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向虎山行(图)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8-03-07来源:新华网
【字体: 打印本页



1月18日,梁奉恩在保护区内检查一处远红外摄像机。 新华社记者 王凯摄



1月18日,梁奉恩带上自己的爱犬准备继续进山巡护。新华社记者 王凯摄



1月18日,梁奉恩手持GPS在保护区内巡护。 新华社记者 王凯摄



1月18日中午,梁奉恩在保护区内巡护时吃自备干粮。 新华社记者 王凯摄



这是梁奉恩每次巡护的必备品,在遭遇野生动物时用于自救(1月18日摄)。新华社记者 王凯摄



1月18日,梁奉恩(左)和妻子以及爱犬在自家房前合影。新华社记者 王凯摄



1月18日,结束一天巡护工作的梁奉恩回到自己的小平房内。 新华社记者 王凯摄



梁奉恩在自己的小平房内整理巡护物品(1月18日摄)。新华社记者 王凯摄



1月18日,梁奉恩在保护区内巡护。 新华社记者 王凯摄



1月18日,梁奉恩(左)在参加当地法院有关保护生态的法律宣传活动。新华社记者 王凯摄



1月16日,张鑫在展示他们在林区巡护过程中摘除的猎套。新华社记者 王凯摄



1月17日,张鑫(右)和陈建在林区巡护时摘除一个套取野生动物的钢丝猎套。新华社记者 王凯摄



1月17日,张鑫(右)和陈建在林区巡护过程中查看一处远红外相机拍摄的资料。新华社记者 王凯摄



1月17日,张鑫(左)和陈建在林区巡护。新华社记者 王凯摄



1月19日,张鑫(右)和陈建在林区检查一处架设在树上的远红外相机。新华社记者 王凯摄



1月19日,张鑫(前)和陈建在林区巡护。 新华社记者 王凯摄



1月17日,张鑫(左)和陈建在林区巡护。新华社记者 王凯摄



1月17日,张鑫(右)和陈建在林区巡护过程中发现野生动物脚印。 新华社记者 王凯摄


  又一个严冬,中俄边境老爷岭白茫茫的林海雪原一片寂静。一天,久居山中的梁奉恩在房后的林子里发现一串清晰的东北虎脚印,待他俯身拍照时,传来一声虎啸。在山林里住了一辈子的他突然警觉起来:这只虎就在附近。
  在黑龙江省绥阳林业局暖泉河林场,梁奉恩外号“梁炮儿”:一是说他枪法准,二是说他胆子大。20世纪70年代,老梁就是当地有名的猎人,“野兔、野鸡啥的,一打一个准”。那时,中国东北地区大规模林业生产仍在进行,老梁和其他猎手很少去想,这些林木和动物也是东北虎赖以生存的家园和给养。当林子里动物越来越少的时候,虎啸声也随之远离。之后,他们手中的猎枪被收缴,捕猎野生动物被严令禁止。
  2004年,老梁被绥阳林业局推荐给世界自然基金会正式成为东北虎巡护员。老梁继续上山,对“山上任何稀奇古怪地方都熟悉”的他带着GPS,沿着东北虎等野生动物的迁徙通道行走,一边走一边查找它们的活动踪迹,再认真做好记录,最多一天他徒步走了42公里。
  在东北虎豹国家公园黑龙江片区内,离老梁约200公里的东京城林业局,也有两位东北虎巡护员——张鑫和陈建。他们都是“林三代”,大学毕业后就回到祖父和父亲工作的地方,接过接力棒,在保护东北虎的一线默默奉献。这是一份寂寞的工作。在同龄人纷纷走出大山的时候,他们选择回到家乡,拿上矿泉水和面包,穿上行军鞋、背上GPS加入到保护东北虎的队伍中。“没想太多,就是觉得应该为保护动物、保护生态尽自己的力量。”
  近年来,在张鑫和陈建负责巡护的林区,经常能看到东北虎和其他珍稀野生动物的踪迹,架设在树林里的远红外相机也越来越频繁地拍摄到这些动物的影像,这让他们感到很自豪。90后的张鑫一边仔细查看雪地上的动物脚印,一边说:“我从小就对林区有感情,也很热爱野生动物,当东北虎巡护员对我来说再合适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