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来不惧,看我三十六计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0-05-21来源:国家林业和草原科学数据中心
【字体: 打印本页

    

  松树是造林植树界的元老级人物,松树家族成员众多,既有耐寒、耐旱、耐贫瘠、耐荫的共性,又有着适合不同纬度、海拔、立地条件的个性,所以它的足迹遍及大江南北,无论高山还是平地,丰饶还是贫瘠,只要有土地,到处都能见它到身影,可谓兢兢业业,勤勤恳恳。

  不过,自然界向来是相生相克,松树这个老好人也有自己的天敌——松毛虫。

  同松树一样,松毛虫也有个大家族,大家口味不同,分别偏爱不同的松树。在我国,主要有27种松毛虫,其中还有精英小团队“六大恶虫”,它们分别是马尾松毛虫、油松毛虫、赤松毛虫、云南松毛虫、落叶松毛虫和思茅松毛虫。这六种松毛虫寄生范围广,发生面积大,产卵量高,一旦爆发,往往令松树林元气大伤。轻则松脂减少,树木生长速度减缓,重则满树松针一夜消失,蛀干害虫纷纷趁虚而入。

  在“六大恶虫”的侵袭之下,一片片森林被剃了光头,如同“不冒烟的火灾”。

    

    

  松毛虫遍布我国 28 个省、市、自治区,据不完全统计,年危害面积达 200 万 hm² 以上,林木损失 180~360 万 m³,薪林收入损失达数亿元。

  这不,山坡上那一片欣欣向荣的马尾松纯林就遇到了松毛虫这位老冤家。

  经历了一个暖冬,初春时节,松树林中的新生幼苗刚刚伸了一个懒腰,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浑身痒痒,仔细一看,枝头密密麻麻的小毛虫正在蠕动。它刚想求救,却发现近旁的成年松树情况更严重,树干上还有成群结队的幼虫正在向上爬。

  松毛虫更偏爱老叶,因为老叶当中的10种必须氨基酸量更高,营养更丰富,含水量也少,很合松毛虫的口味,8~20岁的青壮年松树,正是松毛虫的重点打击对象。

  不妙,松毛虫要成灾了!

    

    

  原来,去年恰逢暖冬,有利于松毛虫越冬后代的存活,尤其在南方,只要温度湿度适宜,全年都不存在滞育的情况,铆足劲壮大家族势力,来年就可能会爆发。另外,纯林树种单一,无法建立良好的食物链系统,森林抗性较差,容易爆发大规模的虫害。

  其实,像这种松毛虫成灾的情况,几乎每隔3-5年就会重演,这主要因为松毛虫家族的成长具有周期性,一般可分为潜伏期、上升期 、猖獗期和衰退期,一个周期下来刚好是3~5年。如果刚好遇上风调雨顺的气候条件,适合松毛虫生长,它往往就会趁势而起,泛滥成灾。

   

松毛虫的卵

   

  看着周围瑟瑟发抖一脸菜色的小树苗,有经验的成年松树大手一挥:非常时期,大家一定要同舟共济,只要熬过最困难的时期,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初春一过,5~8月,松毛虫开始大爆发,成年松树承受了大部分来自松毛虫的袭击,损兵折将之余,它们也没有坐以待毙,而是积极组织反攻——当针叶损失达到25%以上时,松树就会启动警戒状态,树叶中所含的棕榈酸、生物碱、单宁等化学成分就会增加,引起松毛虫产卵量下降、雌性比例下降,死亡率升高,从而导致松毛虫有生力量大大减少。而针叶损失50%以上,松树的化学物质含量达到最高,战斗力也达到最高,接着,松毛虫会逐渐由猖獗期走向衰退期。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无数生物外援也开始涌向马尾松纯林。松针的味道先是引来了赤眼蜂雌蜂,接着松针+雌蜂的气息吸引了雄性赤眼蜂,赤眼蜂开始在林中筑巢繁殖。而赤眼蜂可以通过卵寄生,将毛虫杀死于孵化前的胚胎阶段。占据数量优势,赤眼蜂是战斗第一线的主力军。

  

  

