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林业局 > 信息发布 > 机关两建 > 党建工作

解放思想不同时期的不同内涵

解放思想不同时期的不同内涵

姚 桓


  毛泽东:反对“本本主义”,倡导实事求是

  在民主革命时期,党内一度盛行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把共产国际和苏联经验神圣化的错误倾向:只有马列“圣经”讲的才是对的,十月革命经验要不折不扣地照搬,结果几乎断送了中国革命。在同教条主义的斗争中,毛泽东写了《反对本本主义》的名篇,首次提出了中国共产党人“创造新局面的思想路线”这一科学概念。

  在延安整风中,他深刻批判了主观主义尤其是装腔作势、危害极大的教条主义,并引用中国一句古话,把党的思想路线概括为“实事求是”:要求全党解决对马克思主义的态度问题,从中国实际出发,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去分析问题,得出正确的结论。在这条思想路线指导下,全党思想得到极大解放,创造性地走出了一条不同于“城市中心”的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新道路,并产生了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如果没有毛泽东倡导的思想解放和探索,仍然把俄国经验奉为金科玉律,如同邓小平所说,我们党还要在黑暗中摸索更多时间。

  新中国成立,我们党面临着“一穷二白”的烂摊子。蒋介石逃往台湾时留下一句话:“我把四亿人口吃饭的包袱甩给了共产党。”在这样落后的国家保证人民的吃饭问题都十分困难,更不用说进行建设了。当时,似乎唯一可行的办法还是照搬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而几年过去,“老大哥”的模式已经显露出种种弊端。在1956年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即将开始的重要时刻,毛泽东又一次以思想解放的科学态度指出:“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的一些缺点错误,他们走过的弯路,你还想走?”在《论十大关系》中,他以苏联的经验教训为借鉴,对处理工业与农业、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国家与个人、中央和地方、党和非党、中国和外国的关系等许多方面提出了不同于苏联做法的主张,初步提出了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的若干重要思想。毛泽东的《论十大关系》可以视为中国共产党人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篇大作。可惜后来由于各种原因,毛泽东的探索中断了。

  邓小平:把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相联系,丰富了党的思想路线

  粉碎“四人帮”后,长期形成的“左”的思想还没有根本纠正,“两个凡是”又成为禁锢人们思想的新的枷锁,党和国家的事业处于徘徊之中。在决定党和国家命运的紧要关头,重新复出的邓小平抓住思想路线和解放思想这一影响全局的“重中之重”。在党的历史上,他首次把解放思想与实事求是相联系,把解放思想提到思想路线的高度,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做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主题报告。经历了“文革”磨难、对“左”倾错误有过深刻反思的邓小平,对解放思想的重大意义、实现途径讲得极为精辟深刻,指出,解放思想是重大的政治问题;民主是解放思想的重要条件;解放思想必须打破思想僵化,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振聋发聩的报告可以看作新时期中国共产党人思想解放的宣言书,彻底突破了“两个凡是”和“左”的错误,为探索现代化建设新道路提供了精神动力和思想保证。

  20世纪90年代初,党和国家发展又处在一个紧要关头,一方面,国内外发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迫使人们思考,是继续推进改革开放,还是走回头路?另一方面,改革中的新举措不可避免地同若干传统观念发生冲突,引发一系列姓“社”姓“资”的争论,要求重新审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基本问题。邓小平的“南方谈话”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应运而生”的。

  “南方谈话”以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勇气和彻底的实事求是精神把思想解放推向新高度,根据历史经验、时代发展和现代文明成果建立一系列社会主义新观念。这篇言简意赅的谈话里面有许多个“第一”:第一次提出巩固发展社会主义要经过几十代人的努力奋斗;第一次阐明社会主义要通过改革来解放生产力;第一次把共同富裕列为社会主义的本质之一;第一次强调判断改革措施的标准是“三个有利于”。尤其是在困扰人们多年的计划与市场的关系上作出新论断:“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石破天惊!改革最大的思想障碍扫除了,党的十四大以此为思想基础,确立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体制改革目标。

  在新体制下,中国人民伟大的智慧和创造力像火山爆发般喷发出来,国家面貌大为改观。至2006年,我国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四位。灿烂的思想解放之花结出丰硕的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之果并造福于中国人民,邓小平理论是最好的证明。

  江泽民:强调解放思想必须与时俱进,为党的思想路线增添了新的时代内涵

  解放思想、与时俱进就要开拓创新。江泽民同志指出,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也是一个政党永葆生机的源泉;创新要求突破前人,“以实践来检验一切,自觉把思想认识从那些不合时宜的观念、做法和体制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从对马克思主义的错误的教条式的理解中解放出来,从主观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桎梏中解放出来”。正是在“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指导下,党的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都取得重要成果。例如,怎样看待和坚持党的先进性,这对共产党来说是个安身立命的问题,过去一般都从阶级性方面理解,而生活表明,仅仅这样认识还是不够的,党的先进性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苏联共产党从先进的领导者到成为时代的落伍者而被历史淘汰的教训让中国共产党人刻骨铭心。江泽民同志根据历史经验和现实情况,把党的先进性与时代要求联系起来,指出,党的先进性是具体的、历史的,归根结底要看党在推动历史前进中的作用;要把坚持党的先进性落实到发展当代先进社会生产力、发展先进文化、实现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上来,推动社会进步,走在时代前列。这就为坚持党的先进性提供了重要的指导方针。

  如何看待改革开放中出现的包括私营企业主在内新的社会阶层,是不容回避的政治问题。显然,对新阶层的社会属性是要有明确说法的。江泽民科学分析了我国社会结构的变化,从实际情况和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增添新力量这个战略思想出发,在坚持工人、农民、知识分子是推动我国先进生产力发展和社会进步的根本力量的同时,把包括私营企业主在内的新社会阶层界定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要求放手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和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以造福于人民。这一大胆而符合实际的科学结论不仅为坚持、完善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提供了政治保证,而且为巩固党的阶级基础、扩大群众基础提供了充分的理论依据,反映了与时俱进的中国共产党人的博大胸怀和远见卓识。

  解放思想、与时俱进要不断开拓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的新境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在邓小平理论基础上深化了对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的认识,反映了当代世界和中国发展变化对党和国家工作的新要求,成为党的指导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作者系北京党建研究基地首席专家) 

  来源:《人民论坛》 

笔名: