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位承包治沙农民人大代表石光银:绿水青山,真的是金山银山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8-03-05来源:央广网(中国广播网)
【字体: 打印本页



人大代表石光银 (央广网李帅 摄)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并强调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
  陕西省榆林市定边县坐落在号称“死亡之海”的毛乌素沙漠南缘,自然环境恶劣,曾经是西北地区出了名的沙窝窝。然而如今这滚滚的黄沙却不得不止步于一条长百余里的绿色林带,这道绿色屏障的建筑者就是定边县海子梁乡的农民石光银。
  当时我就决定,这辈子只干一件事:治沙
  “从1984年到现在,我已经治沙34年了。”如今已74岁高龄的石光银对着记者渐渐开启了话匣子:“我们家几辈子都吃了沙子的亏。因为沙子,从我父亲开始我们就搬过九次家。我七八岁的时候和我们庄里五岁的赵虎娃一起放牲口,结果遭遇了沙尘暴,把我们俩吹散了。我被刮出去了30多里路,我父亲整整花了三天才找到了我。而五岁的赵虎娃,却不知道被黄沙埋到了何处。当时我就下定决心,等我长大以后,就只干一件事:“治沙”。
  1984年,国家鼓励个人承包治沙的政策刚一出台,石光银就毫不犹豫地带领妻儿,把家搬到了沙区,和乡政府签订了承包治沙三千多亩的合同,成为了全国农民承包治沙的第一人。
  “那会儿有个一号文件,就是荒沙地,国营的也好,集体的也好,允许个人承包造林,所造林木谁造谁有,当时我就想,我的机会来了。那会儿我还是我们公社农场的场长,但是为了治沙,我毫不犹豫地辞职了。”
  海子梁乡位于陕甘宁蒙四省交界处,自然环境相当恶劣,石光银说,这里北面是盐碱滩,南面全是沙漠。当时,只要一场风刮过来,漫天的黄沙瞬间就能让这块土地黑暗如同夜晚。更可怕的是,经过一夜的摧残,不仅农田、粮食会被黄沙覆盖和掩埋,连农民们居住的房屋都可能会被沉重的黄沙压塌损毁。
  “所以那时候人们连温饱问题、生活问题都很难解决,我吃过榆树皮、啃过包谷芯子,吞过草籽儿也咽过糠,要治沙,困难相当大。”
  石光银说,在过去,人都是躲着沙子的。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让他们不敢相信沙子能被人给治住。“当时不止我的家人,亲戚朋友们都很反对。虽然国家当时大力鼓励植树造林,但是还是有很多人都认为我要造林治沙是疯了,叫我疯子。有的干脆叫我石灰锤,说我尽干些灰事儿。”
  但石光银觉得,农民们当时面临的生活条件差、种植的粮食产量上不去等种种问题的根源,都在于生态环境。只有治好沙子造好林,改善这里的生态环境,才能彻底解决问题。
  “人生是短暂的,我觉得,我这辈子,只要能把沙治住,就没白活一趟。也算是为人民、为党做了点事。我曾经说过生命不息,治沙不止,就是这个意思。”
  三战狼沙窝,“做人只要有恒心,什么事儿都能干成”
  虽然知道造林治沙绝非易事,但刚一开始,石光银就碰到了一个大难题。
  “当时造林面临的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经济问题。那会儿我们海子梁乡只能给我贷5000元钱,人家不太敢给我贷太多款,因为我们这个地方是出了名的沙窝窝,人家怕给我们贷款是把钱打了水漂。”
  没办法,不甘心的石光银想了半天,一咬牙,把当时家里仅有的八十四只羊,一头骡子,全部给卖光了。然后还贷了一些高利贷,终于凑够了承包三千多亩荒沙地的十几万元钱。
  然而,资金的问题解决了,紧接着缺乏劳力、风险过大等问题又纷至沓来。石光银便想联合群众的力量,一起造林治沙。“众人拾柴火焰高嘛”,石光银说,当时他走家串户地劝说,终于与和他一样恨透了沙漠、一样不信邪的其他6户农户成立了联合治沙户。大家变卖了部分家当,把钱投入治沙,户户入股,按股分红,群众分七成,石光银分三成,然后他再拿这三成中的二成交给海子梁乡政府。
  用这样的办法,石光银把3000多亩沙地中的500多亩分包给了其他的农户,剩下的2000多亩由他自己统一管理。但其他农户还可以再入股,将来石光银按比例给他们分红。后来这个联合治沙户,从7个人拓展到了八个行政村、五个乡镇的人。
  “还有内蒙古的人呢”,石光银说,当时不管是来自甘肃的、银川的还是陕西的,哪儿来报名,他都热烈欢迎。所有的树苗都不要群众们掏钱,大家只出劳务,钱他出。一下报名就多了。
  那年天公作美,雨水很好,石光银他们种的树,一年的成活率就高达80%以上。
  尝到了甜头的石光银,在第二年,也就是1985年,迈出了更大胆的一步,同国营长茂滩林场一下子签下了五万八千亩的治沙合同,这一次,他还争取到了农业银行的贷款。为了便于管理,1986年,他的治沙公司也就此成立了。
  “当时跟群众分红,60%是你个人的,20%是国家的,20%是治沙公司的,造林治沙由治沙公司整体规划、管理”。
  治沙的艰苦自不必说,当时国营的长茂滩林场所属的“狼窝沙”又是出了名的难治,石光银和群众们为了种树,每天就睡在沙梁上,喝的水都是从沙地里挖出来的“沙糊糊”。可是,吃了这么大的苦,费了这么大的劲,这一次石光银却“栽了个大跟头”。第一年辛辛苦苦种的树苗还没来得及长大,就被第二年春天刮的十几场大风给吹跑了。
