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延海:守望可可西里20年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7年08月23日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中国绿色时报8月23日报道(作者 董得红) 有人说,除了野生动物,能走进可可西里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盗猎者,另一种是反盗猎者。
  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森林公安分局副局长罗延海是后者中的一位。
  我认识他已经有10多年了,但和他见面可真不容易。每次去可可西里,他不是深入到可可西里核心区执行巡护任务,就是到青藏线上护送临产的藏羚羊穿过青藏公路,到遥远的卓乃湖、太阳湖畔产羔,或迎送产羔归来的藏羚羊母子安全越过青藏公路,回到属于它们的栖息地。



罗延海
 
  走进可可西里
  “圣洁的江河之源,神秘的唐蕃古道,神奇的歌舞之乡,神往的佛教圣地。”——玉树是一片神秘藏域,也是一个能使人心灵停下脚步的地方。罗延海就出生在玉树,从小生活在格桑花盛开的地方,英勇与智慧化身的英雄格萨尔的传说陪伴着他长大。格萨尔是罗延海年少时心目中的英雄,因此他对玉树的草原以及以此为栖息地的野生动物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青春乃至一生最美好的时光,都与远在千里之外的可可西里联系在一起,与高原精灵藏羚羊联系在一起。20年来,他的魂就系在了神秘而荒凉的可可西里,融在了迁徙产仔的藏羚羊身上,飘在了异常艰辛的巡护路上……
  罗延海对可可西里的了解还是在20世纪90年代,那时他还在上中学,偶尔会在电视、广播里了解到一些发生在千里之外的可可西里藏羚羊保护的故事,知道了那里属于真正的地球“第三级”,海拔高而空气稀薄,被人们称为“生命的禁区”。那里生活着数以万计的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驴、雪豹、藏原羚等,还有在奶奶讲的故事里有的熊、狼和狐狸……这些都是在青藏高原才有的珍稀濒危动物。这些动物正在遭受杀戮,特别是藏羚羊在遭受灭顶之灾。
  20岁那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罗延海走进了可可西里,走近了藏羚羊,走近了可可西里的那些野生动物们。那年是1997年,是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由省级晋升为国家级的时间。
  保护区需要守望藏羚羊、守望那片最后的“净土”的人。罗延海便成为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安分局的一名警察,加入到守护可可西里的队伍之中。可可西里是一个封闭式的自然保护区,也是一块面积达450万公顷的广袤的“无人区”。这里气候极寒,常年大风,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极度缺氧,是人类难以生产和生活的区域,却是野生动物的乐园。绵延起伏的草原上,成群的藏羚羊、藏野驴和野牦牛在安详地吃草或欢快地奔跑,苍茫的蓝天下,秃鹫呼啸着飞过。
  在生存条件极其恶劣的荒原中,一种人为卑鄙的私利而冒险,另一种人,则为了高贵的信仰而执著守护,来到与危险和死亡擦肩的无人区。从成为森林警察的那天起,罗延海和同伴们巡护的身影和足迹便常年留在了可可西里这片土地之上。
  可可西里的殊死较量
  在艰苦的巡山守护工作中,部分干警和队员因忍受不了艰辛和寂寞以及照顾不了家庭等缘由,先后调离了可可西里,而罗延海一直坚守着。通过几年来与可可西里这片人间“净土”及野生动物们的朝夕相伴,他已深深地爱上了这片神奇的土地,爱上了孕育在这片土地上的野生动物。2001年底,罗延海升任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森林公安分局副局长,肩上的担子和责任更重了。



