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草原鼠综合防控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9-12-19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加强草原鼠综合防控

刘加文

  老鼠俗称耗子。从广义上说,老鼠包括鼠类和兔类,在动物分类学上属于哺乳纲啮齿目,这类动物的门齿特别发达且终生生长。老鼠是现存最原始的哺乳动物之一,比人类在地球上出现的时间还早大约4700万年。据有关资料显示,全世界有老鼠2000余种,约占哺乳动物属种的40%。有专家估计,全球老鼠数量在150亿只以上。我国有老鼠200余种,在天然草原上常见的有80多种,其中90%以上是鼠类,兔类动物主要有旱獭、鼠兔、草兔、高原兔等。
  草原上的老鼠分布有着地带性特征。随着地理、气候、土壤及植被的不同,草原上所栖息的老鼠种类也各不相同。年降雨量400毫米以上的草甸草原,如内蒙古东部和新疆伊犁谷地,栖息的主要是田鼠亚科的莫氏田鼠、东方田鼠、鼹形田鼠、普通田鼠等。年降雨量250-400毫米的典型草原,如内蒙古中部、黄土高原南部,栖息的主要是布氏田鼠、草原鼢鼠、达乌尔鼠兔等。年降雨量250毫米以下的荒漠草原,如内蒙古西部、新疆北部,栖息的主要是耐旱的跳鼠、沙鼠和兔尾鼠。青藏高原高寒草原栖息的主要是高原鼢鼠、藏鼠兔、喜马拉雅旱獭、白尾松田鼠等。
  老鼠是草原生态系统的重要成员。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老鼠与草原及其周围环境形成了相互依存与相互制约的紧密关系,既是生物群落中的消费者,也是物质、能量的传递者。草原老鼠以植物性食物为主,同时又是草原肉食性兽、猛禽以及蛇类的物质和能量供应者,其排泄物和尸体归还土壤,又能为微生物提供物质和能量。老鼠适度的挖掘活动能改善土壤通透性和接纳水分的效能,有利于草原植被生长。在健康的草原生态系统内,生物群落会进行有效的自我调控,从而抑制老鼠数量过快增长。俗话说“一鹰护顷田、一鼬吃千鼠”,正是反映了自然界这种调节机制。但在人类活动及环境变化的影响下,生态系统的动态平衡容易被打破,老鼠就会大量繁殖、造成灾害。
  草原老鼠有着诸多特殊的本领。老鼠适应多种多样的生活方式,有地栖的、半水栖的和地下生活的,具有敏锐的嗅觉、视觉、听觉。老鼠繁殖力极强,一年生6-8胎,一胎生5-10只,我国民间有“一公加一母,一年二百五”的俗语,是对其繁殖能力的生动描述。有人推算,一对老鼠平均一年繁殖的子孙后代如果都存活,总数将近5000只。草原老鼠大多以草本植物为食,日食量相当于自身体重的1/3-1/2。据调查,每只高原鼠兔、中华鼢鼠、喜马拉雅旱獭,一年可分别消耗鲜草28千克、44千克、117千克,大约100-200只老鼠的采食量可饲养1只绵羊,而13只旱獭的采食量就可饲养1只绵羊。老鼠被称为“小型挖掘机”,高原鼢鼠10分钟就能挖成70厘米长的洞道,大沙鼠的每个洞系占地面积可达0.5公顷,阿尔泰鼢鼠的洞道长度可达50米以上,鼹形田鼠挖洞所推出的土堆每公顷可达数百个至数千个,布氏田鼠每个洞系的洞口数量可达上百个。
  我国草原鼠害比较严重。由于草原过度放牧、乱垦乱采等人类活动,导致草原退化,引发草原鼠害。鼠害的表现主要是数量剧增、与畜争草,掘土成丘、覆盖草原,破坏植被、裸露地表,啃食好草、草质变差,影响土层、降低肥力。我国草原每年发生鼠害的面积约3000万公顷,其中90%以上发生在内蒙古、青海、新疆、甘肃、西藏、四川等6省区。甘肃、青海每年草原鼠害发生面积占其草原面积的20%以上。从老鼠种类看,高原鼠兔危害面积最大,占鼠害面积的40%;高原鼢鼠占11%、大沙鼠占10%、黄鼠占7%,其他老鼠危害面积比重相对较小。据对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观察研究,轻度利用的草原,每公顷的鼠洞在540个以下;重度利用的草原,每公顷的鼠洞数量在2700个以上。鼠害严重的地区往往会出现寸草不生的次生裸地,即“黑土滩”,青海省这种次生裸地曾占到其草原总面积的8.7%。
  老鼠是很多疫病的传播者。现已查明,由老鼠传播的动物性流行病至少有30多种,其中最可怕的是鼠疫。鼠疫是一种烈性传染病,病原体的主要宿主是黄鼠、沙鼠、旱獭等,传播媒介主要是跳蚤,人感染鼠疫主要是由跳蚤传播或接触了带菌的老鼠。14世纪中期发生于欧洲的"黑死病"就是鼠疫,夺走了2500万人的性命,占当时欧洲总人口的1/3。1910年,我国东北地区爆发了一次鼠疫,持续了6个多月,造成6万多人死亡。今年11月在北京确诊的来自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左旗、乌兰察布市化德县的3例鼠疫病例,再次引起人们对鼠疫的高度警觉和重视。
  鼠害的发生,从根本上说是由于草原退化、生态系统紊乱、自我调控机制失灵造成的,而鼠害又会进一步加剧草原退化。防控草原鼠害的治本之策,是构筑健康稳定的草原生态系统。要大力实施禁牧休牧、草畜平衡措施,千方百计减轻草原放牧压力,恢复草原植被。宁夏回族自治区通过长期实施草原禁牧休牧,生态状况逐步改善,2019年全区草原鼠害发生面积只有2001年的3%,年均降幅5.38%。要加强鼠情监测,建立健全鼠害防控技术支撑体系。要充分运用物理、化学、生物等相结合的措施,实行鼠害综合防治。要加强草原鼠害发生内在机理以及防治专用药剂的研究,全面提高我国草原鼠害防控的能力和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