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内蒙古的治沙风云人物(二)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7年09月11日来源:内蒙古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刘再义:像守护母亲一样守护草原
  他3次被呼伦贝尔市授予防沙治沙先进个人荣誉称号,是新巴尔虎左旗十大杰出青年,是退耕还林工程建设先进个人。
  他有一段话在林业系统广为流传:“呼伦贝尔草原养育了我,如同给我生命的母亲,谁不爱自己的母亲,保护好她是我们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每一个人的责任。”
  他叫刘再义,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左旗人。初中毕业后,看到自己生长的草原日益严重的沙化形势,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林业学校,毕业后进入当地林业局工作,从此,防沙治沙的领域处处有他的身影。
  为了从根本上改善呼伦贝尔沙地的生态环境,他多年如一日工作在防沙治沙第一线,每到造林时节,几十天与生产工人吃住在一起,一边工作一边总结经验。二十几年下来他的足迹踏遍了新巴尔虎左旗的每一寸沙地,掌握了新巴尔虎左旗沙地第一手资料。他组织编写的《新巴尔虎左旗防沙治沙长远规划》和《新巴尔虎左旗生态建设实施方案》在防沙治沙实践发挥着指导作用。他撰写的《新巴尔虎左旗沙漠化现状与对策》,切合新巴尔虎左旗沙漠化实际提出了治理对策,得到了专家的肯定。
  到2015年从根本上完成了新巴尔虎左旗境内三条沙带的甘珠尔沙地、呼伦湖周边沙地、英根沙地、道勒都沙地、洪库尔沙地和海东公路两侧、阿嵯公路两侧、301公路嵯岗段两侧沙地治理,2009-2015年累计完成治沙面积130万亩,流动沙地直播小叶锦鸡儿治理面积达60万亩,设置芦苇、牧草等机械沙障2万余亩,部分沙地植被盖度由治理前的不足5%增加到80%以上。


 
  乌日更达赖:大漠骄子
  乌日更达赖是个地地道道的牧民,1968年出生在位于库布齐沙漠深处的鄂尔多斯市杭锦旗白音乌素镇图格日嘎查。由于干旱等自然原因和人为的超载放牧,那里的生态严重失衡。15岁时,眼看着一片片绿地和草场变成光秃秃的沙丘,骆驼饿死在沙漠中,牛羊饥渴地跪倒在地,沙漠的无情让他感到十分恐惧。
  接下来自家草场的严重退化,让他看到事态的严重性:再不治理沙化就没有生存的空间了。1996年底,乌日更达赖开始了他的治沙生涯。开始的两年里,他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泪已经记不清。1998年,他尝试着用穿沙公路沙柳编织网格的固沙经验,为小树做了个沙障,没想到竟然成功了。经过近半年的苦干,3000多亩黄沙被固定住了,一片片嫩苗开始发芽。
  终于,经过人工栽植和自然恢复,他的草场逐渐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当时的旗委领导也来到他家,资助他4万元帮他种树,当时的自治区领导也来他家视察,并称他为“大漠骄子”。如今,他已在大漠中治理恢复植被10万亩。
  乌日更达赖连续被评为全旗、全市、全区、全国“十杰青年”,并获得自治区劳动模范、造林绿化标兵、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2005年当选为全国劳模。


  张喜旺:绿色卫士
  张喜旺原本想种树挣点钱,没想到不知不觉对治理沙漠生出一种使命感,最终成了远近闻名的治沙标兵。2002年,亿利资源集团来到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独贵塔拉村,找到张喜旺和他的乡亲们,以每天20元的报酬给库布其沙漠植绿。张喜旺就此走上了治沙这条道儿。
  那时候的库布其沙漠是一片死亡之海,一望无际的沙漠连鸟都飞不过去,四处都是高高的沙丘、沙梁,没有人敢闯进那片沙漠。
  万事开头难。沙漠里没有路,他和乡亲们每天早上六点钟骑着摩托车上工,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种树的地方,风餐露宿自不必说,单是每天往返三四个小时的路程就把人的精气神消磨大半,再加上刚开始种树的时候经验不足,树苗常常种不活,工程结束时一结算,每天挣不到20元钱。
  日复一日,张喜旺种树的经验慢慢增长了,工钱也从20元一路涨到100元以上,手底下也有了五六十人的种树队伍。2010年开春,张喜旺一口气承包了700亩沙漠种树,第二年他将承包地扩大到1100亩,只做了43天,顺利完工。接着又在七星湖畔承包种草,种得像模像样。时间久了,无论是种树经验还是管理经验,张喜旺都成了沙漠种树难得的“专家级”人物,他们还发明了水冲沙柳和电钻种植法。
  不知不觉,埋头种树的张喜旺已经种绿了超过2万亩的沙漠。2016年6月,他荣获第七届“母亲河奖”颁发的“绿色卫士”称号。