  另一边,杜鹃、灰喜鹊等鸟儿也看上了这些美味的小虫子,把窝扎在纯林当中,勤勤恳恳捕食松毛虫。螳螂、蚂蚁等昆虫也闻风而动,有的抓虫子,有的捕虫卵,一派繁忙景象。

  终极大boss人类也开始出手了,不过,灭杀松毛虫,可不能农药一撒了之,不仅效果不好,还容易影响森林的物种多样性。所以人类请出了“环境友好型”仿生农药,通过喷洒苏云金杆菌、白僵菌等药物来影响松毛虫的生长发育,这种农药只针对性地对害虫起作用,不会伤害其他昆虫与鸟类。

  在人与自然的共同努力下,10月下旬到11月,马尾松纯林迎来连续降雨,剩下的松毛虫也开始羽化产卵,灾害告一段落。

  经此一役,马尾松纯林虽说损失惨重,但剩下的都是精锐力量。人类也从长远角度考虑,开展了一系列防灾减灾工作。

  无论何时何事,事前预防比事中控制和事后补救要简单的多。

  首先,除恶务尽,先捣毁松毛虫的老巢,将灾害区域的残树伐去,补植阔叶树种,有计划进行间伐,营造混交林,增强森林抗性。这样即使爆发松毛虫灾害,也不会蔓延到整片树林中,同时还能延长食物链,“引进”诸多松毛虫天敌。

    

营造马尾松混交林

      

  接着是物理防治,通过烟熏、翻土等方法灭杀松毛虫幼虫,3-4月间,在树干上绑毒绳、浸药胶环等,防止松毛虫幼虫上树。在松毛虫成蛹期间,人工摘蛹,集中销毁。

  消灭了一波幼虫,其他残余松毛虫,可待其成年后一举歼灭。当松毛虫羽化成熟后,可以采用灯光、性激素诱杀等方法捕杀,这样还可以避免松毛虫大量产卵,壮大家族。

  防患于未然,松毛虫泛滥成灾后只能补救,而在初期扼杀苗头,相对更加简单。在松毛虫多发地区,可以建立松毛虫灾害预警机制,随时观测松林害虫情况,在灾害发生初期及时进行干预。

    

    

  在大自然当中,没有渺小的对手,经过千百万年的进化,再微小的个体,只要抓住时机,抱团出击,都可能成为强大的敌人。对马尾松来说,敌人是松毛虫,对我们来说,敌人是来势汹汹的病毒。

  不过,再强大的敌人也有软肋,只要无所畏惧,善用利器,击败敌人是早晚的事。不过,击败敌人却并不意味着结束,此消彼长,相生相克,我们还要随时警惕蛰伏的敌人,再一次卷土重来。 

  

  参考文献:

  [1]张慧霞,吴洪渊,黄建华,肖炜,罗文国,徐鹏.运用马尔科夫链模型预测张家界永定区松毛虫发生面积[J]湖南林业科技.2019,(5):48-52.

  [2]王利莹.郎溪县林业有害生物调查[J]现代农业科技,2019,(19):97+99.

  [3]邓婉,成敏,喻锦秀,赵琴,刘清,尹湘林.湘乡市第一代马尾松毛虫发生情况测报初探[J]湖南林业科技.2019,(5):33-36+43.

  [4]程娴,张书平,余燕,毕守东,周夏芝,邹运鼎,张国庆,张桢,方国飞,宋玉双.马尾松毛虫幼虫发生量的方差分析周期外推预报——一代幼虫发生量和高峰期发生量预报[J]应用昆虫学报,2019.(5):1098-1107.

  [5]付卫胜.幼虫期降水对马尾松毛虫发生量的影响[J]现代农业科技,2019,(16):107-108+111.

  [6]张旭,霍莹,宣慧.利用赤眼蜂防治农林害虫技术综述[J]农业开发与装备.2019,(7):200+211.

  [7]黄朝晖,张月娥,黄庆军,李良根,陈昀.新邵县马尾松毛虫的发生与防控[J]现代农业科技.2019:(15):123-124.

  [8]曾菊平,戈峰,苏建伟,何忠.我国林业重大害虫松毛虫的灾害研究进展[J]昆虫知识.2010,(3):451-459.

  [9]张真,李典谟.马尾松毛虫暴发机制分析[J]林业科学.2008,(1):140-150.

  [10]梁文洪.德庆县松毛虫危害现状及防治技术[J]河南农业.2018,(17):4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