鄱阳湖上的白鹤使者王小龙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9-02-09来源:中国日报网
【字体: 打印本页

候鸟王国鄱阳湖 王小龙摄

 

  入冬以来,在鄱阳湖自然保护区内,举目四望,可以看到百万只珍禽候鸟和平共处,湖面鹤鸟展翅起舞,天鹅引颈高鸣,雁鸭踏波击浪,一片意趣盎然的壮丽奇观,令人流连忘返。如此美丽的风景中,被人称为“白鹤使者”的江西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吴城保护站的普通员工王小龙也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

  有人说,大凡跟王小龙到鄱阳湖里拍摄鹤的人不但能见到鹤,还能拍摄到大批鹤群。“他知道这里的风向和水位;他知道拍鹤的掩体该挖在哪里;他知道哪里容易找到鹤,总之只要找到他,一切都令人愉悦。”江西省生态摄影研究会主席叶学龄,国际鹤类基金会全球签约唯一公益摄影师郑忠杰说,“我们十多年来,年年到鄱阳湖拍鹤,我们在鄱阳湖的生态摄影离不开王小龙的帮助和支持。”

 

王小龙在鄱阳湖巡查 图片由王小龙提供

 

 作为鄱阳湖十大环保卫士之一,王小龙呵护珍禽候鸟,守望着鄱阳湖。王小龙出生在鄱阳湖畔的吴城古镇,从小就痴迷家乡的小雀子,喜欢爬树,掏鸟窝,儿时做过各式各样关于鸟的梦。王小龙曾是武警战士,在部队曾立过两次三等功。1987年初,王小龙从部队退役,回到家乡鄱阳湖,并在鄱阳湖保护区工作。从小就和鄱阳湖的候鸟有着深厚情缘的王小龙,从此为鸟而活。候鸟的喜怒哀乐、温饱冷暖、生死存亡就是他的全部世界。他记录着候鸟的迁徙和归来,拍摄候鸟的习性和状态,成为很多候鸟的好朋友。这一干就是30年。

 

王小龙在鄱阳湖巡查 图片由王小龙提供

 

  每年10月至翌年3月,鄱阳湖水落滩出,各种形状的湖泊星罗棋布,鱼虾螺蚌丰富,吸引了大批来自内蒙古大草原、东北沼泽和西伯利亚原野的珍禽候鸟来此越冬。每到这时候,保护区的工作特别繁琐劳累,王小龙怀着对白鹤、对大自然的关爱,天天早出晚归,越洲涉水,不知疲倦地在湖滩草地中艰难跋涉,靠着信念的支撑,克服种种困难,甚至冒着生命危险,记录鸟儿们的来来往往;保护珍禽候鸟能安全越冬。口渴了,他喝口凉开水;饿了,他就啃几块红薯;累了,他躺在草地上歇一会儿。一次,他不慎滑进烂泥坑中,当放牧的农民赶到时,他已经昏迷不醒。

 

王小龙在鄱阳湖巡查 图片由王小龙提供

 

  鸟儿多了,不法分子把贪婪的目光也移到了这里。1992年3月的一个晚上,正在巡湖蹲点的王小龙发现有人在湖泊偷猎,他心如刀绞,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步行了9公里向管理局汇报。警方赶到后,当场查处17艘船,抓获34名不法分子,收缴了国家二级保护珍禽白额雁385只,并由此侦破了一起捕杀、供销、贩运一条龙的重大案件。

  在巡湖查处打击犯罪中,有人指着王小龙的脊梁骂他,甚至扬言要“捅他几下”。好心人劝他少管闲事,家人也埋怨他“多事”、“得罪人”。可王小龙却说,只要是为了保护鄱阳湖生态环境,做对了,就是捅了马蜂窝,也要干到底,而且越干越有劲。王小龙说,光靠“堵”是不能从源头上阻断犯罪行为的,因此,他怀里总揣着自然保护区法律法规,深入周围村庄和学校,挨门挨户、挨船挨艇地宣讲保护知识,让保护生态的观念深入人心。

  王小龙的工作虽然辛苦,但也给他带来了快乐。1989年12月一个风雪交加的日子,当他巡护到大湖池边时,发现一只饥饿受伤的幼鹤在湖滩上挣扎。他毫不犹豫踏进齐膝深的泥浆捉住了幼鹤。把幼鹤抱到救护中心后,王小龙还买来小鱼和玉米喂给它吃。之后,每天他就带着幼鹤上医院看病,他走前面,鹤跟后面,一前一后,形如兄弟。经过他一个多月的精心饲养,幼鹤的伤口渐渐愈合了。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他含泪把这个小生命放回了大自然。王小龙说,遥望着天空中展翅飞翔的幼鹤,他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快慰,鸟儿们见到他,像看到亲人,会用鸟语亲热地跟他打招呼。

