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林业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的主体地位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08年05月31日来源:信息中心
【字体: 打印本页

论林业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的主体地位

国家林业局科技司司长 张永利

  十七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建设生态文明,基本形成节约能源资源和保护生态环境的产业结构、增长方式、消费模式。循环经济形成较大规模,可再生能源比重显著上升。主要污染物排放得到有效控制,生态环境质量明显改善。生态文明观念在全社会牢固树立。” 作为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新要求,生态文明建设必将成为我国今后社会发展的重要内容。虽然目标已经明确,但对于什么是生态文明以及如何建设生态文明,理论界仍存在不同的观点和主张。笔者长期从事林业理论与政策的研究,想从林业的角度就生态文明的内涵及如何建设生态文明谈谈自己的几点看法。

  一、生态文明建设是以物质文明为基础的全方位的建设
  文明与文化都是多义词,究竟该如何界定其含义,学者们争论不已。正如托夫勒夫妇所言:“文明这个词听上去自命不凡,但没有其他词能像它一样可以包罗万象,囊括技术、家庭生活、宗教、文化、政治、生意、等级、领导、价值、性道德和认识论等完全不同的事物。”  细究各家关于文明和文化的具体含义,并非本文的目的,但依笔者看来,不妨把文明看作人类社会在演进的过程中所取得的物质、精神和制度等领域的成果的总和。
  人猿相揖别后,人类的文明史经历了原始文明、农耕文明和工业文明三种文明形态;在每一种文明形态之下,大致有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等子系统。研究人类文明类型,其实就是研究人类在物质、精神、政治诸领域的基本成就,而这三者中,物质领域是关键。正如恩格斯评价马克思时所说:“正像达尔文发现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即历来为繁茂芜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着的一个简单事实: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因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为基础;人们的国家制度,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  现在有许多论者,强调文明的精神领域而有意无意的忽视文明的物质层面,这是舍本逐末之举。在笔者看来无论何种文明形式,都是人类所创造的,人是文明的主体,而非客体,每种文明形式都因人而存在,都因人类自身的延续而发展。而人类存在的基础首先是物质性的,所以无论何种文明形式,其首先应当是物质文明,其次才有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
  基于以上看法,我们认为生态文明是人类社会继原始文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后的新型文明形态。它以人与自然协调发展作为行为准则,建立健康有序的生态机制,实现经济、社会、自然环境的可持续发展。这种文明形态表现在物质、精神、政治等各个领域,体现人类取得的物质、精神、制度成果的总和。生态文明的崛起是一场涉及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的世界性革命,是不可逆转的世界潮流,是人类在反思工业文明弊病的基础上为了人类自身的存续而进行的一次新的选择。
  作为一种新的文明形态,如何建设生态文明尚无范例可循,从理论到实践都需要作艰难探索。
   从精神文明建设的角度讲,不仅人与人之间存在着基本的伦常关系,人和自然之间、自然界内部各个物种之间也有一个基本的伦常关系。生态文明强调生态系统中各个生命主体的相对平等,反对人对自然与生态的狂妄与傲慢,强调人与自然都是生态系统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人与自然之间不是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而是共生共荣的关系,也就是要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要建设生态文明,人类就应该用这些思想、观点和理念来指导和规范自己的行为。
