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林业办林场——虞山林场启示录之发展历程篇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09-01-23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作者:房田甜
【字体: 打印本页

——虞山林场启示录之发展历程篇

    中国绿色时报1月22日报道 虞山林场只有1260公顷,在全国4507个国有林场中,论林地规模和管辖范围,它最小,是个地道的“袖珍”林场。
  秤砣虽小压千斤。
  今天的虞山林场,森林覆盖率达96%,下设3个管理区、1个旅游服务公司,有130多家场属各类企业,场内建有医院、学校、财政所等基础设施,全场居民共4200余人。虞山林场只用了5年时间,就创造出三业总产值从3亿多元猛增到20亿元、职工人均年收入超过2.5万元的佳绩,各项人均指标都稳居全国国有林场之首。
  5年,对虞山只是一个瞬间,而对虞山人却是一个时代,一个创造奇迹的时代。
  如此微型的林场能有这样显赫的成绩,区位优势很重要,但最关键的还在于虞山林场人。
  2004年,原林业部副部长刘广运到虞山林场视察,留下三个大字“变则通”。如今,这三个大字依然端正地挂在林场当家人张正明的办公室。“变则通”三个字,也成了虞山林场人改革发展的主心骨。
  敢与强的比,瞄准高的攀
  曾经的虞山林场,干部职工端的是铁饭碗,工作上得过且过,但各方面的需求却越来越多。改革开放后,国家对林场实行“断奶”,困难逐渐凸显。
  想发展,就办企业。但企业归集体所有,职工干多干少一个样,林场前景依旧暗淡。
  场长张正明觉得,要解决林场的问题,必须改革。而让他下决心挥起改革利剑的,还是因为一次表彰大会。
  2003年春节过后,常熟市委、市政府举办“三个文明”总结表彰大会,其他集体代表至少捧回10多座奖杯,而虞山林场只有3项个人奖。刚上任的新场长张正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奖牌少,说明我们工作还有不足。”张正明说,“要敢与强的比,瞄准高的攀。”
  但虞山林场仅4000余人,别人却都是人口几万甚至十几万的大镇。有人问,怎么比?
  “不比总量比人均,不比数量比质量,不比规模比特色,不比最好比更好。”这是张正明给大家的答案,更是对大家的要求。
  2003年下半年,通过广泛的调研,虞山林场开始了一系列改革。
  首先,全面实施事业单位转企改制,对26家挂靠单位进行摘帽、翻牌和重新登记,注销10家,转企改制16家,对改制企业中86名事业编制人员进行身份置换。
  其次,整合区划资源,进行管理区合并改革。原有的6个管理区被划分为3个,政企分开、收支两条线、区账由场部代管,将60多名管理人员缩减为24名。
  还有,改革林场分配制度,将收入与贡献挂钩,形成由基础工资、岗位工资、效能工资、年度奖金组成的工资结构,用年薪制和严格的考核打破平均主义。
  另外,取消行政性公务用车,实施以货币化定额包干的公车改革;实行核定计划、超支自负、节约奖励的招待费用改革。
  改革前,虞山林场职工身份有三种,一类是公务员编制,一类是事业编制,一类是企业工人编制。改革后,三者之间的围墙被拆掉,原有体制被打破。
  铁饭碗没有了,有人开始闹,张正明却不怕,“当家人就是要敢碰硬,敢于得罪人”。
  小林场的一场大变革,让它活力倍增,各项荣誉纷至沓来,成为全国国有林场排头兵。
  从招商引资到招商选资
  随着常熟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展,历史上“半入城”的虞山,如今已是“全入城”了。林场的地越来越值钱,就有人给张正明出主意:转让林场土地,迅速大赚一笔。
  张正明却不这么干,“林地是林场的根,是会下蛋的母鸡,更是林场的未来。”
  为了让这“母鸡”下更多的“蛋”,虞山林场按照“动产出让,不动产租赁”的原则,在评估的基础上公开拍卖或内部转让设备、器材等动产和品牌、企业名称等无形资产;估价出租土地、厂房等不动产。不仅确保了资产不流失,而且年年增值。
  “要让林场的生态效应发挥最大的作用。”张正明说。
  于是,虞山林场热火朝天地开始了环境提升。
  搬迁化工企业,关停改造小企业,拆除沿山的3.5万平方米的老厂房;全面修缮破旧房屋,利用闲置厂房,对外招租招商,发展楼宇经济;开辟高新技术工业园区,非高科技项目、有污染项目免进。
  1998年林场曾把32亩地和700多平方米的厂房作价700万元转让。张正明担任场长后,将其协议收回,通过招商引资,这里被开发成三产服务业用房,收益倍增。
  如今,虞山林场拥有25万平方米的工业和三产服务业用房,每年坐收2000万元租金,财政收入有了有力支撑。
  王倩是林场旗下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的副总,2003年大学毕业后,她就在虞山林场负责招商引资的工作。“虞山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我们的名片,更是品牌,慕名而来的投资商络绎不绝。”王倩说。
  4年的招商经验,让王倩学到的也是个“变”字。
  招商口号从“金山银山,有污染不进虞山”到“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再到“有了绿水青山,才能有金山银山”,变化的口号背后是林场人对生态的日益重视,更为林场人带来了更多的绿色财富。
  以林为本护虞山
  防火是林区的大事。
  如果说虞山林场与市场只隔一条马路,那么它与火源的距离也只有一条马路。
  整座虞山上大小庙宇几十座,虽已拆除许多,但每年上虞山的仍然超过150万人次,香火鼎盛带来的是巨大的防火压力。遇到春节、清明,林场干部职工更是如临大敌。
  2006年,虞山林场投资1000多万元建成了森林防火电子监控系统和自动报警装置,将林场的一草一木都收纳进监控系统中。通过场部监控室的16块监视屏幕,甚至可以看到山上游人的动作和表情。
  尽管虞山21年未出现火灾,但根除隐患才是长久之计。
  2004年,常熟市政府提出,搬迁虞山上的2万多穴散坟,期限为3年。但林场自己的动员会上,张正明要求:马上搬,3年任务2年完成。
  干部职工不明白,为什么人家可以3年内搬迁,我们一定要马上搬呢?
