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20-06-15 15:43:44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防沙治沙典型事迹
——科学推进荒漠化治理建设绿色和谐鄂尔多斯
 
  

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20世纪60年代治沙大会战(内蒙古自治区林业和草原局提供)

  

库布其沙漠锁边林(内蒙古自治区林业和草原局提供)

  

  鄂尔多斯市土地总面积8.68万平方千米,境内北有库布其沙漠,南有毛乌素沙地,东部为丘陵沟壑区,西部为波状高原硬梁区。荒漠化土地面积7.89万平方千米,占总面积的90.7%;沙化土地总面积5.41万平方千米,占总面积的62.1%。

  历史上的鄂尔多斯曾是一个水草丰美的富庶之地。然而,由于自然气候的变化、战乱、移民垦荒、超载放牧等原因,鄂尔多斯地区的生态出现了危机,地表植被遭到严重破坏,土壤有机质流失,土地退化、沙化严重,风沙肆虐,沙进人退,人类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受到严重威胁。面对严峻的荒漠化和沙化现实,鄂尔多斯历届党委、政府带领全市各族人民进行了艰难的探索,20世纪50年代的“禁止开荒,保护牧场”,60年代的“种树种草基本田”,70年代的“以治沙为重点的农林水综合治理”,80年代的“植被建设是最大的基础建设”,90年代提出“拉通联动、增收增效、因地制宜、分类指导、分区实施、梯度推进”和“反弹琵琶,逆向拉动”的发展战略,进入21世纪实施“收缩转移、集中发展”和“农牧业经济三区(禁止开发区、限制开发区、优化开发区)发展”战略,在全国率先推行禁牧、休牧、划区轮牧和舍饲养殖。党的十八大以来,积极探索和完善生态建设激励机制、林沙产业发展利益联结机制,通过重点生态工程的推动,全社会参与生态建设的联动,林沙产业发展的逆向拉动三力合一,持续推进荒漠化土地治理,生态状况实现了从严重恶化到整体遏制,继而走向全面逆转的历史性转变。

  鄂尔多斯迈向绿色的脚步一直没有停歇。全市森林覆盖率由新中国成立初的4.65%提高到了2018年的26.9%,提高了22.25个百分点;森林资源面积由新中国成立初的605万亩提高到了2018年的3507万亩,增加了2902万亩。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全市森林覆盖率以年均0.82个百分点递增。境内毛乌素沙地有效治理面积达3300多万亩,库布其沙漠有效治理面积达520多万亩,治理率分别达到了70%和25%以上。

  全国荒漠化和沙化监测结果对比显示,2004—2014年的10年间,全市荒漠化土地面积减少580.8万亩,沙化土地总面积减少42.69万亩。近两期监测结果比对显示,5年间毛乌素沙地流动沙丘面积减少了435.8万亩,重度和极重度沙化土地面积减少了628.2万亩,植被盖度大于60%的面积增加了270万亩;库布其沙漠流动沙丘面积减少了49万亩,重度和极重度沙化土地面积减少了115万亩,植被盖度大于60%的面积增加了155万亩。气象资料表明,全市年平均大风日数和沙尘天气次数明显减少,强度逐渐减弱。鄂尔多斯市荣获“全国防沙治沙先进集体”“全国绿化模范城市”“国家森林城市”“国家园林城市”等荣誉称号。

  解放思想,科学规划,治理进程得到保障。20世纪50年代以来,鄂尔多斯市防沙治沙调整发展思路,历经“种草种树,防沙治沙”“多种经营、管沙用沙”“以人为本,建设绿色鄂尔多斯”等一系列绿色发展思路的变迁,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科学编制了林业、农牧业、水土保持、水资源利用、环境保护等规划,并将防治荒漠化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总体规划,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矢志不渝,艰苦奋斗,在漫长曲折的生态建设道路上,走出了一条经济发展和荒漠化治理全面融合的绿色发展新路子,荒漠化治理实现了从单纯防沙治沙到治用结合,再到人沙和谐的根本转变。

  科学布局,分类施策,治理模式不断优化。立足特殊的自然地理条件,按照“政府主导、国家和地方工程带动,全社会参与”的原则,将林业生态重点工程建设与全市农牧业发展“三区规划”有机结合,统筹安排,突出重点,分类施策,形成了一套符合实际、科学合理、独具特色的生态治理模式。毛乌素沙地坚持“保护与建设并重,增绿和提质并行”,结合工业原料林和饲料林基地建设,积极开发绿洲经济,发展家庭林场、牧场,大力推进防风固沙林建设,构建“乔、灌、草”“带、片、网”相结合的防风固沙林体系,形成“庄园式沙地生态经济区”。库布其沙漠采取“南围北堵中切隔”的治理模式。在沙漠南、北边缘,建设“乔、灌、草”结合的锁边林带,形成生物阻隔带,阻止沙漠北侵黄河和向南扩展;沙漠中部,围绕“十大孔兑”和穿沙公路进行切隔治理;在沙漠腹地水土条件较好的丘间低地和湖库周边,建设沙漠绿洲、绿岛,逐步扩大治理面积;东部丘陵沟壑区以水土保持治理为重点,坚持适地适树、优化配置,采取以生物措施为主、工程措施为辅,以流域为单元的综合治理模式,提高林草覆盖度,减少水土流失;西部干旱硬梁区属于干旱、荒漠地区,以保护天然原生植被为重点,采取封山(沙)育林辅以人工造林、“窄林带、宽草带、灌草结合”等治理模式,建设保护型生态经济区。