  从物质文明建设的角度讲,人类不应该在自己这一代耗尽地球上所有的资源,不但要自己存活发展,而且让自己的后代存活发展,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可持续发展是生态文明建设的刚性要求。资源和环境制约是现代社会发展的两个天大的问题,对中国来说尤其如此。这么大的经济总量、这么高的增长速度,靠什么资源来支撑可持续性发展?生态环境能不能承受发展所带来的压力?因此,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要建设创新型国家,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是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的,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战略抉择和长远考量。就产业结构而言,贯彻生态文明的要求,一是必须用生态经济学的思想来指导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二是要千方百计地淘汰高消耗、高污染产业,包括相对应的企业;三是要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经济增长要实现由主要依靠增加物质资源的消耗向主要依靠科技进步、劳动力素质提高、管理创新方向转变,这是重要的思想转变。 
                        
  二、充分认识林业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的主体地位
  生态文明是建立在人们对生态和环境危机的认识基础上的。自20世纪初以来,随着人类数量的迅速增长和人类对地球影响规模的空前扩大,在人口、资源、环境与经济发展关系上,出现了一系列尖锐的矛盾,引起了人们的普遍忧虑与不安。人类在追求经济高速发展和绝对物质享受而无限占有自然资源的同时,毫无顾虑的将工业用、生活用废气、废水和有毒物质以及垃圾排入自然界中,地球的空气、河流、长江、大海面临彻底被污染的危险。人类的生存与发展越来越显著地表现出掠夺、侵占、破坏地球自然资源的本质。在森林资源上,由于追求经济发展,而过度砍伐森林,致使全球森林面积不断减少。森林大面积丧失产生的直接效应是地球荒漠化程度不断扩大,严重威胁人类生存和发展。荒漠化使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受到资源威胁,森林资源的丧失使贫穷国家更加贫穷。同时,也彻底破坏了地球生态平衡,使森林涵养水分,防风固沙,保持水土,调节和改善气候,消除环境污染的功能丧失殆尽,地球温室效应不断加剧,自然灾害不断威胁人类生存环境。
  面对如此危机,悲观的学者预言人类的末日,而更多的科学家们则在竭力探索自然生态和人类经济社会发展的规律中,呼吁人类对自身发展可持续性的思考,呼吁对自然资源的保护,呼吁减少对自然界污染的可能,呼吁人类与自然界物种共存。人类需要生物的多样性,需要森林,需要洁净的空气和水,更需要人类一代一代能够繁衍和发展,正是在这样一种背景条件下,人类提出了可持续发展和生态文明的理念。
  从某种意义讲,人类的文明进步是与森林、林业的发展相伴相生的,森林孕育了人类,也孕育了人类文明,并成为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内容和标志。自然界有六大生态系统:森林生态系统、荒漠生态系统、湿地生态系统、农田生态系统、草原生态系统、城市生态系统。其中森林生态系统、荒漠生态系统、湿地生态系统是林业的主体,而农田生态系统、草原生态系统、城市生态系统其实对应的是农业、牧业、工业三大生产系统,这三大生产系统的建立和发展都需要一个相对稳定和平衡的生态系统,而稳定和平衡的生态系统的建立离不开林业的作用。 当然,农业和牧业系统也会产生生态效益,但只有林业的首要职能是建设良好的生态。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明确指出,在贯彻可持续发展战略中,要赋予林业以重要地位;在生态建设中,要赋予林业以首要地位;在西部大开发中,要赋予林业以基础地位。这些充分揭示了林业在当代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第一,发展林业是维护生态安全的根本之策。生态安全是当今人类所面临的最大的安全命题。在支撑现代人类生存和发展的三大类产品,也就是物质产品、精神产品、生态产品中,林业是提供生态产品的主体部门。现在,我国物质产品短缺的时代已经过去,作为一个文明古国,再加上我们对外开放学习其他民族的优秀文明成果,我们的精神产品可以说也相当丰富,目前,最短缺、最急需、最需要大力发展的就是生态产品。现在,我国跟世界发达国家相比,差距最大的也在这一块。前两类产品,都有多个部门在生产;最需要发展的产品,偏偏只有林业一个部门在生产,虽然有些部门也附带会有生态产品产出,但那不是它的生产目的。生态产品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既不能替代,也不能进口,必须靠我们自己来解决,由我们自己来满足自己的生态产品供给。正像罗马俱乐部的科学家们早在1980年就指出的那样:要拯救地球上的生态,首先要拯救地球上的森林。可见,在维护生态安全的过程中,林业的作用最重要、任务最繁重。