  张正明最后揭了谜底,我们是看山人,我们不带头叫谁带头?早点迁完,省下精力干别的事岂不更好?
  最终,林场只用1年就完成了自己的迁坟任务。
  随后,林场在虞山沿线30公里设立护林防火隔离栏,建立23处上山道口,道口处建木屋,专门派护林员日夜值守。
  2006年清明前夕,张正明提出,让人们在公墓入口集中焚烧纸钱,防止火源上山。
  随后几天,林场所有干部职工都放下手头工作,每天早上5点钟开始,在通往公墓的山道上沿途宣传、劝说,严控火源。
  “多数人配合,少数的人还是偷偷的在山上烧纸钱。”虞山国家森林公园旅游服务公司总经理周岩回忆。
  但有了这次经验,以后的工作就好办多了。
  2007年,公墓周边12处集中焚烧的纪念亭建起来了,林场人还人性化地送给上坟者一束花、一个装纸钱用的大封袋。
  “2008年清明时,烧纸钱全部都集中起来,山上没有发生一起火警。”林场防火办小邹说。
  乱坟不再有碍观瞻,火灾隐患也一劳永逸地消除了,良好的休闲环境还成了林场新的经济增长点。
  “把虞山保护好,才是我们发展经济的根本。”张正明说。
  虞山林场是常熟树木最多的地方,不少人想要高价买树。但张正明宣布:“虞山的树一棵也不卖!”
  不但不卖树,林场还出钱把分散在1400多农户宅前屋后有一定年代的2万多棵私有树保护起来,登记存档,产权为职工所有,每年林场对每棵树给予一定数额的有偿保护费,既让职工增加了收入,更主要的是保护了虞山的历史。这一举措在全国林业系统没有先例。
  农户王全保家有棵300年树龄的桂花树,有人出价10万,但老王拒绝了。老王说:“公家都出钱给我保护树,我更要好好爱惜自己的树。”
采访手记:从砍树卖钱到看树生财
  虞山林场有一点最值得称道:他们不砍一棵树,但挣的每一分钱都与树有关。
  尽管虞山林场森林覆盖率高达96%,虞山林场人还是做出了不砍一棵树的决定,这样的功德在林场人自己看来甚至还不够圆满。虞山林场专门请来专家教授,为虞山量身设计方案改造林相,甚至出资保护林场私人所有的树木。生态好,带来的经济发展速度更令人震惊。短短5年时间,林场总产值从3亿多元跃升到20亿元,创造了绿色神话。
  靠山吃山,全靠砍树,这是某些地方仍在抱着的思维模式。反观虞山林场,不砍一棵树,不仅没有影响经济收益,而且带来了产业效益的突飞猛进。
  虞山人谦虚地说,我们有良好的区位优势。我国4507个国有林场,遍及祖国大江南北,位于发达省份的不止虞山林场一家,但能连续多年蝉联经济排位榜首的却只此一家。
  没有哪种成功是理所当然,虞山林场的成功也一样。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事在人为,只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难处上,哪有更多精力去开拓思路谋发展?
  虞山林场不砍一棵树,得益于不浪费一棵树的生态价值,还得益于虞山林场人不断地探索更可持续的增收之路。诚然,义不容辞地保护林木,是每一个国有林场的责任,但在寻求多元发展的道路上,提出不砍一棵树,不仅展现着林场领头人的精神境界和责任意识,而且展现着林场的经营理念和发展潜力。
  从砍树到看树,一字之变,海阔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