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着绿 林海生金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9-09-06来源:人民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山川着绿 林海生金

——退耕还林还草工程实施20周年综述

  核心阅读

  退耕还林还草工程实施20年来,已成为我国乃至世界上资金投入最多、建设规模最大、政策性最强、群众参与程度最高的重大生态工程,取得了巨大的综合效益,是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生动实践,也是世界生态建设史上的伟大奇迹。

  20年过去,全国退耕还林还草5.08亿亩,一片片濯濯童山,变成了秀美山川。

  

  9月2日一早,江西省崇义县杰坝乡长潭村村民张继尧便拿着镰刀来到自家林地,枝头的南酸枣密密实实,泛着青黄色,“再过个把月,这些枣就会陆陆续续掉下来。我得赶在中秋节前把野草和杂树除掉,这样才方便捡拾。”

  张继尧的这片枣林种植于2006年,当时县里实施退耕还林,每亩地补助200多元,还免费提供种苗和技术指导。5年后,这30亩南酸枣进入丰产期,正常年景每亩收入超过6000元。

  “你看这山,以前都是种粮食,种一坡只能收一箩。退耕还林后,都种上了果树,乡亲们也都过上了好日子。”顺着张继尧手指方向望去,满山苍翠。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局长张建龙说,退耕还林还草工程已成为我国乃至世界上资金投入最多、建设规模最大、政策性最强、群众参与程度最高的重大生态工程,实施20年来取得了巨大的综合效益,是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生动实践,也是世界生态建设史上的伟大奇迹。

  生态工程

  成林面积近4亿亩,超过全国人工林保存面积的1/3

  “以前,为了填饱肚子,村民们砍树开荒,双山坪都成了光头山。生态越来越差,山上两个堰塘都蓄不住水。”谈起退耕还林前毁林垦殖的情况,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柳林村村支书鲜诗章直摇头。

  不能继续这样活!必须跳出“越垦越穷、越穷越垦”的恶性循环!

  1998年,长江、松花江、嫩江流域发生特大洪灾。灾后,党中央、国务院果断作出了实施退耕还林还草工程的重大战略决策,把生态承受力弱、不适宜耕种的坡耕地退耕,种上树和草。

  20年过去,全国退耕还林还草5.08亿亩,一片片濯濯童山,变成了秀美山川。原本风一吹就尘土飞扬的双山坪,如今漫山遍野绿色成黛。“通过退耕还林,全区增加了11.3万亩生态林,水土流失等生态恶化现象得到有效缓解。”巴州区农业农村局生态修复股股长施广介绍。

  退耕还林绿满坡。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退耕还林(草)工程管理中心主任周鸿升介绍,退耕还林还草工程取得了巨大的生态效益,目前工程成林面积近4亿亩,超过全国人工林保存面积的1/3,工程每年产生的生态效益总价值达1.38万亿元,其中每年减少的土壤氮、磷、钾和有机质流失量相当于我国年化肥施用量的四成多。第三次全国石漠化监测结果显示,2011—2016年,我国石漠化面积年均缩减3.45%,以退耕还林还草为主的人工造林种草和植被保护贡献率达65.5%。

  小康工程

  退耕农户平均享受9000元政策补助,更拓宽了增收渠道

  退耕还林,不仅让一片片山坡披上了“被子”,还让广大农民收获了一把把“票子”。

  柳林村农民李本全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圈舍,牵出10多头牛拴到双山坪的树林里吃草,再把20多只黄羊赶到山上,最后给林下养鸡场的100多只鸡喂食……鲜诗章说,现在柳林村一大半村民像李本全一样搞林下养殖,还有一部分村民利用青杠树做菌棒,培植椴木银耳。“退耕还林后靠山吃山,全村人均收入增长了不止10倍。”

  大规模的退耕还林,还兴起了一个个产业。在崇义县,通过“公司+基地+农户”“公司+合作社+农户”等经营模式,龙头企业与退耕农户结成利益联结体,掀起了林业特色产业发展热潮。如今,全县8万多亩脐橙林、29.5万亩南酸枣林、68万亩毛竹林,成为农民增收致富的绿色银行,支撑起一个个深加工企业,有力助推县域经济持续增长。

  而在生态脆弱的广大贫困地区,退耕还林成为精准扶贫的有力抓手。2016—2018年,全国共安排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和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退耕还林还草任务2946.6万亩,占3年总任务的近3/4。山西把退耕还林作为脱贫攻坚八大精准措施之一,推广“扶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脱贫模式,在一个战场打赢脱贫攻坚和生态治理两场攻坚战。

  “退耕还林就是好,国家给补贴,我还在合作社干活,家门口就能挣钱。”王明珍是山西省吕梁市岚县王狮乡蛤蟆神村的贫困户,她和老伴都加入了别样红扶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从事沙棘苗日常管理。合作社承接了不少退耕还林任务,王明珍夫妇去年收入3.5万元,顺利脱了贫。

  退耕还林还草工程的实施,不仅使1.58亿退耕农民享受到了政策补助——户均直接受益近9000元,更重要的是,很多工程区因地制宜发展林特产业,退耕后农民增收渠道不断拓宽,后续产业增加了经营性收入、林地流转增加了财产性收入、外出务工增加了工资性收入,收入更加稳定多样。据国家统计局监测,2007—2016年,退耕农户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14.7%,比全国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水平高1.8个百分点。

  可持续发展工程

  开辟生态经济型后续产业,培育农民绿色发展理念

  退耕还林,国家得绿农民得利的同时,也对农民的生产生活方式产生了广泛而又深刻的影响,让广大农村走出了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路子。

  周鸿升介绍,以前,很多农民开荒开到天边边,种地种到山尖尖,退耕还林后,很多地方水土不再流失,山脚下就能打上淤地坝,建成耕作条件更好的农田。加上科学耕种,很多工程区林茂粮丰,粮食产量不减反增。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与1998年相比,2017年退耕还林工程区粮食作物播种面积和粮食产量分别增长10%和40%。

  退耕还林调整了农村产业结构,培育了生态经济型的后续产业,促进了农村富余劳动力的转移,为有效破解“三农”问题、促进农业农村可持续发展开辟了新途径。

  宁夏固原市原州区黄铎堡镇南城村的退耕户高建忠就有滋有味地吃上了“旅游饭”。2000年之前,高建忠一家主要靠种地为生,山高坡陡,灌溉水引不上去,只能靠天吃饭。

  2000年村里实施退耕还林,几年下来,全村周围的一座座荒山都披上了绿装。来村里采摘、吃农家饭的游客越来越多,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漫山遍野的野胡桃竟然成了“宝贝蛋蛋”——用野胡桃核做成的手链、枕头、汽车坐垫等手工艺品,很受游客青睐。

  退耕还林,让农民既富了口袋,也富了脑袋。

  “以前老百姓砍树种粮,现在经常有老百姓主动找我们要树苗。”巴州区白庙乡林业站站长谭红兵说,从某种意义上讲,退耕还林退出的是广大农民传统保守的思想观念,还上的是文明绿色的发展理念。

  退耕还林20年,“种下”片片青山,“收获”座座金山。尝到甜头的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五十镇班彦村农民,新退出了1824亩坡耕地,种上了青海云杉、杨树,并把它命名为“感恩林”。(记者 顾仲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