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人与自然和谐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中的作用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05年07月03日来源:张永利
【字体: 打印本页

试论人与自然和谐在构建社会主义
和谐社会中的作用

一年制中青班一支部 张永利

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我们党提出的一项重大战略任务。党的十六大在阐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时,把社会更加和谐作为我们党要为之奋斗的一个重要目标明确地提出来。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进一步提出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具体任务,强调“要适应我国社会的深刻变化,把和谐社会建设摆在重要位置,注重激发社会活力,促进社会公平和正义,增强全社会的法律意识和诚信意识,维护社会安定团结。”党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新主张,既是对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经验的科学总结,也是在新的国内外形势下提高党的执政能力、落实科学发展观、更好地推进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举措,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我们认为,实现人与自然和谐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应有之义和必然要求,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基础和前提。

一、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基本内涵

胡锦涛同志指出,我们所要建设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应该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有其内在与外在两种基本要求。其内在要求是指生产力的发展、经济上的繁荣和物质财富在社会成员中的公平合理分配,这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根本前提条件;其外在要求则是指各种社会关系的融洽和顺,社会成员的心情安然舒畅,这是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基本表现。基于“关系和谐”的思维路径,我们可以从三个维度来进一步把握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基本内涵及其构建的起码要求。

第一,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谐。人与自然处于对立统一的矛盾互动关系中。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尽管人是主体,是积极主动的一方,但人来源于自然,又在自然的怀抱中生息、繁衍和发展,离开了自然的“大舞台”,人类是不可能上演威武雄壮的“历史活剧”的。因此,人类在追求自身的发展进步中,必须设法与自然相和谐、相平衡,这是基于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永恒使命而内含的一种必然要求。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谐,就是要实现人与自然的共存共荣。人类是主体,但不是“主宰”;自然是客体,但不是“异体”。人类要在对自然的改造利用中实现对自然的维护建设,在对自然的开发建设中实现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谐优化、动态平衡,使人与自然做到和睦共处、协调发展。

第二,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和谐。人对自然的开发改造的实践活动,绝不是单个人的活动,而是在一定的社会关系中、以一定的社会群体为单位来进行的活动,这表明,人是社会中的人,“在理论方法上,主体,即社会”。人要同自然发生双向互动的关系,必先在社会领域结成人与人的关系。可见,和谐社会的“和谐”,除了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谐之外,还包括着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和谐。所谓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和谐,是指社会成员处于一种互相帮助、诚实守信、平等友爱、融洽和睦的状态,从而共同创造一个多元互动、公平正义、充满活力、安定有序、理性人本的社会。

第三,人的身心关系即人的物质与精神关系的和谐。人是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的统一体,二者的有机结合才能真正实现人的全面自由发展。但在当代,人们在充分享受丰富繁华的物质生活的同时,正在失去精神生活的家园,对物质享受的片面而极端的追求使得人们丧失了深层的情感体验和对美、自由、理想的热情。人们一方面制造了大量的、现代化的机器,另一方面却发觉自己变成了一个零件;一方面制造了大量的精神消费品,另一方面又倍感心灵空虚和精神迷茫。在经济主义和消费主义的支配下,在拜金主义、享乐主义和极端利己主义的作用下,现在不少人已变成了“单面人”、“经济人”和“工具人”,不少人已失去了本真的存在。因此,要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还必须实现人的身心和谐,使人在追求物质享受的同时,还应当注重对精神价值的追求和对道德境界的提升。

二、人与自然和谐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基础和前提

自然环境是人类社会赖以存在和发展的物质基础。走人与自然和谐之路,改善生态环境,提高自然利用效率,是重新审视人与自然关系的理性选择,也是人类现代文明的最高表现。“古人认为,自然是人的安身立命之所,天道的自然是人道的社会的根基,也是建立人与人的和谐关系效法的榜样。人类只有与自然建立起和谐的关系,才能在世界中找到一个值得依赖的最深刻的根源,找到一个安顿精神和生命的最适宜的精神家园。”这说明,从绝对的、根源的意义上分析,在人与自然、人与人、人的身心关系的和谐中,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谐实际上处于一种基础性、前提性的地位。

