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地种稻:开启脱贫治沙新模式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7年08月23日来源:光明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前不久,朋友从内蒙古带回一袋大米,并表情神秘地说,这是在科尔沁沙地里长出来的大米,当地的农民依靠沙漠种稻技术,不仅脱贫致富,还治理了沙地、改善了生态环境。
  沙地里也能种出大米,还能改善生态环境?带着心中这个大大的疑问,日前,记者深入内蒙古通辽进行了实地走访。
  沙区不富,沙患难止
  盛夏的科尔沁沙地,烈日炎炎,蓝天白云之下,黄色的沙丘连绵不绝。然而翻过一座大沙丘,眼前的景象却令记者眼前一亮——绿油油的水稻田错落有致地分布于沙地中;成群结队的麻鸭在田埂间嘎嘎地欢叫着;几只水鸟从池塘深处被惊起,舒展开翅膀飞向天际……
  这几块沙漠里的绿洲其实是内蒙古通辽市农科院沙地生态修复利用试验基地,位于库伦旗额勒顺镇苏日图嘎查(村),占地500亩。“在沙地衬膜条件下,这里正在进行水稻与蟹、鸭、泥鳅、龙虾的共作试验,希望能够改善沙地土壤生态环境,优化农业生态模式。”通辽市农科院水稻研究所副所长张力焱告诉记者。
  通辽市地处科尔沁沙漠腹地,所辖奈曼、库伦等部分地区,基本没有平坦肥沃的耕地,草牧场也大部分退化、沙化、盐碱化,沙区农牧业举步维艰,当地农牧民一度穷困潦倒。
  沙害严重的地区一般也是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的贫困地区,可谓“沙患不止,沙区不富;沙区不富,沙患不止”。在通辽市农科院院长张守乾看来,只有治沙与治穷并重,才能充分调动沙区人民防沙治沙的积极性。“沙地衬膜农业综合技术的意义,就在于有效激发了沙地治理主体——沙区百姓的积极性,实现了从过去单纯的防沙治沙到治沙致富的发展方式转变。”
  开启沙地资源宝库的金钥匙
  科尔沁沙地大部分地区地下水位高、储量大,且光热充足、雨热同季、无霜期长。只要解决了沙地漏水漏肥的问题,进行合理适度的开发利用,广阔的沙地资源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1993年,怀着这样的信念,通辽市农科院研究员严哲洙试着用塑料作为防渗层,铺在沙土下面30厘米深的地方,四周用塑料衬垫做成池埂子,在畦田旁打井,造出1.8亩水稻试验田,秋季竟然收获了稻谷。
  如同找到开启沙地巨大资源宝库的金钥匙,严哲洙的这一发明成为沙地衬膜农业综合技术的雏形。此后,在进行一系列补充试验后,沙漠种稻技术于1995年正式在通辽部分沙区推广,并荣获国家“八五”科技攻关重大科技成果奖和中国科学院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沙地衬膜农业综合技术是一套将机械化造田、绿色有机农产品生产和节水灌溉等融为一体的集成技术。据研究团队负责人、通辽市农科院水稻研究所所长包红霞介绍,在平缓沙地造田种稻后,地面完全被水稻郁闭并由水覆盖,夏季微环境发生本质变化;秋季水稻收割后,地面虽近于裸露,但由于根茬的固着作用和土壤有机质成分增加,冬季稻田土壤并不发生风蚀,从而彻底改变了沙地本来的环境和生产特征。“在沙地种稻,既治理了沙地,又能改善生态环境,还可以扩大耕地面积、提高农民收入。”
  当地一位正在稻田除草的农民告诉记者,沙漠里阳光充足、早晚温差大,沙地透气性好、病虫害少,符合水稻的生长习性——更重要的是,“衬膜能防止水、肥渗漏,收成会好”。
