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兰科植物——巴郎山杓兰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0-06-29来源:《中国野生植物保护协会》微信公众号
【字体: 打印本页

  兰科(Orchidaceae)是被子植物的最大科之一,以艳丽多彩、左右强烈对称的花及为数众多的粉末状的种子而著称。全世界约有兰科植物 800 余属 2.75 万余种。中国是世界上兰科植物最为丰富的国家之一,目前有记载的中国兰科植物共计 200 属 1,723 种,具有从原始到高级的一系列进化群。

  巴郎山杓兰(Cypripedium palangshanense)是中国特有的珍稀濒危兰科植物,隶属于杓兰属(Cypripedium)。在其模式标本采集地——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它也是狭域分布的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因独特而极其隐秘的生长环境,在兰科植物爱好者的口中流传着“一杓顶十兰”的传奇说法。

  

巴郎山杓兰 Cypripedium palangshanense

  

  作为中国著名的野生大熊猫栖息地,卧龙自然保护区拥有中国西南山地的典型特征——山高谷深,树状水系的溪流密布,从海拔 1300 多米到近 4500 米,都保存着完好的原始森林、高山草甸和高山湿地等垂直分布的生态系统。溪流的滋润和森林的庇护也为众多兰科植物提供了绝佳的生长条件。仅从极具观赏价值的杓兰属植物的分布来看,在低海拔生长着著名的绿花杓兰(Cypripedium henryi)、对叶杓兰(C. debile)、巴郎山杓兰、黄花杓兰(C. flavum),在高海拔生长着人见人爱的毛杓兰(C. franchetii)、西藏杓兰(C. tibeticum)。

  

西藏杓兰 Cypripedium tibeticum

  

  回首中国植物野外科考的艰辛历程,巴郎山杓兰的发现和命名来之不易。1930 年 7 月,来自中国静生生物调查所的唐进和汪发缵两位植物专家深入西南山地,跟随马帮沿着茶马古道,来到藏羌等少数民族聚居、地理位置极为偏僻、信息也极为闭塞的四川卧龙原始林区,在巴朗山区域首次发现了这一野生杓兰属植物的新种,并采集制作了模式标本。1936 年全球植物学界正式采纳了唐进和汪发缵以发现地域和发现者相结合命名的拉丁学名“Cypripedium palangshanense T. Tang & F.T. Wang”(中文名:巴郎山杓兰)。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植物学家又先后在四川平武县王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松潘县黄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重庆市城口县相继发现了巴郎山杓兰极小的零星分布。

 

 

  巴郎山杓兰在王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有分布,正值盛花期的巴郎山杓兰,花朵不过指头大小,勺子状的唇瓣全被苞片遮住,显得格外精致小巧

   

  巴郎山杓兰的植株矮小,为近肉质的直立草本,有横走的根状茎,冬季植株枯萎,靠地下芽越冬。植株高仅 8-13 厘米,茎的直径为 0.1-0.35 厘米。它具有 2 枚相对而生且平展的叶片,近圆形或近宽椭圆形。叶片有 3-5 条主脉,但不很清晰;叶正面呈深绿色、光滑,似有一层蜡质膜。它的蒴果呈纺锤状、绿色,密被短绒毛。

  

巴郎山杓兰娇艳地开放,宛若山中林下溪流边娇小而羞怯的精灵

  

  因喜阴喜潮湿,深山幽谷的山腰谷壁、次生杂木林荫下,是大多数野生兰科植物的生长环境。然而即使是同属于杓兰属植物的巴郎山杓兰、对叶杓兰、绿花杓兰、西藏杓兰,不同种的生长环境和海拔也大不相同。

  

巴郎山杓兰生长的自然环境:高大的原始森林遮天蔽日,溪流潺潺,温润潮湿

  

  卧龙自然保护区的巴郎山杓兰生活在海拔 2700 米左右,高大的原始森林遮天蔽日,林下密布杂树和灌丛,涓涓溪流带来潮湿的空气。它们生长在蟹甲草(Parasenecio)群落中,该群落以蛛毛蟹甲草(P. roborowskii)为主,有少量的阔柄蟹甲草(P. latipes)和三角叶蟹甲草(P. deltophyllus)散生其中。蟹甲草群落总是分布在紧靠溪流两边的坡地。随着坡地逐渐抬升,其上部生长着以岷江冷杉(Abies fargesii var. faxoniana)为主的针叶林,下部则为由岷江冷杉、铁杉(Tsuga chinensis)、糙皮桦(Betula utilis)、华西箭竹(Fargesia nitida)和多种杜鹃等构成的针阔叶混交林。

  

巴郎山杓兰 Cypripedium palangshanense

  

  与其他杓兰属植物一样,巴郎山杓兰的每一个花朵都有球形兜囊状的唇瓣,这着实让人惊叹于自然界的神奇,它一直被人们赞美为“女神飘落在人间的拖鞋”。而这拖鞋一样的小兜子其实是一个特别配置的“陷阱”,昆虫只要钻进陷阱就只有按照预设好的路线前进,从另一端的出口才能逃脱。受花朵大小和入口尺寸的限制,昆虫根本无法原路返回。昆虫在逃脱的过程中,背部会擦上杓兰的花粉,成功逃脱的时候也就无意之中帮助巴郎山杓兰完成了授粉。当然,这些欺骗性传粉的花朵应该也不会是百分之百的成功,有些巴郎山杓兰的花朵因为没有等到昆虫的帮助,在盛开之后便悄然萎谢了。

  

“女神飘落在人间的拖鞋”

  

  据研究表明,一种植物的灭绝将会引起 10-30 种其他生物的丧失,而许多极小种群植物是自然生态系统中的关键种,一旦灭绝,将可能激发连锁效应,直至打破自然生态系统的稳定性,造成不可估测的严重后果。巴郎山杓兰作为脆弱的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其生境一旦遭到破坏,娇小的植株失去了高大乔木或灌木的庇护而暴露于阳光下,便难以存活。巴郎山杓兰目前已被列入《全国极小种群野生植物拯救保护工程规划》。

  

刚刚长出浅绿色花苞的巴郎山杓兰显得格外稚嫩而清新

  

巴郎山杓兰幼苗

  

  1963 年建立的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给予了巴郎山杓兰这些极小种群野生植物最基本的生存保障。从四川卧龙保护区 2018 年和 2019 年开展的巴郎山杓兰植物专项调查统计结果来看,适宜巴郎山杓兰生长的区域面积约有 66 平方公里,但其种群数量也仅仅200 株左右。所以,保护完整的森林生态系统,维持好巴郎山杓兰这样的极小种群野生植物类群的生境,显得尤为重要。目前,最新的生态保护红线已将巴郎山杓兰分布的栖息地划定在内,严格禁止放牧和户外徒步等活动,切实消除人为干扰,保护栖息地植被。卧龙自然保护区及各界科研人员也将继续开展相关研究和保护工作,以促进巴郎山杓兰这一娇美的物种精灵继续在蓝色星球上焕发勃勃生机。

  

巴郎山杓兰 Cypripedium palangshan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