第一,人与自然的和谐是人与人的关系和谐的基础。对此,应从两个方面予以分析。从正面讲,一方面,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人与人的关系得以建立的载体和基础。我们所理解的人与人的关系,其主体应当是指生产关系。而生产关系是在生产实践的基础上形成的,生产实践解决的是人与自然之间的矛盾关系,正是由于解决人与自然矛盾关系的需要,才产生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这里,人与自然的关系相对于人与人的关系而言,具有“母体”的作用。没有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将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同样,人与自然的和谐将会直接促成人与人的关系的和谐。另一方面,人与自然的和谐,有为人与人的关系和谐提供了必需的物质保障和逻辑基础。我们知道,人类及其内部各种社会关系的存在和发展必须首先解决衣、食、住、行、用等物质生活问题。而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不断地从自然界中获取物质生活资料。正是基于人与自然之间和谐关系的建立,人类社会才得以存在和发展。这也说明,人与自然和谐是和谐社会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是人类文明得以延续和发展的根本。从反面看,人与自然关系的不和谐,又必将导致人与人关系的不和谐。当前,人类面临的一系列日益严重的生态环境问题都表明,人与自然的关系总体上还处于一种恶化的态势,而一系列的“天灾”所引发的一系列的“人祸”,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人与自然关系的不和谐所导致的严重社会后果。当前社会领域之所以存在这样那样的不和谐现象,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不和谐。比如资源短缺会加剧国与国之间的紧张关系,甚至会引发“生态战争”,当今国家和民族之间所发生的诸多对立和冲突,大多都是因为争夺资源而引起的。再比如在当今的我国,出现了不少“癌症村”,其罪魁祸首就是当地的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的污染和破坏,并由此造成了极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可见,人与自然的关系与人与人的关系是交织在一起的,人与自然关系的不和谐,往往通过人与人的关系的不和谐表现出来,只有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才能从根本上促进人与人的和谐。因此,我们必须从优化人与人关系的高度来认识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谐。

第二,人与自然的和谐是人的身心关系和谐的基础人与自然的和谐对人的身心关系的和谐有着积极而重要的作用。这种作用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身”的作用,二是对“心”的作用。就人的自然属性而言,良好优美的生态环境,对调适人的心理、释放人的压力、缓解人的疲劳、除却人的疾病都有着别的手段和方法所不能代替的优势与效用。近年来,在欧美、日本流行一种“森林浴”。“森林浴”有什么作用呢?因为树木在生长时,会散发出一些具有杀菌作用的有机物质,对人体健康非常有益,尤其有利于人的呼吸系统、神经系统。因此德国、日本等国的林区,便出现了许多风格独特的“森林医院”。这种医院设于泉水叮咚的森林中,没有医生,没有药品,也没有门诊和病房,在林间曲径和树下泉边散步休息,便是这里的主要治疗手段,被称为“森林疗法”。台北大展出版社有限公司曾出版过一本《森林浴——绿的健康法》(刘华亭编译),书的序言中写道:“森林调养文明病在德国最负盛名……德国人本于生物需要大自然的天性,让这些人住进森林,在悠悠世外桃源,跋山涉水,静思养神,享用森林的‘芬多精’(精气和香气)和空气维他命(空气负离子或阴离子),使得人体韵律恢复到原先的步调,驱却百病。”优美和谐的生态环境不仅对人的身体健康和生理和谐发挥着积极的作用,而且对人的精神心理的作用也非常独特而有益。这里,笔者想引入一个“生态美”的范畴来说明这个问题。在现实生活中如何获得一种乐观而平和的心境,可以说是人们普遍关注的一个问题。“在世界上,有些人似乎已经拥有了一切,却并没有从所拥有的东西中得到快乐,而有的人虽然在物质上或权势上没有什么优势,但却懂得用所拥有的东西去提高自己生活的质量,从而获得生活的快乐。在这里,重要的是如何超越自我,学会去欣赏生活。”这里实际上涉及到一个审美特别是生态审美的问题。审美具有超越、沉思、感悟、静心等作用。人们通过生态旅游、生态休闲等活动而把外在的生态环境作为自己的审美对象,从而会涤荡掉世俗的纷扰,给人一种了无牵挂的情怀,促进人的理想、情操和人格的完善,达到提升人的精神境界的作用,使人超越利害得失而实现与世界的本真融合。可见,生态审美活动对人的精神境界的提升、超越、宁静、自由具有独到的功能。而人只有在心灵上、精神上获得了解放和自由,才能真正实现身心和谐进而实现全面发展,这一点,需要以人与自然的和谐为前提。

