.9万平方公里,占我国国土总面积的42.4%,预计历时73年,到2050年结束。目前,三北工程已累计完成造林保存面积4.38亿亩,工程区森林覆盖率由1977年的5.05%提高到了13.02%。
  外国驻华使节的评价:中国防沙治沙影响了全世界
  6月18日-23日,19位驻华使节和国际组织代表从兰州出发,沿河西走廊,经武威、张掖,到酒泉,走访了三北工程的防沙治沙、水土保持和农田防护林建设现场,实地感受了沙区生态的变化和沙区人民生活的幸福。
  埃塞俄比亚驻华副大使特肖梅看到绿龙缚黄沙的场景赞誉道:“组织非常得力,成效非常显著。三北工程以及中国政府所做的防沙治沙工作,对全球的环境改善都有积极意义。”
  斯里兰卡驻华公使级参赞维拉孔同样感受到三北工程对全球荒漠化治理的意义:“我们看到了中国在这方面作出的工作影响了全世界。”
  据国家林业局监测,三北地区沙化形势由20世纪末年均扩展1560平方公里,转变为目前年均缩减1980平方公里,土地沙化连续10年呈缩减态势。
  近40年,三北人在黄土高原等重点水土流失区,营造水土保持林和水源涵养林近1.4亿亩,治理水土流失面积近45万平方公里,黄土高原60%的水土流失面积得到不同程度的控制,年流入黄河泥沙减少4亿吨左右。在东北、华北、黄河河套等平原农区,营造农田防护林4209万亩,庇护农田4.5亿亩,尤其在东北平原,农田林网化达72.2%,根除了危害农业生产的“三刮四种”现象,粮食连年稳产高产。在黄土高原、新疆绿洲和燕山山地建成三大特色林果业产业带,三北地区经济林面积达1亿亩,年产干鲜果品4800万吨,产值达1200亿元,约1500万人依靠特色林果业稳定脱贫。
  遏制沙化扩展势头、增强蓄水保土功能、保障粮食生产安全、带动农民增收致富……三北地区防沙治沙取得的成就,令巴基斯坦驻华参赞阿巴斯动容:“中国的林业部门通过实施这些工程,极大地提高了当地人民的生计,帮助他们改善生活环境,对社会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希望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框架中加上此行的内容,希望巴基斯坦能够派出更多官员、技术人员及研究人员来中国学习,希望中国国家林业局和地方林业部门能够为我们提供这样的机会,让我们的官员来学习你们的经验。”
  与阿巴斯一样,缅甸驻华大使帝林翁、澳大利亚驻华使馆一等研究员翟立芳、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世界保护监测中心中国代表孟菡等人也有此想法,他们深知“一带一路”沿线上的国家都深受荒漠化影响,面临着共同的贫困、土地退化、粮食危机等方面的问题,而中国的经验和技术为这些国家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更多希望。
  特别是肯尼亚驻华使馆一等秘书艾薇琳得知三北地区农民是无法通过机械,只能通过纯劳力在陡坡上种树的情况后表示:“精神和劳动是非常重要的,没有这个我们就无法取得这些成就。”
  张炜表示,“三北精神”是三北人用心血和汗水铸造的,“艰苦奋斗、顽强拼搏,团结协作、锲而不舍,求真务实、开拓创新,以人为本、造福人类”的三北精神,已成为推进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强大精神动力。
  “希望中国能把这项技术传到其他国家去”
  “机械治沙技术非常先进,希望中国能把这项技术传到其他国家去,也希望发明和开发这项技术的工程人员,以及科学家们能够到其他国家进行更好的交流。”坦桑尼亚林务局局长锡拉奥看到简单的草方格竟能固定沙丘后,连连夸赞。
  “中国的科学家和工程师造出这样一项技术,是给人类造福的。”阿巴斯对机械治沙也很感兴趣,“‘一带一路’沿线的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国家,也都需要治理沙漠,我相信这项技术会在世界上成为一个热点。”
  在武威市腾格里沙漠南部边缘,一片2000多亩的草方格沙障格外引人注目。这就是甘肃建投研制的全球第一台立体固沙机铺设的第一片机械化治沙草方格沙障。为了让外宾们了解机械治沙的全过程,工作人员操作着一架无人机详细地演示着,先是通过无人机勘察沙漠地形地貌,得出铺设草方格的间距、方向和高度,然后设计生物治沙方案,再完成铺设种植作业。
  目前,使用无人机技术配合机械治沙的模式在国际上尚未推广,国内也只有甘肃在尝试运用。业界专家认为,这在全球治沙领域是有益的探索,可以解决劳动力减少、劳动力成本逐年提高的问题。
  不只是机械治沙,在榆中县黄土高原旱区节水抗旱造林治理水土流失现场,在民勤县老虎口防沙治沙示范区,在临泽县沙区农田林网建设和生态有机红枣产业示范基地,在敦煌莫高窟防沙治沙工程现场……这些能够反映我国防沙治沙各种模式、反映三北工程近40年建设的精彩缩影,都引来了外宾们的阵阵赞誉。