  好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打击并没有击垮他治沙的信念。“这次失败让我认识到,治沙也不是蛮干的,还要讲究技术和方法的。后来我跑去和很多位专家沟通、探讨,专家们告诉了我乔木灌木一起上的办法”。
  掌握了“诀窍”的石光银很快又带领着群众再次出战“狼沙窝”。在他的鼓舞下,整整127户联合治沙户,一户也没有退出。第三年,也就是1987年,造林终于成功了。
  “做人,一不能怕吃亏,二不能怕吃苦,只要有恒心,就能把事儿干成”,石光银这么说到。
  绿水青山,真的是金山银山
  从1984年到现在,石光银带领着他的团队已人工造林二十五万亩,规模全国最大,创造经济价值上亿元。“我记得1997年的时候评估过我造的一个五万多亩的林子,当时估价是三千五百多万……现在二十五万亩林子,上亿元是有了。但是这个林子不是我个人的,也不是我的公司的。这片林子是国家的,是公用的,它所创造的价值,也都是属于国家的。”
  石光银说,过去他当生产队长的时候,那会儿还没造林。刮一场风,粮食一夜之间就被黄沙埋了。第二天大家只能用手刨。一年起码要这么刨上十几回。因为环境形式严峻,当时的粮食产量也上不去,人均才一二百元。“现在就不同了,沙治住了,林造起来了,治穷致富也就快了。一亩地的粮食产量现在能上到两千多斤,农民也因此获得了翻倍的收入,从一两百涨到了两三万。这笔账,算来算去,也是咱农民的效益最大,而且是人人都有效益。”
  1996年以后,石光银又搞起了沙区综合开发,建立了粮食生产基地、速生丰产林基地和药材种植基地,发展养殖业,还办起了复合饲料加工厂。当时同石光银一起治沙的联合户们全都成了当地的富裕户。石光银认为,这些都是治沙造林带来的。“这个就是咱总书记说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农民们不仅腰包鼓了,家乡的蓝天白云也有了。”
  石光银说,环境是一切的根本。生态环境改善了以后,社会效益上来了,经济效益也上来了,就连脱贫致富的返贫问题也解决了。他还在家乡建设了两所小学,解决了几百名孩子上不了学的问题,这些孩子里有的已经考上了大学了。他说,不管是治沙造林,还是搞科技搞发展,都离不开下一代。
  2000年,石光银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2002年,全国绿化委员会、人事部、国家林业局授予石光银“全国治沙英雄”荣誉称号。后来,他还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分别授予“世界优秀林农奖”和“世界林农杰出奖”,两次被邀请出席联合国国际防治荒漠化会议,并介绍治沙经验;并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国家把很多的荣誉都给了我,但其实,每项荣誉对我来说,不只是荣誉,更是压力,这就要求我要做到活到老,干到老”,石光银说,这些年,国家领导人对生态环境问题越来越重视,国家在生态保护、治沙造林方面的力度越来越大,政策也越来越好。
  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并强调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这就让人人都认识到了生态环境的重要性。生态环境不好,你连可供生存的家都没有,群众致富就没有门路。十九大召开之后,承包土地的期限延长了三十年,这样农民们更有干劲了。”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石光银说,今年两会,他最关注的依然是生态环境保护。
  现在西部地区的生态环境有了大好转、大改变。这些改变是一眼就能看到的。你坐飞机也能看到,你去农村走走也能看到。可是与全国相比,咱西部地区的生态环境仍然比较脆弱。这次全国两会,我的议案最关注生态环境,尤其是咱西部的生态环境。西部地区全是黄土高原,栽点树太难了,干旱也严重,还是要国家在西部的退耕还林上放宽放大政策力度,给与生态环境保护方面更大的支持力度。我相信这样的话西部的生态环境会很快迎来一个大的转变。
  “十九大之后,我们明显感觉到了党中央对生态环境的重视,群众的环保意识也越来越清晰,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心生态环境。农民和承包大户的造林方向更明确,路线更端正,态度也更积极了。西部的生态环境,也有更多的人来提供帮助和支持了。这样我们的生态环境很快就会发生明显的向好变化,我们的乡村振兴目标也就实现地越快了。”
  不过,考虑到西部地区生态环境的特殊性,树木植被的存活率本来就偏低,石光银认为还应尽量封山禁牧。“西部有很多农业、畜牧业大区,但我认为还应以生态环境保护为主,能圈养的就尽量不放养,尽量做到封山禁牧。过去呢,我们在西部会种杨树柳树、乔木灌木,但是这些树种的存活期都比较短,现在我觉得西部地区还要以高标准树种为主,比如樟子松、松树柏树等。这类树存活期可以高达一百年。就像大兴安岭,你看那个树多好?陕西的秦岭,绿化也很好。我们西部地区多种松柏树也可以更快的实现绿水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