第三,人与自然的和谐,是理想的社会价值体系的核心概念之一。倡导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将促使人们重新审视自我、重新把握文明、重新认识发展。也就是说,仅仅发展生产、扩充财富、满足物质需要并非人类唯一的追求目标,它不等于就是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也不等于就与人类的进步方向相合拍。发展是实现社会和谐的根本之道,只有最大限度地减少或减轻贫困,才能有效地医治诸多社会疾病和消除社会裂痕,才能实现社会的健康发展与和谐进步,所以,和谐社会必须是生产力高度发展的社会,是人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的社会。但是,生产力的发展,必须以自然界的合理改造乃至对客观规律的充分尊重为前提。只有建立起人与自然之间良好的平衡发展的关系,才能获得可持续性的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讲,人类现代文明的最高表现应该是人格境界的提升和人性的进化,即实现人与自然的充分融合,追求现代意义上的“天人合一”。所以说,确保人与自然的和谐,应当成为构建未来和谐社会的核心价值理念之一。

三、努力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

前已所述,人与自然的和谐是社会和谐的基础和前提,因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必须努力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而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需要做两个方面的工作:在思想层面,要树立科学的和谐观,转变人们的思维理念;在实践层面,则要转变人们的发展方式。

科学的和谐观是科学发展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对人们和谐实践的反映与指导。基于发展之上的人与自然、人与人、人的身心之间的和谐关系构成了科学和谐观的完整内容。以往的和谐观只看到了人与人的和谐,从而忽视了人与自然、人的身心的和谐,那么,以这样的和谐观作指导,就必然导致人与自然关系以及人的身心关系的分裂与对立。而现代意义上的且具有完整内容的科学和谐观,既看到了人与自然和谐的极端重要性,又看到了三大和谐的互为依存性,主张在实践中“三种和谐建设”一起抓。因此,只有以科学的和谐观为指导,才能真正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进而实现整个社会的和谐。

人与自然的不和谐,在深层原因上,与人们传统思维理念的守旧性、片面性、狭隘性、偏激性有着密切的关系。传统的思维理念是极端人类中心主义和极端功利主义的。它以崇尚实证、注重功用、攫取财富、满足欲望为标志和重心。在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上,这种思维理念把人及人的物质追求推向了极端。因此,要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必须在思维理念上实现这样几个转变:一是从单一自大型思维向多元平等型思维转变——传统的思维理念绝对地推崇人的主体地位,将人变成了万物的主宰;而新的思维理念则把人看作自然万物中平等的一员,使人以一种谦逊平等的身份与自然万物打交道。二是从极端利己型思维向互利互惠型思维转变——传统的思维理念是极端利己主义的,它使得人在处理自身与外界的关系时,完全以自我为中心,以满足一己私欲为出发点和落脚点;而新的思维理念则要求人们在处理自身与外界的关系上,必须奉行双向共赢、互利互惠的原则。从征服改造型思维向保护建设型思维转变——传统的思维理念,在对待自然方面,只是一味地征服索取,受这种思维理念的支配,人类在生产实践中高举征服之剑,向自然宣战:“战天斗地夺高产”,对地球大肆倾泄,结果把自然界破坏得面目全非、千疮百孔;而新的思维理念,要求人类在改造自然的同时,还要设法保护建设好生态环境,回馈自然,变单向索取为双向互利,实现人与自然的协调发展,共同进步。

在实践层面,人类则务必变革传统的、不合时宜的发展方式,即由高代价的发展方式向低代价的发展方式转变。传统的发展方式是一种高代价的发展方式,这种发展方式具有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低效益等特征,它在人的生活领域则表现为一种高消费,其对自然生态的危害破坏显而易见;新的发展方式应是一种低代价的发展方式,这种发展方式具有低投入、低消耗、少污染、少破坏、高效益等特征。低代价的发展方式包括着低代价的经济增长方式、低代价的消费方式等,它是实现人与自然和谐进而构建和谐社会的有效途径。实施低代价的发展方式,具体说就是要在经济建设中走低代价的经济发展道路,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在生活方面要倡导适度消费,反对和抵制高消费特别是病态消费、奢侈消费。

总之,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一项任重而道远的系统工程,需要全体社会成员的不懈努力,而只有从思想和实践两个层面着手,才能扎实有效地推进和谐社会的创建。

 

注释: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39

傅治平:《和谐社会导论》,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90

徐恒醇:《生态美学》,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第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