  第二,发展林业是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选择。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从哲学意义上讲,只有基于可再生资源的发展才是可持续的,基于不可再生资源的发展是不可能持续的。而最大的可再生资源在什么地方?在林业上。大家知道,从根本上讲,地球上使用的所有能量都是由太阳能转化来的,先通过植物的光合作用把太阳能转为有机能,再由有机能转为各种各样的能量形态,包括我们的煤炭、石油、天然气,也都是由亿万年以前的生物质能转化来的。森林是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在各种光合作用植物中,树木、森林实现了百分之八九十以上的转化。所以,大家公认,森林是自然界生物生产力最强、最高的系统。而通过科学技术,我们可以把森林这种可再生的生物质资源转换成各种各样的资源、产品,也就是说,很多传统的资源和产品,都可以通过生物质资源来替代。比如,我们现在很多的高分子材料,都是从石油、煤炭、天然气里提取出来的,将来这些原料枯竭了怎么办?就要通过科学技术的办法,把生物质资源转化成这些东西,或者向人们展示这样一种可能。
影响可持续发展的主要因素有三个:人口、资源、环境。所谓可持续发展,就是要正确处理经济发展和同人口、资源、环境的关系。我国是人口大国,但我们有一套行之有效的人口政策,可以说这个问题已初步解决,而资源和环境问题却变得越来越突出,以致成为我国进行一切重大决策必须首先考虑的两个基本因素。资源问题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不可再生资源,一是可再生资源。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讲,我们应该把着眼点放在后者上边,而林业上占据或潜藏着最大的可再生资源。环境问题也是两个,一是环境污染,一是生态恶化。一个工厂污染严重,充其量将其关掉。但生态恶化就不同了,治理起来投资大,见效慢,周期长,在生态脆弱地区甚至是很难逆转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在影响可持续发展的三个因素中,林业是三分天下有其二,而且各自占据了每个方面的大半壁江山。
  第三,发展林业是破解“三农”难题、促进新农村建设的有效途径。农村是林业建设的主战场,农民是林业建设的主力军。现在,“三农”问题是政府和全社会最为头痛又最为关注的一个问题。我们要全面实现小康,农村这一块不能落下,必须赶上来。可是,我国耕地的复种指数已经达到了155%,为世界之最。所以,解决“三农”问题,除了要继续挖掘耕地精耕细作的潜力外,还要面向整个国土资源动脑筋,包括下力气做好做足43亿亩林地、8亿亩可治理沙地和近6亿亩湿地的文章。同时,我国有野生动植物3万多种,其中任何一个物种的有效开发,都可能形成一个大产业,创造可观的经济效益。过去小木片办成了大产业,之后的杨树、桉树、竹子、红豆杉、银杏、兰花等,都是如此。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生动实践,已经为促进农村生产力发展、农民增收、社会就业、农村和谐展现出良好前景。特别是,我国69%的国土面积是山区,更应该靠山吃山,念好山字经,唱好林字戏。另外,我国有木本粮油植物100多种,如果把适宜栽植木本粮油的林地全部利用起来,每年约可增加木本粮油产量250亿公斤,这对于保障我国的粮食安全、改善食物结构、促进民众健康也具有不可小视的作用。这里,我觉得提出一个食物安全的概念比粮食安全的概念更有意义。
  第四,发展林业是建设循环经济的首要领域。循环经济是未来经济发展的大趋势,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必由之路,是建设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的必然选择。森林资源的可再生性决定了它是发展循环经济、实现资源循环利用的最理想的资源。更为重要的是,发展林业循环经济,不仅可以获得巨大的物质产出和经济效益,而且可以有效地改善生态环境,实现“双赢”。
  林业还有一个非常大的特点,跟其他产业不一样,比如采掘业,挖煤炭、采石油,这边产量要高、效益要好,那边对自然资源的攫取就要越多,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就越多,“翘翘板”效应,这边上来了,那边就得下去。而林业是良性互动,森林旅游最典型,这边的资源发展得越好、保护得越好、景观越好,那边来的人就越多,效益就越好。即便是搞商品林,在获取经济效益的同时,也发挥了不小的生态、社会效益。可以说,它是动态发挥作用的生态林。从这个意义上讲,林业是最大的循环经济体,发展林业就是发展循环经济。