  贺文军:从陶瓷商人到治沙先锋
  原本是一名成功的陶瓷商人,在经历了一场“飞沙走石、暗无天日”的沙尘暴之后,巴彦淖尔市五原县的商人贺文军转变自己的人生角色,放弃了原有的成熟产业,成为了一名治沙先锋。
  亲历沙漠的危害,贺文军萌发了治沙的想法。他一有空就查找资料,去沙漠搞调研……在治沙的同时,他发现,在漫漫黄沙和狂风中屹立的梭梭及根部寄生的肉苁蓉,不仅有着强大的固沙、治沙功能,还潜藏着巨大的商机:梭梭肉苁蓉还被称为“沙漠人参”,是名贵养生保健药材,为此他又转向发展沙产业。
  发展沙产业,投资大,风险大,但见效却很慢,从栽梭梭到收获苁蓉至少要4至5年,如果赶上干旱、大风,新栽的梭苗有的被沙掩埋、有的被风连根吹走、有的因补水不及时而旱死,还有的被老鼠、野兔啃掉。一次次揪心、一次次落泪……但贺文军依然信念如磐,不停地接种、补种……效益没见到,可投资却越来越大。他将自己的宾馆等企业收入全部投入治沙,甚至还将房产、公司资产全部用来抵押贷款。
  然而,皇天不负苦心人。到2012年,贺文军的公司先期营造梭梭林1万多亩,其中接种肉苁蓉0.5万亩。梭梭种植基地的建设起到了典型示范作用,加快了社会力量改造乌兰布和沙漠生态的步伐,周边的农牧民更是积极前来取经,投身自家承包沙漠发展沙产业。


  马云平:治沙“愚公”
  现年62岁的马云平是锡林郭勒盟多伦县诺尔镇新民村的农民,16年来与沙丘为伴,守护着自己种下的一片片绿洲,用爱浇灌着自己的绿色人生,被称为治沙“愚公”。
  多伦县位于浑善达克沙地南缘,县境内中北部地区分布着三条大沙带。16年前,每到春季,大风刮来,黄沙漫漫,遮天蔽日,沙丘滚动。当地流传着“猪上房,羊跳墙,小孩坐在房檐上,地不打粮,沙子埋房”的顺口溜。如今,如今这里已是一片片绿洲,这离不开马云平16年来在山上的坚守。
  2000年,多伦县启动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拉开了大规模生态建设的序幕。马云平家正处于沙带腹地。县里号召个人搞五荒承包,可政策宣布半年过去了,也没有一个人愿意承包。看到家乡沙化日益严重,马云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名共产党员的担当和责任,在他脑海里油然而生。尽管家里人坚决反对,马云平还是毅然地与村里签订下了3700亩的《荒沙荒地承包合同》。
  马云平搬进了沙窝子里的简易房,吃住在荒山上,开始了他的治沙路,饿了啃一口馒头,渴了喝一口凉水。就这样,漫漫16年,马云平治沙累计投入40多万元,共栽植樟子松1768亩,平均高度在3米多,有的生长到5米多,杨树630亩,榆树160亩,山杏130亩,黄柳、柠条、杨柴1012亩。
  “现在我自己感到非常自豪,能给子孙后代留下一片蓝天绿地,作为共产党员的退伍老兵,让荒沙变绿洲是我的奋斗目标,也是我想干和愿意干的事业。”这就是马云平的人生理想。


  唐臣:西山“治沙王”
  草都不长的地方还能种树?就在村里人质疑“西风口”能不能长出树苗来的时候,唐臣已经下定了决心向沙地挑战。这一年是1985年,唐臣33岁。
  唐臣是赤峰市克什克腾旗万合永镇西大营子村民,居住在浑善达克沙地和科尔沁沙地的交汇处。在山上放了8年羊的唐臣比别人更多地领教了风沙的无情。
  每逢春季,黄沙滚滚,风走沙流。可是每当他看到一块肥沃的草场、农田被黄沙吞噬,他的心里就一天比一天沉重:照这样下去,我们的后代子孙怎么生活?望着无际的沙丘,唐臣说:“我要治理沙丘,哪怕一生只治个十亩八亩,也要给后代做样子,我这辈子治理不完,就让儿孙接着治理。”家境富裕的他处理变卖了所有家产,到离村3公里远的西山去治沙,当起了“西山王”。
  一晃十余年过去了。吃尽苦头的唐臣一家人脸晒黑了,但他承包的沙丘却变绿了。在他所承包的荒丘上,长满了黄柳、白榆、山杏、落叶松各种树木和牧草,沙丘不再流动了。1997年以来,种草200亩,营造樟子松200亩、落叶松200亩、山杏200亩、黄柳500亩,现阶段他承包的荒山已全部变绿了。
  由于唐臣生态建设取得较大成绩,多次受到国家和自治区表彰,2002年荣获全国防沙治沙标兵光荣称号。2002年荣获全区造林绿化标兵光荣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