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好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攻坚战 ——访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退耕办主任周鸿升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9-01-09来源:退耕办
【字体: 打印本页

  中国林业网1月9日讯  

云南临沧退耕地澳洲坚果和咖啡套种模式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扩大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规模,把生态承受力弱、不适宜耕种的地退下来,种上树和草,是从源头防治水土流失、减少自然灾害、固碳增汇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措施,有利于推进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脱贫致富,有利于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是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实施乡村振兴及实现经济社会生态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举措。

    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进展如何?面临哪些新情况新挑战?怎样打好攻坚战?日前,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退耕还林办公室主任周鸿升就此接受了访谈。

    1 问: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工程启动实施5年了,目前相关工作进展如何?

    周鸿升:2014-2018年,国家共安排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任务5478.7万亩,其中,还林4996.9万亩,还草481.8万亩,中央累计投入资金565.8亿元。5年来,工程实施规模由《总体方案》时的4240万亩,扩大到目前的近8000万亩,工程实施省份由2014年的14个扩大到目前的2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可退耕地地类在25度以上非基本农田坡耕地、严重沙化耕地、丹江口库区及三峡库区15-25度非基本农田坡耕地的基础上,扩大到经批准调减的25度以上基本农田坡耕地、陡坡耕地梯田、其他重要水源地15-25度非基本农田坡耕地、严重污染耕地。2017年起,退耕还林种苗造林费补助由每亩300元提高到400元,使新一轮退耕还林总的补助标准达到每亩1600元。

    2 问: 2018年在推进退耕还林工程建设、扩大退耕还林规模上,做了哪些具体工作?

    周鸿升:为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报告关于扩大退耕还林还草的重要部署,统筹研究扩大退耕还林还草规模问题,有关部门2018年5月联合下发了《关于调查摸底有关地区退耕还林还草需求的通知》。6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在确保省级耕地保有量和基本农田保护任务前提下,将25度以上坡耕地、重要水源地15-25度坡耕地、陡坡梯田、严重石漠化耕地、严重污染耕地、移民搬迁撂荒耕地纳入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工程范围。为此,我们会同国家发改委在汇总研究有关省区新的退耕还林还草需求的基础上,起草了拟上报国务院的《关于扩大退耕还林还草的请示》,提出了进一步扩大退耕还林还草建议方案,并与自然资源部、财政部、水利部有关司局进行了专门沟通。目前,国家发改委正在将扩规建议方案征求有关部门意见。2018年12月4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局长张建龙主持召开局党组会专门审议了扩大退耕还林还草的规模问题,12月5日,自然资源部部长陆昊亲自召开部长办公会议,专题研究扩大退耕还林还草有关事宜。

    3 问: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实施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您认为突出表现在哪些方面?

    周鸿升:近年来,我们采取积极措施稳步推进和扩大退耕还林还草,取得了很多重要进展。但当前退耕还林还草工作还存在一些突出问题,影响了工程实施的范围和进度,一是扩大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工作推进困难,二是新一轮退耕还林补助标准偏低,三是巩固退耕还林还草成果长效机制尚未建立。

重庆退耕户柑橘喜获丰收

     4 问:扩大新一轮退耕还林工作推进困难的原因在哪里?

    周鸿升:由于退耕还林还草工作涉及部门多,落地难现象十分突出,有多方面原因:一是耕地保护与退耕还林还草政策不协同,该退的退不下来,想退的退不了。党中央、国务院多次要求扩大退耕还林还草,在实际工作中,大量应该退耕还林还草的25度以上陡坡耕地、严重沙化耕地和重要水源地15-25度坡耕地等被划为基本农田,无法纳入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的实施范围。二是退耕还林还草地类限制过严,无法满足扩大退耕还林还草需要和农户退耕需求。三是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要求耕地数据必须与国土二调成果完全契合。一些地方在落实任务时发现,二调成果与实地情况有差异,图上显示的可退耕地实地找不到或者面积不符,实地调查可退耕地在图上显示为非耕地类。四是虽然2017年国务院批准核减了3700万亩陡坡耕地基本农田,但一些地方至今尚未将扩规数据落实到地块,也未对应予核减的永久基本农田和耕地保有量指标予以核销,严重阻碍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工作顺利推进和年度任务的按期完成。五是一些地方对本地区扩大退耕还林还草工作中出现的问题缺乏创新精神和担当意识。六是一些地方严重污染耕地底数不清,严重污染耕地退耕还林还草的目标任务难以具体落实实施。

    5 问:在基层调研采访时,退耕农户普遍反映新一轮退耕还林补助标准偏低,您怎样看待这一问题?