  第五,发展林业对占领生物经济的制高点具有重要意义。生物经济是未来经济发展的内核,是第四次产业革命的引擎,将促使人类进入一个崭新的经济发展时代。特别是大力发展生物质能源、生物质材料、生物医药、生物制剂等,对于保障我国的能源安全、生态安全和人民生命安全等都具有重要意义。发展生物产业,一靠生物质资源,二靠加工利用技术,但最根本的,还是要有足够的生物质资源作保证。森林以其非常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和无与伦比的生物生产力,为生物产业的发展展现出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前景。现在,人们生产生活中所使用的很多原料和产品,如果供应出了问题,将来都可能通过生物质资源来提供或者替代。
由于生物科技的发展,将来,人类对土地生产力的计量方式也可能会发生变化,不是单单计算土地上的粮食和木材产出,而是连同秸秆、树根、树皮、树梢一起计算,衡量其生产的干物质有多少。这些生物质资源,可以通过生物技术转化成各种各样的产品,替代各种各样的不可再生资源。也许,到那个时候,我们的土地利用结构也会跟着变化。目前,我国在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领域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最小,而我国的物种资源又极为丰富,最有可能在生物产经济方面实现跨越和突破,赶超发达国家。美国计划到2020年,使其生物质能源占到燃油消耗量的10%,生物质材料占到总材料消耗的25%,足见潜力被大家一致看好。我们必须在这个领域有所作为,谁占领了这个制高点,谁就赢得了未来。
  林业生物质能源是可再生、可降解的绿色能源,必须为显著提升可再生能源的比重发挥重要作用。生物质能源具有可再生、可降解的优势。我国现有森林资源中,能用于工业能源原料的生物量有3亿多吨,可替代2亿吨标准煤;利用现有林地,还可培育能源林1333.3万公顷,每年可提供生物柴油500多万吨,木质燃料近4亿吨,折合标准煤约2.7亿吨。大力开发研制林业生物质能源,可以提升可再生能源比重,保障我国能源安全,促进节能减排降耗。
第六,发展林业是确保材料安全的重要保障。作为一个经济大国和人口大国,保障主要材料的持续供给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用可再生资源取代不可再生资源,用生命质材料取代非生命质材料,是未来经济发展和人类消费的两个大趋势。木材以其天然的对人类的亲和力以及对环境的友好性而越来越多地被人们看重,并进入人类生产、生活的各个领域。目前,我国年木材消耗已相当于全部塑料和铝材的消耗量总和,居各大原材料之首。随着我国经济总量的不断扩大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对木材的需求将越来越大。据预测,到2010年,我国木材供需缺口将达到2.8亿立方米左右。由于国际市场上的原木贸易量只有1.2亿立方米,全给我们也不够,何况还有环保组织的牵制。所以,保证我国的木材安全,只能立足国内。目前,我国森林平均每公顷蓄积量只有84.73立方米,大大低于世界平均水平。通过强化科学经营达到世界平均水平后,约可新增森林蓄积量21亿立方米。此外,我国还有8亿多亩宜林荒山荒地,发展人工用材林、工业原料林的潜力也很可观。历史上,我们曾搞过“以钢代木”、“以塑代木”,作为权宜之计,这无可厚非;但作为长远之计,就是逆向替代了。
  过去我们用大理石地板,若干年之后,大家又说这里面有放射性物质,还是不如木地板好。现在有一门前缘科学叫木材环境学,专门研究木材作为一种材料的视觉特性、嗅觉特性、触觉特性、听觉特性和调节特性等,发现这种材料有很多对人类非常有益的东西,有利于人类的健康,有利于实现“以人为本”的目标。因为它是一种生命体的产物,所以,人类作为另一种生命体和它之间有一种天然的亲和力。所以,从材料安全角度讲,应该包括两层涵义,一是数量足够,二是性能安全。可见大力发展林业、特别是木材,前景极为广阔。历史上有一阵子有人主张搞极端的生态保护,提出树木一棵也不砍,这是不对的。我认为,只要我们用科学的办法去经营森林,完全可以三大效益兼顾。大家必须明白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林业没有产出之时,就是林业完结之日。因为它是一个循环,不可以停止,停则死。
  第七,发展林业是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战略措施。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已经成为世界各国面临的重大政治课题。我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面临的国际压力很大。从长远看,为我国赢得更大的排放权,实现经济持续增长,除了工业技改外,最管用、最经济、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利用CDM项目,以扩大造林再造林吸收二氧化碳的办法,抵减减排指标。这种方法不仅可以有效增加森林资源总量、提供丰富的物质产品、改善生态环境,还可以通过国际碳汇市场换取更多的二氧化碳排放权,为我国经济发展争取更大的空间和更多的时间,实现“三赢”。
