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科学+生态”摄影阐释中国荒漠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8年02月28日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陈建伟的《多样性的中国荒漠》新作问世,令我赞叹不已。
  这是他的《一滴水生态摄影丛书》的第四部。从开本和装潢手法来看,我手中的这部新作承继了前三部的优点。但以往的翠绿、湛蓝为主的色调风格大变,此书以橙黄色为主,给人以强烈的厚重感。这或许正是他出版此书的用意之一。
  衡量一本书是否有分量,看作序者为何人是较为简单的指标之一。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中国工程院院士李文华为此书作序,显然无需我用溢美之词来画蛇添足。他是我国生态摄影最早的倡导者和践行者,而我曾指导学生以生态摄影研究为题通过了硕士论文的答辩。这是他把新作送给我、希望听听我的意见的原因。
  森林、湿地、荒漠生态系统,是地球陆地最重要的三大自然生态系统,共同维系着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万千生物的世代繁衍和整个地球生物圈的动态平衡,是最为珍贵的自然遗产。此前,他已出版了《多样性的中国森林》《多样性的中国湿地》。加上这部新作,他不但实现了用生态摄影的方式讲述中国森林、湿地、荒漠三大系统故事的夙愿,而且完整地呈现了我国林业、生态建设的三大中心任务。此书选择以多样化的中国荒漠为主角进行阐述,其题材尤为重大。
  在封底上看到了这样一段话,精练概括了他对多样性的中国荒漠的认识:黄色的荒漠呈现给我们人类的,不是空旷荒芜,而是地球上一个不可或缺的、具有多种生态服务功能的、生机勃勃的奇特世界。这部著作在很大程度上重释了过去对荒漠的认识,改变了世人的误解。这正是他卧薪尝胆整整8年的初心。这足以证明他的视野广大。
  恰逢“《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在中国召开。此书作为礼物,赠送给了190多个国家、60多个国际组织的宾客和代表,让世界看到了中国荒漠的故事,产生了较好的国际影响。
  我认为,将此书定义为生态摄影集并不全面。与普通的摄影集最大的不同在于,此书是有关中国荒漠科学研究成果的载体。在许多人看来,荒漠是生命禁区的代名词,因其干旱、荒芜、空旷且环境严酷畏而远之。他在书中一针见血地指出,荒漠生态系统是一个人类最陌生、最畏惧、最缺乏正确认识的地球生态系统。
  这部新书在作者名后,加了“著/摄”两个字。这正是该书的重要特色之一。有别于一般的摄影集以摄为主,此书是著述与摄影并重,使其成为中国荒漠的一部教科书。不仅仅每幅照片具有极佳的艺术性,科学性更是贯穿全书的一条红线。
  全书突出显示出了宏大叙事的特点。以荒漠大写意为开篇,祁连山麓、巴丹吉林沙漠、古居延海的远古洪荒,戈壁精灵岩羊、新疆库木塔格沙漠上奔跑的野骆驼……极富冲击力的画面一一呈现在我的眼前。接下来的编排具有清晰的科学逻辑。丰富的内容按照中国荒漠生态地理区划的6个部分进行排列。一页页翻过,如同看到了一部充满沧桑感和震撼力的纪录史诗。
  此书名副其实,将中国荒漠的多样性呈现得淋漓尽致。人们寻常看到的只是广袤的荒漠景观,此书则全面呈现了荒漠生态系统的特点。为了便于进一步了解物种情况,书中专门将出现过的物种及其中文名、拉丁学名、保护级别等一一列出,还特意标出了在书中出现的页码。
  此书是他多年研究思考的成果。在充分论证的基础上,他从生态系统的角度,对中国荒漠区划及区域特点做了有益的探索和展示,把荒漠看成一个完整生态系统的观点贯穿全书。
  在前人的基础上,他在书中大胆提出了荒漠生态系统有防风固沙、土壤保育、水资源调控、生物多样性保护、初级土壤提供、沙尘全球环境增益等生态服务功能,这个提法十分新颖。