    周鸿升:根据现行政策,新一轮退耕还林中央每亩补助1600元,5年内分3次下达,与前一轮退耕还林生态林相比补助年限缩短,补助标准降低,且随着近年来各类农产品生产补贴标准提高,退耕还林补助标准与农业生产相比没有比较优势。此外,由于造林投入不够、管理水平不高,经济林实际收益大大低于理论收益,且要达到盛产期一般需8-10年,生态林要获得收益则需更长时间,一些地方实施新一轮退耕还林的积极性不高。此外,退耕还林工程没有基层工作经费,中西部很多地方财政困难,无力承担工程管理产生的费用,不利于扩大新一轮退耕还林规模政策的落实。

    另外,巩固退耕还林还草成果长效机制尚未建立。当前,前一轮退耕还林工程补助政策即将全面到期,如果停止补助,退耕农户的收入将有所下降,迫于生计压力,复耕的可能性会继续加大,来之不易的退耕还林还草成果无法得到巩固,不仅影响长江经济带生态文明建设的顺利推进,而且影响2020年打赢脱贫攻坚战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虽然目前符合条件的退耕还生态林已可以纳入中央森林生态效益补偿范围,但补偿标准低,难以补偿退耕农户付出的机会成本。

    6 问: 作为退耕还林管理中心主任,解决上述问题您有什么对策和建议?

    周鸿升:退耕还林工程在建设生态文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以及脱贫攻坚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我认为应该进一步完善相关政策。一是延长新一轮退耕还林补助年限,提高补助标准。建议与其他林业重点工程一致,将新一轮退耕还林种苗造林补助标准提高到500元/亩,并将对退耕农民的现金补助年限再延长5年(5年的补助标准仍为1200元/亩),使新一轮退耕还林总的补助标准达到2900元/亩,与前一轮退耕还生态林大体持平,调动农民退耕还林的积极性,保障扩大退耕还林还草政策的落实,并提高工程建设质量。同时,按10元/亩的标准安排基层退耕还林工作经费,保障退耕还林各项工作的顺利开展。

     同时,要制定前一轮退耕还林政策补助到期后的接续政策,建立巩固成果长效机制。建议前一轮退耕还生态林完善政策补助到期后,按照“同地同待遇”的原则,保留原来享有的国家种粮地力补贴,并在重大工程征占用时,按占用耕地的补偿标准进行补偿。同时,退耕还生态林纳入国家生态效益补偿范围,享受森林抚育补贴,并与管护责任挂钩,调动退耕农户管护积极性,提高退耕还林成果质量,增强生态功能。

     7问:国家林草局是退耕还林工程实施的主管部门,有效推进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还将采取哪些措施?

    周鸿升:巩固退耕还林成果和扩大退耕还林范围,是党中央、国务院提出的一项重要战略任务,我们将采取有效措施,打好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攻坚战。一是积极协调有关部门,争取国务院尽快批准扩大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规模的请示,并加强与有关部门的沟通协调,争取解决制约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的一些制度性问题。二是抓好退耕还林还草工程管理与耕地管护部门协同推进。三是继续加强对各地的督查督导,加快年度任务落实和造林施工进度。四是继续签订年度退耕还林责任书,进一步落实地方政府的责任,特别是落实退耕还林省级人民政府负责制的规定。五是加大对退耕还林还草工程的宣传力度,唱响中国声音,讲好退耕还林还草故事,推动退耕还林还草工程又快又好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