第八,林业是生态文化的主要源泉和重要阵地,必须为全社会牢固树立生态文明观发挥重要作用。生态文化是建设生态文明的文化基础。林业不仅要创造大量的生态成果和物质成果,还要尽可能地创造出丰富的生态文化成果,努力构建繁荣的生态文化体系,大力传播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价值观,在全社会牢固树立生态文明观,推动生态文明建设。
  总之,森林和湿地是人与自然和谐的纽带。森林是地球之肺,湿地是地球之肾。林业肩负着森林保护和培育、湿地保护和恢复、防沙治沙、治理水土流失、野生动植物保护和自然保护区建设,以及林业产业发展木材生产和生态文化建设的重任。林业承担着提供生态产品、物质产品和生态文化产品的艰巨任务。在建设生态文明的历史进程中,林业非但不能缺位,还要承担起生态建设的重任。

  三、发挥林业科技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的作用
  生态文明的本质是人与自然和谐,要尊重自然、善待自然。同时,这种尊重和善待不是盲目的,建设生态文明必须尊重自然、尊重科学。所以说,建设生态文明,林业是主体,科技是基础。对大多数民众来说,对生态文明的认知还是非常肤浅的、零碎的和不确定的,到真正实现生态文明的理想还有很长路程要走。因此,建设生态文明,科技工作者任重道远,林业工作者尤其任重道远。
  林业科技在生态文明建设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呢?我国科技方针中有八个字:支撑发展、引领未来,说明了科技在建设生态文明中的基础作用、先导作用、引领作用,林业科技的作用也是如此。当代科技不断地为生产生活指出新方向、开辟新领域、提供新产品;科学理论越来越走在技术的前面,技术越来越走在生产的前面。因此,建设生态文明要充分发挥林业科技在新兴领域和重要方向上的引领作用。需要把大量的科技成果和适用技术进行组装配套,推广应用到林业生产建设的各个方面和环节,真正做到按科学规律办事、照科学要求经营、用科学理念管理、朝科学目标发展,发挥林业科技在林业发展全过程、全方位的突破作用。同时,也要发挥林业科技在关键问题和重点难题上的突破作用。选择具有一定基础和优势、关系林业长远发展的关键领域,集中力量、重点突破,实现技术跨越,促进林业发展。此外,还要发挥林业科技在产业结构调整、新兴产业培育中的带动作用。不断培育新产业,不断开发新产品,催生新的林业经济增长点,占领新的产业发展制高点,求得更大效益。这四个方面的作用发挥好了,林业科技工作对生态文明建设的支撑作用也就显现出来了。
  为此,林业科技工作应把“科技创新、成果应用、知识普及”作为重点来抓:
  一是抓好林业科学研究和科技创新,包括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重点是围绕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一些关键科学问题,加强基础科学研究,回答好森林与气候变化、与人类生存发展的关系等问题,弄清楚人与自然和谐的机制和实现途径,进一步挖掘和丰富生态文明的思想和理念。
  二是抓好林业科技成果的推广应用。通过各种办法,包括送科技下乡、建立星罗棋布的科技兴林样板、实施百县千村万户科技推广示范工程,把大量先进、适用的科技成果和科学知识,推广应用到生产建设的各项工作中去,支撑林业发展,提高林业三大体系建设的水平,加快现代林业建设进程。
  三是抓好林业和生态知识的普及宣传。通过编制和组织实施《全国林业科学技术普及规划》、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最广泛地宣传和普及林业与生态知识,增强全民族的生态文明意识,倡导保护森林就是保护绿色家园、发展林业就是发展绿色产业、建设林业就是建设生态文明的理念,让爱林、护林、育林成为全体公民的自觉行动,并为建设生态文明创造良好的社会氛围和人文环境。

  正如国家林业局贾治邦局长所言:“建设生态文明是建设和谐社会理念在生态与经济发展方面的升华,不仅对中国自身发展具有重大而深远的影响,而且对维护全球生态安全具有重要意义,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对生态建设的高度重视和对全球生态问题高度负责的精神。……林业是人与自然和谐的关键和纽带,是生态建设的主体,承担着生产生态产品、物质产品和生态文化产品的重大任务,具有巨大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  笔者相信对生态文明的概念可以做多种界定,生态文明建设之路在不同的国家因国情的不同也会存在不同的选择,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无论如何认识生态文明,无论如何选择建设生态文明之路,林业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的主体地位都是不可动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