  白鹤是个古老的物种,在地球上已经生活了6000万年,堪称是鸟类中的“活化石”,可地球上的白鹤已濒临绝迹。

  自国际鹤类基金会主席阿基波博士到鄱阳湖实地考察并向全世界宣传鄱阳湖有白鹤后,鄱阳湖的白鹤宛如一条吉祥的纽带,牵引千千万万的中外游客纷至沓来。

  随着每年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游客的日益增多,接待任务也自然落到了王小龙身上。英国皇家鸟类协会考察团曾来鄱阳湖观鹤。刚从湖区回来的王小龙听说后,自告奋勇当导游。他一手扶着挂在肩上的高倍望远镜,一手携着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在湖洲烂泥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进。当老人体力不支走不动时,王小龙脱下雨靴,卷起裤腿,背起老太太在水地上走。当老太太到达湖泊,目睹成百上千白鹤翩翩起舞时,这位老人激动得热泪盈眶,手舞足蹈。

  香港著名的世界级摄影大师简庆福先生,已经90多岁高龄了,前些年,每年都要到鄱阳湖来拍摄候鸟。可简庆福双目模糊,根本就看不清候鸟的位置,王小龙每次都用肩驮着简庆福下湖观鸟拍鸟。王小龙把他看到的候鸟描述给简庆福听,告诉简庆福鸟儿所处的方位、距离,简庆福于是照此拍摄。王小龙既是简庆福的腿脚也是简庆福的眼睛。王小龙说,就当是为老父亲尽尽孝心,客人们都是远道而来,只要他们能尽兴而走,辛苦麻烦的感觉就会烟消云散。

  鄱阳湖保护区以前一直在吴城小镇上,为了更方便地协调与各级政府的工作,管理整个鄱阳湖,整个保护区管理局机关2002年搬迁到省城红谷滩,职工家属也随机关迁移进城。孩子们上学的问题,老人们就医的难处都得到了较好的解决。可是保护区的工作人员离家更远了,王小龙却顾不上自己的家。候鸟来时两三个月不进家门,候鸟走了也要半月一月才回家一次,30年来,逢年过节在湖区与候鸟共同度过。

  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吴城保护站大院内的一排排路灯,整齐明亮。可否有人想到,这一切都是王小龙用辛勤的汗水换来的!路灯维护工作看似简单,换个灯泡、镇流器,或者接接线、安安灯就行了,其实不然,路灯灯饰维护既考验耐心,更考验毅力,而运行中最令人头痛的就是查找故障。王小龙每次都是这样不厌其烦地检修排除故障,牺牲个人休息时间,默默无闻地奉献着。他用火一样的热情与奉献,给吴城保护站大院的每个夜晚带来光明。

在工作中王小龙始终一直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为吴城保护站大院绿化工作的发展默默付出,发挥着自己的光和热。绿化管护工作看似简单,实则不容易,一年四季,剪枝除草、浇水施肥、防治病虫害等工作比较繁琐,他就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每件事都耐心、细致地按时完成。王小龙说,看着亲手养护的花草一每天成长起来,成为一处景观,他心里有一种成绩感。工作是辛劳的,也是平凡的,但他觉得工作是快乐的,生活是充实的,一株株树木在他的精心养护下茁壮成长,一片片草坪在他的仔细庇护下郁郁葱葱,一朵朵鲜花在他的认真抚养下竞相开放,用无数的汗水换来吴城保护站大院内的干干净净、整整洁洁和郁郁葱葱,时刻都带给人们春天的景象与气味。

  王小龙就是这样一个人,没有豪言壮语,没有丰富的待遇,却靠自己勤劳和朴实的双手,谱写着一曲爱岗敬业、忘我奉献的新篇章。

  有人问王小龙,“保护区工作这么辛苦、工资这么低,如果给你机会,你是否会离开鄱阳湖保护区?”王小龙说,“可走的机会有很多,很多战友在沿海发达地区,经常鼓动我一起‘下海’。但我习惯了这里的生活,舍不得这块生养我的土地。”他离不开深爱的候鸟,看不到候鸟心里慌得很。(王健)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