巡山中的罗延海
 
  2003年6月6日,罗延海带领主力巡山队走进可可西里腹地,发现武装盗猎分子。6名盗猎分子看到干警们的车,驾车掉头就跑。巡山队员紧追不舍,追到一个沟口,车进不去,盗猎分子弃车而逃。
  天色已晚,沟内地形不明,盗猎分子有枪。如果追,随时都有危险。如果不追,盗猎分子有可能乘夜色逃遁。
  带队的罗延海说,绝不能让盗猎分子逃走一个。他当机立断,命令一个队员守住沟口,不断用狙击枪开枪示警,震慑盗猎分子,自己则一马当先,同另一位队员一边鸣枪,一边追击。3名盗猎分子被震慑住,畏畏缩缩地走了出来,缴枪投降。
  紧接着,罗延海让一位队员看守住他们,自己继续向前追击,一边鸣枪警告一边追击并喊话,又一名盗猎分子停住脚步举枪投降了。
  剩下的两个携枪拐进了另一条小沟。罗延海迅速分析了地形,如果从沟口进入一定有危险,他果断地从一侧悄悄包抄过去。在海拔5000多米的可可西里,走几步都会气喘吁吁,跑几步就会上气不接下气。罗延海怕自己的喘息声惊动盗猎分子,捂着嘴屏住呼吸爬到沟边探头往下看,发现两名盗猎分子躲藏在沟沿下,举着枪朝向沟口,他们的头距离自己的脸不到1米。
  此时罗延海的手枪中只剩一发子弹,怎么办?回去取子弹,盗猎分子就可能乘夜色逃跑。如果一发子弹打出,盗猎分子反扑,自己就会成为“靶子”。他转而一想:做贼心虚的盗猎分子怎么知道我的枪里有几发子弹呢?
  罗延海急中生智,猛地站起,大喊一声:“嗨!”在盗猎分子仰头看时,他举手朝天打出了最后一发子弹,接着双手持枪瞄准盗猎分子喊到:“不准动!把枪放下!”
  响彻山谷的枪声和吼声就像晴天霹雳一般在盗猎分子的头顶炸响,惊魂未定的他们乖乖地缴枪投降。6名盗猎分子全部被擒获。
  后来,干警们检查发现,盗猎分子所持的小口径步枪都已子弹上膛……
  无怨无悔的守护
  巡山途中,罗延海和同伴们所面对的,不仅是穷凶极恶、全副武装的盗猎者,更有处处布满陷阱的环境。
  由于可可西里到处是沼泽、湖泊、烂泥潭、河流和草甸,汽车随时会陷入泥沼或河流,巡护队不敢用底盘重、性能好一点的越野车,只能用较轻型的北京吉普车。在广袤的无人区艰难挺进,在深沟沼泽、冰河积雪之间颠簸,一会儿推车、一会儿拉车、一会儿挖泥、一会儿铲雪……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当车陷入沼泽或河流时,他们就得把所有的东西从车上搬到安全地带,然后想办法拉车,车拉出后再把东西装回去,可没走几米又陷了进去。有时候巡逻一天只能前进几公里甚至几十米。在高海拔区,徒步行走都会气喘吁吁,更别说搬东西、挖车,干几分钟就需要躺在湿漉漉的草地上休息一会。高原反应严重时,甚至连把铁锨递给别人的力气都没有。



挖出陷在泥沼中的车辆
 
  对于可可西里森林公安局的干警来说,每次巡逻都是一次生与死的挑战,要挑战高寒缺氧的极限,挑战车辆随时陷入冰河泥沼之中的艰辛,更要随时准备和武装盗猎分子做殊死搏斗。饿了,啃食一点干饼子或方便面充饥。困了,就蜷缩在车里打个盹儿。每次出发,他们都面临着可能再也回不来的危险……
  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经过罗延海和战友们长达十多年的反盗猎斗争和卓有成效的保护,自2011年以来,可可西里再也没有听到盗猎的枪声,藏羚羊种群得以逐步恢复,种群数量呈现恢复性增长,从1998年的不足2万只恢复至现在的6万多只。野牦牛、藏野驴和雪豹等珍稀濒危物种数量也明显增加。
  20年来,罗延海在可可西里巡山的行程达到70余万公里,组织巡山近500次,破获盗猎、非法捕捉、倒卖和运输藏羚羊等珍稀野生动物及其产品的案件100余起,其中重大、特大案件2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和违法人员400余人,审判机关判处42人,收缴枪支21支,子弹30000多发,汽车38辆,藏羚羊皮3909张。而他本人也先后被公安部、国家林业局授予个人二等功和全国斯巴鲁生态保护突出贡献个人奖。



巡山夜卧雪地
 
  可可西里的故事难以尽述,只有真正走过的人才能体会。当人们乘坐开往拉萨的火车或自驾车经过青藏公路,看到那飘着白云的蓝天,看到绿茵茵的草原上成群的藏羚羊安详地吃草、藏野驴排着长队漫步的时候,不知是否有人会想起,曾经有人为可可西里的安宁付出了辛劳和汗水。是一代又一代森林警察和巡山队员的默默奉献,换来了如今可可西里的和谐与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