  面对质疑,用事实和数据说话
  限于当时的条件,沙地衬膜农业综合技术的研究与推广一开始并未得到认可与重视。
  20多年前,库伦旗芒汗苏木(乡)毛敦塔拉嘎查(村)的额尔敦毕力格老人跟随严哲洙学习沙漠种稻技术,如今成了远近闻名的土专家和致富带头人。“那些年,严老师和我们一起在田里忙碌。他腿脚不好,就由老伴陪着过来,大家在一次次失败中摸索方法、总结经验。”回忆当年的情景,额尔敦毕力格感慨万千。
  初期试栽时,担心地力不够,就大量施用化肥,结果种下的水稻倒伏,当年颗粒无收;1997年,塑料膜漏水,水稻产量大幅下降,沙漠种稻技术引发质疑;2000年以后,沙地衬膜造田一次性投入高,种出的稻米不好吃,一时间,“沙地里种水稻不行”的声音又要终结这项意义重大的发明……
  苦心人,天不负。在农科院领导的支持、鼓励下,一次次陷入举步维艰境地的科研团队顶住压力,凭着坚韧执着的干劲和造福沙区百姓的信心,广泛调研、深入分析,结合扶贫项目在沙化严重的旗县为沙地衬膜水稻种植基地提供技术支撑,终于将沙地衬膜机械化造田、优质水稻生产等技术难题一一破解。
  “我们坚信治用结合的治沙理念是正确的。面对质疑,要用数据和事实说话。”一路走来,包红霞等人在质疑声中为沙区精准扶贫提供了一套适用、易操作的集成技术,开启了精准扶贫的新模式。2011年4月,“沙地衬膜农业综合技术研究及产业化开发”项目通过专家组鉴定。
  如今,沙地衬膜水稻已由最初的1.8亩试验田发展到5万亩,成为科尔沁沙地可持续发展的主推技术。2015年,亿利资源集团入驻奈曼旗进行规模化开发,建成了全国最大的沙漠有机水稻种植基地。
  沙区可持续发展的前奏
  2015年9月,通辽市农科院组织召开沙地衬膜农业观摩会,已近耄耋之年的严哲洙望着眼前成熟在望的沙漠水稻,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对科研团队来说,这还仅仅是一个起点。
  谈到沙地衬膜农业,水资源的开发与利用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命题。有人质疑:在沙地这么缺水的地方种植水稻这样的耗水作物,行得通吗?研究团队给出了这样的答案:缺水是一个相对概念,要看用什么样的技术去开发,用什么样的标准来衡量。
  据包红霞介绍,沙地衬膜造田能够阻止灌溉水渗漏,水分散失渠道只剩下棵间蒸发和植物蒸腾。“采用节水灌溉技术后,每亩沙漠水稻的灌溉量为240至260立方米,与当地玉米灌溉量相当。我们正在研究的覆膜滴灌技术可以进一步阻止棵间蒸发,使每亩灌溉水量降低到180立方米甚至更低。”在她看来,在气候干旱渐成种植业“难以承受之重”时,沙地衬膜农业的节水优势越发明显。
  对沙漠生态系统来说,水、土、气、热任何一个要素发生变化,都会对系统的功能和稳定性产生影响。为此,技术攻关团队正在研究各要素间的相互作用,综合集成各类防治技术,构建以沙漠种稻技术为基础的“1+N”沙地生态循环农业模式。“在种植有机水稻的过程中,我们利用稻田里丰富的浮游生物和腐殖质放养鸭子、螃蟹、泥鳅等。通过种养结合,让养殖业为衬膜田提供有机肥,让种植业为养殖业提供优质饵料。如此,沙地土壤的有机质就会逐年增加,生态系统就会进入自我循环、发展的良性轨道。”张力焱解释道。
  “20多年的实践证明,轻简高效的多学科集成技术是沙地生态农业发展的核心。作为农业科研单位,我们希望能组织科研力量进一步合作攻关,让广阔的沙区变成高效、特色农牧业区和永不衰败的生物能源基地。”谈到沙地衬膜农业综合技术未来的走向,张守乾坦言。(记者 张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