  富有创造性的是,他在书中将荒漠比喻成地球的“脾”。将森林比喻为地球的“肺”,把湿地比喻成地球的“肾”,而把荒漠比喻为地球的“脾”还不多见。按照中华五行学说,肺主气,肾主水,脾主土。他说,这样自然界气液固三状态、气水土三要素都全了。把地球拟人化的比喻,让人感到更便于理解、更容易亲近,从而更愿意去珍惜它、爱护它。这是他如此比喻的初衷。
  经过大量实地调研,吸收前人研究的成果,他大胆将喜马拉雅山脉北麓、阿里地区等高寒干旱极干旱区划入荒漠的自然地理区域内,将原来荒漠区的南缘大大往南推进,并阐述了其中的道理。李文华院士评价说,这一做法是从实际出发、不拘泥框框的大胆尝试。
  尽管书的主旨是讲述荒漠和荒漠生态系统的故事,但他用了一定篇幅直面荒漠化这个土地退化的过程。作为一种警示,荒漠化不仅在书中专门设有的“生态思考”中剖析,而且在每章中都就该区荒漠化的威胁、荒漠化的治理、人与自然的关系等做了相应的论述。
  此书也不同于普通的教科书。新书中见景、见人,见植物、见动物,更见故事,见思想。在新疆卡拉麦里,展翅起飞的棕尾鵟是荒漠生态系统食物链的顶级物种之一;因是最后被发现的新鸥种而得名为遗鸥,它栖息并繁殖在毛乌素沙地的淡水或咸水湖中,是地球上极少数东西向迁徙的鸟类;内蒙古科尔沁沙丘间的湿地上,一只白枕鹤展翅飞向清晨的阳光;黑龙江松嫩沙地上,一对丹顶鹤夫妇在夕阳下相伴而归;蓝天白云下,挺立的是内蒙古白音敖包的沙地云杉——那是目前世界同类地区仅存的一片沙地云杉林——在干旱而贫瘠的环境下,树高25米多的杉树就是最美的自然画卷……
  看着精美的图片,读着洗练的文字,我竟然读出了背后的一个个故事。书中既再现了陕西毛乌素沙地沙进人退的惊心动魄场面,同时也有宁夏中卫利用沙漠优势建起沙漠太阳能发电场的发展前景。黑龙江松嫩沙地上,一个白衣女孩怀抱着刚刚找回的羔羊,而旁边的说明文字则直抵心底:人们可以找回羔羊、找回羊群,更应该找回优良的草原、找回生态系统的平衡,找回人与自然和谐的良好环境。
  懂摄影却不懂林业的,懂林业但不懂摄影的,懂摄影、懂林业而不懂生态的,都出不了这样的书。能将科学性、艺术性高度融合,用生态摄影的艺术语言阐述荒漠生态系统科学规律的人则是凤毛麟角。他显然是其中的佼佼者。因为他是这一领域的专家,才使新作中具有极其鲜明的科学性特征。科学性与艺术性并重,显然不是一般的摄影作品集能够达到的。这是他与其他摄影师的最大区别。
  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显然是和他的经历有直接的关联。他一直从事生态系统及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调查监测、科研及管理工作,是中国荒漠化监测中心首任常务副主任,组织过全国第一次荒漠化调查。他对广袤荒漠既熟悉,又充满深情。
  书中的每一张图片都是精品,每一段文字都是问卷。每一个抓拍的瞬间,都是无数次等待的结果;每一个独特的发现,都是多少年积淀的结晶。我反复翻阅了不知多少遍,想从中挑出一张最喜欢的图片。这的确很难很难。因为每一张都是他呕心沥血之作。他几十年出入大荒大漠甚至无人区,用镜头记录下了所经历的一切。实地考察、查阅资料和请教专家,是他编撰此书过程中始终如一的必修课。因可供借鉴的成果不多,在确定中国荒漠的自然地理区划时,他反复研究修改,一直到正式开机印刷之前。
  我的目光,最终落在了179页上。青海格尔木的骆驼刺占满了一个页面。只见它的茎上长着刺状的、坚硬的小绿叶,还开了一朵黄色的小花。它是沙漠中骆驼的美食,因此而得名。这种草本植物的根系非常发达,甚至能够从沙漠20米深处汲取地下水分和营养。这张图片显然不是全书中最漂亮的,但我看重的是骆驼刺的精神和风骨。它的存在与生长,对于维护极为脆弱的荒漠生态环境有着极其重要的生态价值。
  不知道建伟兄是否愿意认同我的这个比喻。在我的眼里,他就像书中这一棵棵骆驼刺,为了护卫多样性的中国荒漠尽心竭力。(记者 铁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