  榆中县是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典型区,生态破坏与贫困曾并存于此。2012年,该区域纳入三北工程综合治理项目后,4年间已完成林业治理面积8.4万亩,水土流失和荒漠化趋势得到有效遏制,生态环境逐步恢复和改善。“埃塞俄比亚也面临水土流失的情况,粮食安全是我们面临的很大挑战,你们总结的经验非常有意义,我们应该向你们学习。”特肖梅副大使对此深有感触。
  民勤县东、西、北三面被巴丹吉林和腾格里两大沙漠包围,2010年以来,县里将沙患严重区域作为三北工程防沙治沙的重点区域来治理,每年完成压沙4万亩,阻隔了两大沙漠合拢,县域生态和群众生产生活不断向好。目睹了当地群众的生活,翟立芳研究员表示:“看到了中国林业工作者锲而不舍、艰苦奋斗的精神,看到了三北工程对农业生产和自然资源保护作出的突出贡献。”
  临泽县处于巴丹吉林沙漠南缘风沙带前沿,风沙严重制约着农村经济的发展。20世纪80年代以来,临泽以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为契机,逐步建起了比较完备的农田林网,阻隔了风沙危害。同时,县里把荒漠化防治与特色经济林产业发展融合推进,建成矮化密植枣园1.2万亩,辐射带动发展密植枣园2.1万亩。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副代表凯琳从民生的角度评价说:“临泽将防沙治沙、农田林网建设和农业工作紧密结合,为当地农业增效、农民增收提供了保障,作出了很大贡献。”
  敦煌莫高窟也备受风沙折磨,壁画、彩塑、洞窟围岩、窟前遗址等长期受到风沙的严重危害。我国自2010年实施莫高窟保护区风沙防护工程以来,已完成砾石铺压2500亩,铺设麦草方格沙障1750亩,高立式阻沙网6.4公里,植物固沙165亩,为保护珍贵历史文化遗产作出了重要贡献。孟菡代表表示:“通过改善生态比如防沙治沙来保护非常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不仅保护了它的文化遗产价值,也产生了生态系统服务的价值。”
  防沙治沙亟待加强国际合作
  三北人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创新,使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日臻完善。
  第一次提出了建立以木本植物为主体,多林种、多树种、带片网、乔灌草、造封管、人工与自然相结合的防护林体系的思想。
  第一次提出了建设生态经济型防护林体系的思想,统筹生态治理与民生改善协调发展。
  第一次将生态建设以国家重点工程形式组织实施,创造了“大工程带动大发展”的生态治理模式……
  杨有林代表表示:“中国的经验和中国的治沙技术是非常先进的,中国的治沙在生态上有效益,在经济上有实惠,而且在帮助老百姓减贫等方面都有很好的效果,值得其他国家进行学习。”
  缅甸没有荒漠,但有大面积的干旱土地,干旱土地面积大约覆盖了1/4的人口,同时森林覆盖率下降导致水土流失严重。今年缅甸总统到访中国,中国国家林业局与缅甸自然资源与环境保护部共同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帝林翁大使希望“将来我们这两个部门进一步强化在保护自然资源方面的合作,携手达到一个互赢的局面”。
  斯里兰卡没有荒漠类型的土地,但国内西北部有些地方有沙化趋势。维拉孔参赞希望斯里兰卡和中国联合开展防治荒漠化的调研,在斯里兰卡的土地上也能够种植一些作物以此来固化这片土地。同时,斯里兰卡探索出的滴灌方式,以及通过机械获取水源进行滴灌的系统,可以应用到中国,“我们可以通过开展一些合作来阻止沙化土地的扩张”。
  澳大利亚近20%的面积是沙漠,70%左右的面积是干旱和半干旱地区,因为这些地区没人居住,所以目前尚未像中国一样大规模治理,但在东南沿海等地也采取了一些措施尽力减少沙漠的侵蚀。翟立芳研究员表示,“澳大利亚和中国在这方面还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埃塞俄比亚没有荒漠区,但有很多干旱区,也面临粮食安全的挑战。“我们需要一起思考这个问题,共同保护我们的地球,这是每一个国家共同需要做的事情。”特肖梅副大使从埃塞俄比亚国情出发,“我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仔细想想如何转化土地来提升粮食产量。”
  坦桑尼亚没有荒漠,但有干旱区和半干旱区,很多地方面临土地退化,将对农业以及地形景观造成一定威胁,而中国在这方面的经验值得学习借鉴。锡拉奥局长表示,除了防治荒漠化以外,“希望中国和坦桑尼亚可以在森林资源和野生动物保护方面有更多的合作”。
“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中国举办的“走近中国林业·防治荒漠化成就”考察活动向全球展示了中国防沙治沙和三北防护林建设所取得的成就,加强了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交流与合作,为共同推进全球荒漠化治理、维护全球生态安全作出新贡献奠定了坚实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