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遇见“高原精灵”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7年08月30日来源:光明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2017年8月7日,在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五道梁保护站附近,近300只藏羚羊迁徙穿过青藏公路。照片选自光明图片 摄影:郭红松



  2017年8月7日,五道梁保护站的工作人员正在用视频监控藏羚羊群的迁徙情况。照片选自光明图片 摄影:郭红松
 


 

  2017年8月8日,可可西里保护区附近的牧民组织生态管护队巡视草场,监测野生动物的种类和数量。照片选自光明图片 摄影:郭红松
 


 

  2017年8月7日,索南达杰保护站的工作人员给从野外救回的小藏羚羊喂奶。照片选自光明图片 摄影:郭红松
 


 

  16岁就来到可可西里工作的藏族小伙儿龙周才加,如今已经28岁了。向途经这里的人们传播生态保护知识是他的日常工作之一。照片选自光明图片 插图:郭红松



 

红隼 照片选自光明图片 摄影:郭红松



高原鼠兔 照片选自光明图片 摄影:郭红松



藏狐 照片选自光明图片 摄影:郭红松



公藏羚羊 照片选自光明图片 摄影:郭红松



藏羚羊群 照片选自光明图片 摄影:郭红松


  提起可可西里,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是藏羚羊。这个被称为“高原精灵”的物种有着许多故事,其中一个故事是这样的:
  一位老猎人遇到一只藏羚羊,他举枪瞄准,藏羚羊并未逃跑,反而走到他跟前,两条前腿跪了下来。但老猎人不为所动,扣下了扳机,藏羚羊倒下,保持跪拜的姿势。老猎人不解,当他剥开藏羚羊的皮肉时发现,藏羚羊的肚中有一个即将成形的小羊胎儿。自此,老猎人不再打猎。
  这个故事传递出了母爱的伟大,以及我们理应对万物生命保持的谦卑和尊重。这也正是可可西里要传递给我们的价值,值得欣慰的是,大家已开始理解并接受。
  109国道(青藏公路)从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穿过,疾驰而过的车上,总会飘出这个声音:看,那是藏羚羊吗?
  曾经,藏羚羊在盗猎者的枪下逃跑;如今,它们与公路上的汽车赛跑。由于保护得力,濒临灭绝的藏羚羊种群得到了拯救和稳定恢复。它们不再畏惧人类,甚至喜欢到公路边觅食。
  在109国道2997公里处,我们遇到了一群从卓乃湖产仔后,正要返回栖息地的藏羚羊。羊群由近300只藏羚羊组成,这在以前不敢想象。“那时候看到的藏羚羊群,一般只有几十只。”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索南达杰保护站副站长龙周才加说。
  离羊群一公里以外的公路上,所有车辆已停下,注视着。头羊迈上了公路,停顿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羊群,突然又退了回去。人群紧张了一下,窃窃私语。
  几分钟后,头羊再次迈上公路,但又退了回去。“可能是我们的声音太大,吓着它们了?”人群更安静了。
  就这样,头羊来回试探了几次。半个多小时后,它再次迈上公路,脚步安稳,一步,两步……终于跨过了公路,踏上了另一边的草场。然后再次回头,仿佛在说:放心吧,我们可以回家了。接着,羊群排成一列,陆陆续续穿过公路。
  人群中爆发出低沉的欢呼声。“小声点,小声点,藏羚羊确实太敏感。”马上有人提醒。
  龙周才加告诉我们,藏羚羊每次迁徙穿过公路前,他们都会早早通知路上车辆,从停车到放行,几乎要两个小时。“尽量让羊群一次过去,如果落单的话,晚上有狼群攻击,藏羚羊害怕,着急过公路,很容易被车撞到。”龙周才加说。
  尽管时间漫长,但车主们都很配合。还有人给龙周才加“出点子”:把公路做成土地或者草地的样子,让藏羚羊更加放心。
  这是一群可爱的藏羚羊,一群可爱的人。这种可爱,是对大自然生存法则的尊重和超越。
  藏羚羊迁徙至可可西里产仔,每次来的只有母羊,而且是母羊带着前一年出生的小母羊,不见一只公羊。据说,公羊只会陪伴它们走一段路,然后原地等候,或许是担心母羊产仔后食物不够。
  母羊产仔后,小羊要在半个小时内站起来,跟母羊一起返回遥远的栖息地,途中遭受雨雪、狼群、河流的冲击,最终存活率只有30%左右。
  “母羊刚生下小羊,比较脆弱,容易受狼群攻击。为保护小羊,母羊会跑开引走狼群,很多母羊因此丧命,只剩下小羊。”龙周才加说。他们开车循着藏羚羊迁徙的足迹,寻找并救回孤单和受伤的小羊,还在保护站建立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他们给小羊喂奶,带它们去野外散步,慢慢适应吃草,强壮后放归自然。他们不仅救助藏羚羊,还救助其他野生动物,比如红隼、野牦牛等。“每一个物种都是美丽的。”这是他们的信念。
  他们说,藏羚羊的奔跑速度,是狼教会的,他们不会为了保护羊而去猎杀狼。
  他们说,草场鼠害严重,曾有人建议投放老鼠药,但他们觉得,老鼠毒死了,老鹰也会死。于是,他们在草场用树干支起鹰架,让老鹰坐镇,收拾老鼠。
  他们还说,为了防止鼠疫传染,牧民曾猎杀旱獭,导致棕熊的食物减少,上公路寻找食物,被车撞死,为此自责不已。
  他们懂得朴实的道理:人们为了保护环境,却反而可能会破坏生态平衡。“万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养以成”,没有生灵能凌驾于所有物种之上。(记者 陈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