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步沙,绿色何以永驻?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8年05月15日来源:甘肃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八步沙林场职工深入林区管护 记者 张子恒

    郭朝明、贺发林、石满、罗元奎、程海、张润源……1981年,古浪县这六位年逾半百的老人,挺进八步沙。
    37年来,六老汉和他们的后代矢志不渝,让亘古荒漠变成了一片绿洲。
    一个家庭,都难免有矛盾纠纷。在岁月的漫漫长河里,六老汉和他们的后代,为何能够一直团结起来,让绿意不断在沙海延伸?
    绿色梦想,同心共筑
    “眼看着沙丘以每年7米多的速度向村子移来,真担心哪天就将我们的家园毁了。”5月6日,六老汉中年龄最小的张润源对记者回忆起当年风沙肆虐的八步沙,至今心有余悸。
    八步沙,位于腾格里沙漠南缘,是古浪县北部一大风沙口。离六老汉家所在的土门镇只有3.5公里。
    不甘心将世代生活的家园拱手让给沙漠,六老汉在治沙合同书上摁下鲜红的指印,以联户承包的形式组建了八步沙集体林场。
    联户承包,各管一片。但他们毕竟在一个锅里吃饭,争吵在所难免。
    在沙漠中种树难,管护更难。防偷牧、防盗伐、防火情成了他们每天做的基本功课。可刚开始,程海老汉觉得在自己林地巡视一圈就行了,经常开小差溜回家。
    当时的场长石满老汉不答应了。他训斥程海说,回去时应该及时告知大家一声,互相帮衬看管。
   “有啥大不了的?”程海很不高兴。
    “我都碰到放羊的人好几回了。羊一啃,沙漠里好不容易长大的树就没了。”石满更火了。
    两人大吵了一架后,几天都互相不说话。后来,在其他老汉的劝说下,程海主动道了歉。
    因为共同的绿色梦想,像这样的磕磕碰碰,六老汉最终都能互相体谅、化解。
    眼看着八步沙一天天绿了,六老汉舍不得也放不下这片林子。
    郭朝明的儿子、八步沙林场现任场长郭万刚说:“我们六家人有个约定,老人们走的时候说了,无论多苦多累,我们六家人必须有一个继承人,要把八步沙管下去。”
    因为这个美好的共同约定,郭万刚以及贺老汉的儿子贺忠祥、石老汉的儿子石银山、罗老汉的儿子罗兴全、程老汉的儿子程生学、张老汉的女婿王志鹏接过了治沙的接力棒,成了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
    去年,郭万刚的侄子郭玺也来林场上了班,成为八步沙第三代治沙人。
    绿色的希望,在浩瀚的沙海中不断升腾。
    头雁引领,股份联结
    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六老汉再美好的约定,也面临着严峻考验。
    其实,20多年前,他们这个集体就差点散伙。
    六老汉的后代说,这多亏了郭万刚。
    1993年到1996年,由于国家生态政策的调整,八步沙林场没有了造林补助。起初,附近村民盖土坯房,还买他们种的花棒。但随着大家生活水平的提高,花棒逐渐没人要了,林场陷入了困境。
    1995年,林场就开始发不出工资了,面临着破产、倒闭。贺老汉的儿子贺忠祥回忆说:“谁不得养家糊口?那时,我们大多数人都很茫然,感到待不下去了,这个地方这么干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困难面前,郭万刚站了出来。他提议,在林场附近,购置300亩荒地,再打眼机井,种些小麦、玉米等粮食和西瓜、西红柿等经济作物,探索多种经营。
    当时,贺发林、石满已相继离世,郭万刚的父亲郭朝明老人也退休了。一开始,除了石银山、贺忠祥两位第二代治沙人外,其他老人并不同意郭万刚的想法,买地、打井,得花二三十万元,钱从哪来?
    从银行贷了20万元后,郭万刚觉得,还得让大家都动起来,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他琢磨出了“出工记账,折价入股,按股分红”的办法。六家人,有的人家劳力多,就多出些劳动力,在林场多干点活;有的人家劳动力少,就多出点钱。当时,每家折价入股集资1万元。
    1997年,靠着多方筹资的30多万元,林场买了地,打了井,当年就收入了20万元。从此,林场起死回生,蹚出了一条“以农促林、以副养林、以林治沙,农林牧副多业并举”的发展新路子。
    更为关键的是,从此,六老汉和他们的后代,变成了八步沙林场的六位股东。全新的股份利益联结机制,极大地调动了六家人的积极性,也将六家人紧紧地“拴”在了一起,为林场的腾飞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个人敢做梦,时代能圆梦
    在六老汉的后代们看来,2003年,郭万刚又下了一步具有前瞻性的“妙棋”——主动出击,跨区域承包治理古浪县另一个风沙口——黑岗沙。
    当时,在六老汉和他们后代不懈的努力下,7.5万亩的八步沙已经全部治理完了,创造出了人间绿色奇迹,让昔日的不毛之地焕发出盎然生机。
    一听到郭万刚想治理25公里远的黑岗沙时,其他人并不赞同。有的说,我们6个人,从来没有一次性大规模地治沙造林过,把八步沙管好就行了,何必跑那么远,去受那苦?有的说,治理11余万亩的黑岗沙,苗木费、劳务费等前期投入就得30多万元,如果干不成,钱打了水漂,咋办?
    郭万刚深知,林场要发展,就不能守摊子。他力排众议,那年春天,进军黑岗沙,开始了“二次创业”。
    当年,他们在黑岗沙栽了7000亩白榆、沙枣、红柳、柠条等沙生植物,成活率很高。秋季,县林业部门负责人来验收,看到眼前的一切非常高兴,爽快地兑现了造林经费。
    “为啥敢这么大胆地投入,治理另一片荒漠?”记者不禁问道。
    郭万刚回答说:“当时,西部大开发已经实施好几年了,我相信,党和国家防沙治沙的政策一定会越来越好。”
    党和国家不断加大对生态项目的补助力度,以及多项生态恢复项目的实施,让六老汉和他们后代辛苦的汗水有了回报,他们治沙的信心更足了。
    2009年,他们又正式成立了八步沙绿化有限责任公司。在八步沙林场的基础上,大家又相应分别增加了一些股份。六家人的心更齐了。
    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站在中华民族永续发展千年大计的全局高度,坚定不移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推动美丽中国建设迈出了重要步伐。六老汉后代得以不断放飞梦想,治沙造林的步伐不断前进。
    2015年,他们治理完黑岗沙后,又继续向北部沙区进发。当年,六老汉后代在甘肃和内蒙古交界的麻黄塘,开始治理那里的15.7万亩沙漠。目前已经治理3万多亩。
    今年,在古浪县委县政府的鼓励下,郭万刚又开始探索将防沙治沙与产业富民、精准扶贫相结合。他们在黄花滩移民区,流转了2500多户贫困户的1.25万亩土地,种植梭梭嫁接肉苁蓉5000亩,还有枸杞、红枣7500亩,帮助这些贫困移民发展特色产业,实现“搬下来、稳得住、能致富”的目标。
    “除了给贫困户平均一亩地300元的流转费用外,等两三年后,产业有了收入,这些土地还可由贫困户来经营,也可由我们公司经营,给他们分红。”郭万刚说,“平时,这些贫困户还可以来打工。像今年春天两个月,就有近3000名贫困群众前来帮忙,我们总共发了100多万元的劳务费,平均一个人3000多元。”
  个人敢做梦,时代能圆梦。六老汉的后代,幸运地赶上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他们的梦想正在逐步接近。(记者 宋振峰 伏润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