  创新机制,宣传动员,治理积极性持续高涨。坚持实行“个体、集体、国家一齐上”,大力推行“掏钱买活树”的约束机制和“以补代造”“以奖代投”等激励机制,多渠道多形式广泛深入宣传动员,鼓励、引导社会各界参与荒漠化治理,极大地调动社会各界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农牧民思想观念发生了根本转变,从过去的“要我干”转变为“我要干”,初步形成了国家、地方政府及企业、个人多元化投资,全社会参与荒漠化治理的新格局,实现了由行业治沙向全社会治沙,由被动治沙向主动治沙用沙的转变。全市涌现出了殷玉珍、乌日更达赖、訾德清等防沙治沙先进个人,以及亿利、东达等防沙治沙典型企业。企业治沙已然成为鄂尔多斯防治荒漠化更为强劲的一股力量,也带动了一大批农牧民和社会各界参与生态建设,家庭幸福林、保护母亲河、认建认养、青年林、社区林等植绿护绿活动形式多样,绿色文化和生态文明深入人心,市民爱绿、植绿、护绿的意识显著提高,农牧民爱林、兴林、护林意识进一步增强。

  依靠科技,强化措施,治理水平显著提升。在技术措施上,以提高造林成活率、保存率为中心,筛选、配套了一批先进的科技成果和适用技术,大坑整地、座水栽植、容器苗、覆膜造林、施保水剂、蘸生根粉、低压水冲造林等抗旱造林系列技术在荒漠化治理中得到普遍推广。在治理措施上,采取“封、飞、造”“乔、灌、草”相结合,宜林则林、宜草则草、乔灌草结合的治理措施“锁边”治理、“切隔”治理、“点缀”治理,工程措施与生物措施相结合的治理措施广泛应用。依托国家973项目,启动实施了毛乌素沙地、库布其沙漠、砒砂岩丘陵沟壑区、干旱硬梁区及“十大孔兑”五大类型区生态监测项目,探索研究不同立地条件、不同树种和不同密度下,以水调控生态的可持续发展模式,不断提升荒漠化科学防治水平。

  加强保护,严格执法,治理成效予以巩固。“三分种、七分管”,保护好现有的林草植被是荒漠化防治的首要环节。鄂尔多斯坚持“建设与保护并重、以保护为主”的林业建设方针,在全国率先推行禁休轮牧和草畜平衡制度,制定出台了《鄂尔多斯市禁牧休牧划区轮牧及草畜平衡暂行规定》;根据全市生态植被状况,规划确定了优化开发区、限制开发区和禁止开发区;严格执行禁止滥开垦、滥放牧、滥采挖“三禁”制度和自治区生态保护“五个严格”制度,对国家重点生态工程区以及自然保护区、严重沙化退化及生态脆弱区严格实行禁牧,切实减轻天然草牧场放牧压力,促进生态自然恢复;强化执法监管,开展了“猎豹一号”“夏季攻势”“亮剑”“利剑”“打击破坏野生动物资源违法犯罪”“天网行动”等专项行动,严厉打击破坏沙区野生动植物资源的违法行为,切实保护沙区植被;启动了森林草原防火远程监控系统,开通野外监控点100个,监控面积达2万平方千米;加强对护林员进行培训,与专职护林员签订管护责任状,严格落实管护责任,确保管护责任落实到位。

  科学开发,合理利用,治沙致富实现共赢。鄂尔多斯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在治沙造林改善生态的同时,从中看出“钱”景,积极推广“龙头企业+生态能源林基地+农牧户”利益联结模式,全力扶持林沙产业发展,利用经济利益杠杆撬动生态建设,形成了荒漠化治理与产业发展、农牧民脱贫致富良性互动的局面。全市培育了国家级林业重点龙头企业3家,自治区级9家。全市建成国家生态公园、森林公园、湿地公园、沙漠公园6处,自治区级森林公园3处,以生态、森林、湿地、沙漠公园为依托,打造了一批生态文化旅游景区,形成了以成吉思汗陵为代表的“天骄圣地”旅游景区,以响沙湾、七星湖为代表的“大漠风光”旅游景区,以恩格贝为代表的“沙漠文化”旅游景区,以萨拉乌苏、阿尔寨为代表的“古代文明”旅游景区。近十年来,全市生态旅游景区累计接待游客近1100万人次,实现收入27亿元。

  2017年9月,《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在鄂尔多斯市召开,大会通过并发布了《鄂尔多斯宣言》,向全世界分享了荒漠化治理经验和独具特色的荒漠化治理鄂尔多斯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